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司雨的眼中,刘方一身的缺点。

没才华,烂赌,没学历,好吃懒做......她只盼着这个臭男人自己忍受不了,赶快逃离凌家她才高兴。

那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跟宇哥在一起,而不必受人指指点点。

众人都是名流,看着刘方这么“不入流”,都躲着他,好像离得近了就会有霉运一般。

刘方己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暗中运气,只想一个“空气指”洞穿那个金林。

特麻的,你们嘲笑方哥是不是?行,方哥发威的时候只希望你们别像赌场老板那样跪地求饶!

正在这时,金林又是一拍手掌,只见门外走近来两个人,一男一女。

刘方当时就愣住了,竟然是自己那个缺德的表哥唐勇和好久没联系的前女友平彩娜。

两个人是手拉着手走近来的,看起来很亲切,俨然一对亲蜜情侣。

刘方猛然想到,以前还没跟平彩娜分手的时候,邻居就告诉过自己唐勇跟平彩娜好像偷偷同居在一起了。

当时刘方不信,当表哥是好人。现在才明白,原来表哥和平彩娜真的是早就背叛了自己。

而表哥一直坑害自己的原因,八成也就是因此。

平彩娜还问自己要过好几回彩礼,说如果爱她就给她钱,这是一个男人爱的表达。

屁啊,邻居说过的,都是唐勇指使平彩娜来要钱,只是为了两个人活得更舒服。

刘方突然间全都明白过来。

心道,唐勇,平彩娜,你们来得正好,你们不来方哥也是要找上门的。今天就把你们都解决掉!

却见平彩娜先开口了:“大家好,我是刘方的前女友,我叫平彩娜。”

“刘方,你个没良心的。大家给我评评理,刘方为了攀高枝,为了当凌家的女婿,狠心抛弃了我。

他为了五百万,逼我打掉我和他的孩子。我为他洗衣服,做饭,照顾他爸妈。我跟他整整生活了五年,换来的却不是婚纱,而是无情的背叛。大家说,这刘方是不是现实版的陈世美!”

众人哗然,“啧啧,凌家找赘婿也不挑个好样儿的,怎么挑了这种烂货!”

“哼,真是个垃圾,这么好的媳妇不要,为了钱非得去做上门女婿,够恶心!”

刘方头脑发胀,这不是摆明了搞自己吗?

这个垃圾女人什么时候跟自己生活了五年?什么时候有过孩子?她连穿衣服都懒得穿更何谈洗衣服!

只见平彩娜向金林打了个眼色,金林微笑点了一下头。而金林又向白宇看了一眼,白宇又是诡异的笑了一下。

刘方瞬间明白了,这帮家伙是联手来恶搞自己,亏得他们挖空了心思,连平彩娜都找来给我刘方作局。

再看凌司雨等凌家人,根本没想过要替自己出头。他们真的只当刘方是条狗!

现在的情况是众人的口水都快把刘方淹死了,这己经不是用强能解决的,而是得想办法重拾自己的名声。

要不然连父母都得被人指着后背骂。

唐勇接着又来第二波打击:“我也跟大家说一下。我也为有这么个表弟而自卑得很,他不孝父母,偷家里的钱烂赌。

后来彩娜去医院的钱还是找我借的呢。他猛然间为了荣华富贵而抛弃彩娜,彩娜差点就要自杀了。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一个好姑娘差点就这么没了。

是我陪着彩娜走出了人生阴影,刘方,我以后再也没有你这个表弟了。你这种人渣,就该下地狱!”

又是一片嘲笑之声响起,各种谩骂,各种抵毁随之而来。

刘方苦笑,如果这时搞死这两个狗男女,那岂不是就坐实了自己的“罪名”!

该怎么办?

突然,一个美好的身影出现,并且挡在刘方身前。

粉红连衣裙,气质不输凌司雨,样貌更是端庄大方与美丽并存。

刘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出来是何目的,但她一定很——牛!

“呀,这不是周晓莹吗?”

“是呢,她是凌司雨的表姐。”

“如果天涯城再评论第五大世家,那么一定是周家。”

周晓莹的家族势力不在凌司雨之下,她与凌司雨也同是天涯城的顶级名媛。

金林之流虽然很有钱,但最多算大款,跟周晓莹比家世可还早着一百年呢。

众人不解,貌似周晓莹护在刘方身前,好像要给刘方出头?

只见周晓莹向平彩娜微笑说道:“好妹子,我也最讨厌渣男,这种男人就不配做男人。”

平彩娜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姐姐说得对,刘方他就是把我抛弃了。他贪财好色,是个纯纯正正的渣男呢!”

周晓莹似成竹在胸,点点头,问道:“问一下妹子,我的粉红裙子和白衬衫总是爱脏,应该怎么洗?”

平彩娜想都不想:“就放到洗衣机里拌就可以了。”

周晓莹又道:“还有,青椒炒肉,是先放肉还是先放青椒!”

“啊,这个嘛,一起放就可以了!”

突的,周晓莹一声娇喝:“平彩娜,我现在就给我的律师打电话,告你诽谤!你说你给刘方洗了五年衣服,这都是编瞎话。

粉裙和白衣是不可以放在一起洗的,不然洗出来的粉不粉,白不白,多贵的衣服都被你造害了!

还有,青椒炒肉得先放油,连这个常识你都不懂,你这叫会做饭?分明是冤枉刘方!”

周晓莹说一句话就向前进一步。她进一步,平彩娜就后退一步。脸色极为难看,额头上直冒冷汗。

吃瓜群众们又懂了:“我就说嘛,这个女的一看就不像好东西,原来真跟我猜的一样。”

“这个诽谤罪坐实了,可得判个几年呢。”

此时,平彩娜己经退无可退,被周晓莹逼到了墙角。

“啪,啪”,接连几声轻脆的响声,周晓莹实打实的抽了平彩娜几个耳光。

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像洁白的白天鹅,一个像家养的臭鸡。

平彩娜被抽得嘴角直流血,却动也不敢动一下。

周晓莹的气势太强了,逼得平彩娜连半点反抗的意味都兴不起来。

这时,唐勇又叫嚷起来了:“你是谁?你为什么帮刘方出头!刘方给了你什么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