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司雨对刘方也是十分的不胥:“刘方,今天你别上班了。我一会要跟宇哥去逛商场,你给我们拎包。给你一千块钱小费,比你上班挣的要多呢,真是便宜你了!”

奇怪的是,白宇对刘方的态度倒是出奇的好。

“方兄弟,过来一起吃吧。一会可能真的要麻烦你帮我跟雨妹拎下东西的,太不好意思了!”

白宇好像完全不记得昨天被刘方揍的事情了。满脸都是对刘方善意的笑容。

事出反常必有妖,刘方不信白宇会这么好心。但也确实饿了,昨天就没怎么吃饭。

道了声:“多谢白大哥。”自己搬了把椅子,坐过去,左手一根油条,右手一个馒头大嚼了起来。

凌若天看着刘方就来气:“能吃不能挣的玩意。看你这吃相就没出息,哼,恶心都恶心饱了。”

凌若天放下筷子,干脆不吃了。

国贸商场是天涯城最昂贵的大商城,这里的东西极尽奢华,所谓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这里有三十万一支的钢笔,也有八万一根的发夹,还有一千万一块的手表。

白宇陪着凌司雨,两个人兴致勃勃的一路前行,后面跟着受气包一样的刘方。

“刘方,你快一点,跟头猪一样。宇哥,咱们去逛逛服装区,我早想买一套女式西装了。”

“好的,雨妹想要怎样都好,今生有幸陪你,那是我白宇的荣幸啊!”

两人在前面手牵着手,就像一对情侣,亲蜜无间。

而刘方就像一个小跟班,不一会儿,双手便拎起了十来个大小包裹。

尽管如此,凌司雨还是不停的埋怨刘方:“死刘方,才拎这么几个小包裹就走得这么慢,养你真就不如养条狗。一千块钱都够雇三个力工来帮我拎包儿了,真是废物。”

白宇竟然帮刘方打圆场:“雨妹,你也别老是说方兄弟了,他也不容易的。”

“哼,要不是宇哥帮你求情,今天我就叫来保镖狠狠的扁你一顿。昨天你还打宇哥来着呢,想想都生气,狗刘方!”

冷眼观瞧。

刘方生气凌家人对自己的态度是一方面,但是他更想看到白宇到底对自己藏着什么坏心思。

没一会儿,凌司雨和白宇就来到了珠宝区。

这里琳琅满目,全是天涯城最为奢华,名贵的珠宝。

一看凌司雨和白宇的着装,服务员就知道这是两个有消费能力的大主雇。

“哟,哪阵好风把两位贵人吹来啦,快里面请,本店的珠宝可都是上品呢,请随便看看吧。”

美女店长亲自出来迎接。并且亲手泡了两杯咖啡给两人端了上来。

至于刘方,店长却只是瞧了他一眼而己。随后便嗤之以鼻。

看他一双破鞋破衣在身,另外还拎着那么多的包裹,马上就判断出他只不过是随从,根本不当他是回事。

低声骂了一句:“臭力工,别脏了我们的店。傻叉!”

很快,凌司雨便挑中一款价值三百万的“璀璨之星”。

这款戒指纯人工打造,精细到极点,凌司雨一眼就相中了。

“哇,宇哥,这款戒指好漂亮。要是你送给我的,那就太完美了!”凌司雨温柔的看着白宇,眼中充满了期待。

戒指可不是随便送的,这相当于当着刘方这个老公的面前变相的“谈婚论嫁”!

白宇一看,这款戒指价值三百万,脸色微微变了变,随便微笑的道:“能够亲手把自己买的戒指戴在雨妹的手上,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呢。我等这一天都好久了!

不过,雨妹,你不觉得有点不甘心吗?刘方身为你们凌家的赘婿,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老公,他一点礼物都不送你,他也真好意思!我看,这款戒指应该由他来送。”

要说白宇这煽风点火的本事真是有一套。

凌司雨立刻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是啊,虽然有名无实,但再怎样刘名也是我名义上的老公。什么都没送过我,而且还得靠我来养。我可真是太亏得慌了。

喂,刘方,我不管,你是贷款也好,你是抵押房产也罢,这款戒指你必须给我拿下!”

其他服务员,包括店长在内,好像早有准备一样。

“哼,真是不负责任的臭男人,娶了人家还不给人家买戒指。”

“他算个什么东西啊,看他穿得那么破,真不知道这么好的姑娘为什么会嫁给这种人渣。”

“连钱都不舍得花,还能指望他为自己的爱人做些什么!你看人家白公子多好,白公子才跟这位姑娘是天生的一对呢。”

白宇一脸的得意,好像知道这些店员们会这样说一样。

别人越是这样讲,凌司雨就越是委屈,觉得自己这个赘婿老公太落面子了。

同时,也更加的觉得白宇跟自己才是最般配的一对。

刘方冷笑一声:“白宇,她们怎么知道你姓白?你好算计啊,原来你在这等着我呢,这个局你是专门为我设的吧?你想让我倾家荡产,好人还是你来做。真行!”

白宇像受了天大的冤枉:“雨妹,你看你们家这个买来的男人说的什么话,我都没跟他记仇,他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

“刘方,你说人话行不行?宇哥这么大度,你还这样待宇哥,你还是人不是?快把戒指给我拿下!我凌司雨倒不是缺这点钱,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心!”

在众人鄙视的目光中,刘方实在犯了难。不买不是,买吧,也真没有这实力。

突然,一个柔美的声音响起:“哟,凌司雨,原来在你看来,钱就是心。要这么说,我这可有的是心。方哥的心由我来付!”

众服务员惊呼:“呀,周小姐来啦,给您见礼啦!”

店长恨不能一躬到底:“周小姐,没想到您来啦,您容颜更胜往昔呢,不知您来小店有什么指示?只要您相中的,我们一律七折放送!”

来人正是周晓莹,英姿依旧,容颜更胜往昔。

她二话不说,直接挽上刘方的手臂,向身后的几名保镖一摆手,保镖直接拎过来刘方手上的包裹。

刘方顿时觉得轻松不少。向周晓莹投去感谢的微笑。

“方哥,我们之间不需要见外,救命之恩,晓莹至死不忘。”说着,一张黑卡出现在周晓莹手里:“方哥,我这里有的是心,你需要用多少钱只管跟我说,就算是四大世家之流,咱们也尽满足得了。”

店长一见刘方居然有这种强大的底蕴,深悔自己刚刚对刘方态度不好,连忙上前来补救。

“我这一看方公子就是人中龙凤,要不然也不会跟国贸第一大股东周小姐有交情的。方公子,我这里有我们店的七折卡和永久性的车接车送待遇,送给您!”

一伸手,将一张五颜六色的卡片递了过去,满脸的微笑。那笑容竟然超过了对凌司雨的态度。

刘方最看不惯这种趋炎附势的嘴脸,没好气的道:“店长,好大的官儿啊。我穿的破,没权势,我可不敢跟您结交!”

那店长一见刘方对自己的态度这么差,额头上立刻便现出了冷汗。

周晓莹喝道:“白思,你这店长当的可以啊,你惹得我方哥不高兴,我看你这店长也不用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