周晓莹随手拔通了一个电话:“喂,马德亮,我看你的珠宝店是真不想在我们国贸立足了。你竟然什么样的店长都敢请,她竟然敢惹我男朋友不高兴!话我跟你点到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马上,白思的电话响起,她开着免提,声音全都传出来了。

一个像醉汉一样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白思,你把天给捅破了你知道吗?周晓姐的男朋友你也敢得罪,你以后再也不是店长了。而且我会告知整个行业,以后你再也没办法在这个行业立足了。

想下水别托着我啊,周小姐是什么人物?她要是发怒,我都得吃土,滚,别再让我看着你,白思,你完蛋啦!”

放下电话,白思脸都绿了。

这意味着她再也没有生存的本钱了。

连忙上前,狠命的拉住刘方,“方大哥,麻烦您为我求求情吧。您说话,周小姐一定会听的。”

白思脸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一红,一咬牙,说道:“只要您能让我继续做店长,我,我给您做小三也成!求你啦!”

白思也是病急乱投医,头脑都错乱了。

“你还想给我男朋友做小三?你是不是想死!”周晓莹一挥手,两名保镖冲上来,一顿重拳把白思轰得倒飞出去。

在一阵哄笑声中,白思带着满面的血痕。

再也不敢多说什么,灰溜溜的爬开。

肠子都悔青了,暗恨自己怎么这么不长眼,竟然得罪了这种大人物。

周晓莹再看向白宇:“姓白的,你一副小白脸模样,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真不知道我表妹怎么会看上你这么个玩意儿。

刚刚我看得明白,明明是你自己心疼钱,不想给凌司雨买戒指,却把祸水泼到我的方哥身上。”

周晓莹直击白宇的内心,白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凌司雨看着周晓莹挽着刘方的手,心里满不是滋味。

“周晓莹,你放开我老公。”飞步上前,挎上刘方的另一只胳膊。

“奇怪,你真的当刘方是你的老公吗?你辱他,你埋怨他,这天下哪有一个好女子会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公。你趁早让位,把刘方让出来的好。”

“我偏不,刘方死也要死在我们凌家。合同就在我爸手里,谁也不能更改!”

此时,凌司雨忽然觉得刘方并非一无是处,心里有一点小小的吃醋。

有种自己的老公不能把握在自己手里的失落感。

这时,白宇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司雨,咱们别跟这种垃圾男人一般见识,还是出去吧,我有点赶时间呢。”白宇不敢向周晓莹发作,只敢对刘方发泄怨气。

周晓莹为了维护刘方,又想怼白宇。

刘方不想周晓莹因为自己树敌太多,便道:“咱们出去吧,我也是有些累了。”

一个奇特的现象发生了,只见两个少女一起挽着刘方的两条胳膊,竟是谁都不肯放手。

二女各有千秋,互争喻亮。商场里的男人们羡慕得要死。

一旁的白宇阴测测的看着刘方,恨不得想要一口把他吞下去。

刚出商场门,走上街道,白宇又看了一下手表。

随后,特意向后退了几米远,冷酷的笑意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脸上。

这时,只见不远处一辆卡车轰的开足油门,猛然向刘方及二女撞来。

三人谁都没注意,事发突然,眼瞧着是没得跑了。这一下撞得实了,三条人命这就要在人间消失。

刘方透过车窗,只见开车的男人正是唐勇。这一次他竟然是奔着要刘方的命来的。

不只是刘方,他这是想连带着将两位顶级名媛一起做掉!

二女惊吓中连连大叫,刘方大喝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将二女猛甩出去。

自己则挺着身体硬刚卡车。“咣”的一声大响,卡车被顿得平地高抬一米。

再看刘方,虽然撞住了卡车,自己也被撞飞十几米远。

刘方实力虽强,但也不禁头脑嗡嗡作响,眼前越来越黑,不一刻,昏死了过去。

待到刘方醒转时,己是在自己跟凌司雨的卧室里。

身边有白华,凌若天,凌司雨,白宇,还有两个陌生的中年人。却不见周晓莹。

刘方自查了一下身体,除了有些疼痛感,并无大碍。

看来,自己的灵力自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同时,对唐勇的恨意更加深了一层。

这己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必要宰了唐勇。

白华神色比以前略好:“还可以嘛,也不是白养你这么个赘婿,关键时刻还知道保护主人。”

凌若天也是态度比以前缓和了一些。“我说刘方啊,过后你到我这来取五万块钱,就当做是给你这次义举的筹劳吧。”

凌司雨想到刘方舍命救自己的场景,不禁美目含泪。

“刘方,你还疼吗?要不,我去给你煮汤喝,我以后会对你好一点的。”

刘方坐起身来,道:“我不求别的,撕毁掉合同可以吗?做为老公,我不得不肩负起守护妻子的责任。但是,我不想再做你们凌家的狗。你们不用看不起我,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凌家人知道,我刘方到底有着何等的潜力。”

突然,白宇怪叫道:“你们都被骗啦,嘿嘿。你们以为刘方是什么英雄吗?他救雨妹完全是为了他自己。

如果雨妹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合同规定他一定要陪葬的。他完全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这才不得不挺身而出博上一铺。

这小子以前就是个烂赌货,没想到这一回他还真的赌中了。他这是想给你们留下好印象,博他一世的荣华富贵!”

凌若天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呀,这么细想下来,还真是这么回事。反正是个死,不如博一线生机。没想到啊,刘方,你还有这鬼心眼儿。”

白华道:“以后可得防着他点。都小看他了,以为他就是条狗,却是只狼呢。”

凌司雨的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刚刚我还想要对这家伙好一点呢。我们竟然是都被他骗了,哼,渣男。都不知道你靠着卖惨骗了多少女孩子呢!”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刘方都快被气出心脏病了!

“行,真有你们的。拼命救人的是我,现在被你们说长道短,不知感恩的还是我。

我拼命的时候,你们一向视为才俊的白宇当时在干嘛?他怕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吧?

你们不去怪白宇,却怪我这个拼命的人,你们凌家人还有良心吗?”

这一回,刘方是真的忍不住了,发怒的刘方大吼,像一头雄狮一般。

白宇阴阳怪气的道:“当时我是没注意到有危险而己。如果我没记错,开卡车的就是你的表哥唐勇。事发之后我一直去追你表哥,可惜,没追上,叫他给跑了。

现在我都怀疑是不是你跟你表哥一起做的局。你们本来就有亲戚关系,这谁说得准啊!”

凌司雨一巴掌抽在刘方脸上:“好你个刘方,亏得我还有点小感动,原来都是你的诡计。”

“臭不要脸的,你真是什么招都想得出来啊。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以后我们还真得看着你点儿。”白华恶狠狠的骂道。

凌若天气道:“刚刚又差点被你小子骗了五万块钱,真是气死我了。”

刘方也是哑巴吃黄莲,解释不清了。这白宇牙尖嘴利,果然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