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方脸上直冒黑线,还要点脸不?

这瞎话让你编的!

是方哥靠金手指救活的臭老婆好不好!

但刘方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这种荒诞的事根本没人会信。

白华开心的道:“这真是天意啊。司雨,过两天你就跟白宇结婚。你们一个郎才一个女貌,家世也很般配,这事妈给你们做主啦!”

凌司雨开心得直跳脚:“太好啦,嫁给宇哥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呢!”

她都没正眼看一眼刘方,直当他是空气一般。

凌若天干咳了一声:“哼,话可不是这么说吧?我们家刚招了女婿,这刚一好转就把自己家女儿嫁给了别人,名声不好听啊。”

“听他表哥说,算命的小时候给刘方算过命,说他是纯阳之体。把他一直留在司思身边,阴阳互补,应该能保证女儿健康长命的。”

“为了女儿能健康长命,一定要把他留下来,再给咱们凌家生个大胖小子。咱们以后就算家里多养条狗,多喂口饭吃得了!”

刘方几乎就要疯了,泥玛,方哥就是条狗?

你们凌家全家都是狗,漕!

凌司雨更加的不干:“爸,你这是让女儿一生都没有幸福吗?这个死垃圾,他算什么东西,就凭他也配进我的家门?我不依,我只要嫁给宇哥!”

白宇也向刘方流露出敌意,好像要吃了刘方一般。刘方气道:“别以为上你们凌家当女婿是多好的事儿。给我五百万,把合同撕了,我立马走人。省得到时这死鬼老婆有个三长两短又要我陪葬!”

“五百万可以给你,但合同不能撕毁。你这个赘婿是当定了,我凌若天的脸面和我女儿的健康比你的命都重要。这是你不想干就不干的吗?”

“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凌家的人了,以后你就跟我们家司雨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不生个大胖小子,你就算死我都不让你死!”

凌若天奋斗几十年,把自己的小家族打造成天涯城四大家族之一。

为人极为霸气,他说出的话一向不允许凌家人来更改。

凌司雨,和白宇都十分无奈,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

白华听说刘方能给女儿带来健康,便也认可了。

刘方和凌司雨在凌若天的监视下当晚就住在了一起。

凌司雨坐在床上,咬着银牙恶狠狠的看着刘方。

骂道“姓刘的,你敢真对我有什么想法我现在就喊我的秘密保镖冲进来弄死你。到时候我就告诉爸爸是你家暴我,我不得己才反抗!”

刘方都懒得正眼看凌司雨。虽然她很美,但她的心不在自己这里,刘方对于不爱自己的女人向来没兴趣。刘方拿起被子,卧倒在沙发上。

“傻娘们儿,快关灯。磨机啥,方哥都困了。放心好了,方哥对丑女人没兴趣!”

凌司雨脸都绿了,这个男人,他竟然说我丑?

我凌司雨就算不论家世单凭样貌那也是够得上顶级名媛的,他还是第一个说我丑的男人!

刘方这一夜睡得很香,因为他也确实累了。

但凌司雨却根本睡不着,因为刘方——打呼噜。

刘方是破罐子破摔,反正自己一直都没“好”过,现在入赘凌家算是比以前有进步的了。

凌司雨却翻江倒海,自己难道以后就要跟这么个垃圾老公守在一起了?

不能跟心爱的宇哥出双入对,却要每天晚上守着这么一个“觉主”不得入眠。

这一夜,刘方放开心情,睡得很香。刘方一大早就被凌若天带到了书房,凌若天很讲信用,真的甩给他一张五百万的支票。

还给他放了一天的假去看望爸妈!

今天,是刘方最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终于给爸妈买了一套大房子。

天涯城是龙国一线大城市,房价很高。

但是五百万还是可以在五环以外买一套比较便宜的一百平楼房。

买房花了四百万,还可以用五十万来装修。

更剩下五十万的巨款,这样爸妈的日常花销和看病消费也都有了着落。刘方心里美,这也算是成全了他这个孝子的心愿。

次日便是凌家大宴。凌若天在自家最豪华的丽华德酒店宴请四方宾朋,庆祝凌司雨“健康归来”。

不只是天涯城各界名流前来祝贺,家里的直系,远房亲属更是全部到齐。可以说,这是天涯城的一大盛事。

做为凌家的女婿,也不好不给刘方任何“职司”。

刘方被安排到丽华德大酒店担任大堂经理。

月薪也还不错的,一万块钱一个月。

这就算是凌家把他活生生的“圈养”了。

当天,宾朋齐聚大酒店,整整两层豪华宴客厅被挤得人山人海。

凌司雨再次成为昔日靓丽的天涯城顶级名媛,无数年轻男女环绕身旁。而她身旁则是依旧陪伴着她最最心爱的男人——白宇。

仿佛她们才是两口子。

凌若天和白华居然默认了两个人的来往,并不过问。在他们眼中,刘方只不过是“接种”的工具。

刘方冷眼旁观,肠子都青了。

这个臭小娘,跟你的“小三”毫无保留的在一起卿卿我我,我这个老公的脸面真是丢尽了。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今天这大喜的日子,怎么不见我的好妹夫啊?司雨,别尽跟白宇腻味啦,快把你家那个买来的赘婿请出来给大家开开眼界啊。哈哈!”凌司雨眼睛瞪得老大,看向这个男人。

他是凌司雨的远方表哥金林,一直追求凌司雨。

可是由于白宇的原因,凌司雨对金林一直很不胥。金林因爱成恨,在这种场合更是不放过打击凌司雨的机会。

众人大哗:“什么,白宇不一直是凌司雨的男朋友吗?”

“对呢,凌家什么时候买了个赘婿?”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凌家把这个臭赘婿安排到经理的位置。可惜了,顶级名媛配垃圾哦!”

事情都捅开了,凌司雨也不好假装不知道。

在众宾朋的要求下,凌司雨向远处正在搬红酒的刘方叫道:“刘——方,你过来,你也见见大伙儿吧。”

这声音极不情愿。

看了看身旁的白宇,恋恋不舍,不得不走向刘方。

金林也是来到刘方身边:“哈哈,大家伙快看看。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就买了这么个垃圾。瞧他穿的,就像个乞丐一样。凌家看来挺节省啊,都不肯给女婿多买点好衣服呢!”

“哈,哈。”众人交织出一片笑海。凌司雨竟然冷眼观瞧,一点都不为自己的老公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