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啊!”

看着李长胜气势卓绝的样子,李老太太满脸激动。

“有你这句话,奶奶就放心了啊!”

说完,李老太太松开李长胜,对着李飞招了招手。

为了让李长胜一回来就痛恨上秦风,老太太昨天连澡都没给李飞洗,完全是被狗追了之后那副凄惨的样子。

浑身上下沾满了灰尘,泪痕在脸上风干之后脸皮都皴裂了。

裤子上可以清楚的看见两个膝盖跪在地上的印子。

“飞儿啊,你大哥回来了,不会让你再受欺负了,快叫哥哥!”

李老太太摸了摸李飞的脑袋。

“哥哥!”

李飞听话开口。

李长胜应了一声,蹲下摸了摸李飞皴裂的脸,眼睛里明显闪过一丝心疼。

这一切反应都被李老太太看在眼里。

她悲痛开口。

“飞儿这样,全都是秦风那狗东西害的!”

“那个畜生一样的玩意放了整整两条半人高的狼狗,在院子里追李飞,他自己端着一把椅子坐在一边看戏!”

说着,老太太还挤出了两滴眼泪。

“可怜我一把老骨头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飞儿跑到力竭!”

“看得我心痛如刀绞啊!”

李长胜听到这话,眼睛里顿时腾起两抹怒火。

“三叔他们难道也任由那狗东西如此胡作非为吗?”

李老太太眼中闪过一丝悲愤。

“秦风是你三叔的女婿,他们和秦风都是一丘之貉,所以我才让雨晨帮忙封锁李云熙一家,不让他们找到任何工作的啊!”

“如今你回来得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他们叫过来,让他们知道想继续在平南市生活下去就得听我们的!”

“让他们跪下道歉,替你弟弟报仇!”

说完,李老太太就欲直接和李洪川打电话。

但李长胜却是直接制止了李老太太,脸色有些阴沉。

“不用打了!”

“这件事雨晨姑姑已经和我说了,路上我已经接到了消息,秦风没有去任何一家公司帮李云熙找工作。”

“而是知道欠过他人情的贪狼少将有一家公司在千云山庄拍卖,他前去挟恩图报,强行占下了华辰实业公司,贪狼少将碍于面子,只收了他一个手续费!”

“如今李云熙已经是华辰实业的总裁了!”

“什么?”

李老太太闻言大惊。

李家没落,她也失去了消息来源,并不知晓此事。

如今知道这件事,惊讶之后就是一脸愤恨。

“没想到让这狗东西钻了这个空子,真是可恨啊!”

在她看来,这不是雀家的封锁没用,而是谁也没想到秦风这个废物竟然会去拍卖公司,封锁方向搞错了啊!

李老太太痛心疾首,带着一丝不甘开口。

“如今他们公司也有了,还有个贪狼少将在,若是他们再找对方帮忙,那我们李家岂不是这辈子都教训不了秦风那狗东西了?”

李长胜听完冷哼一声。

“这可不一定!”

“秦风对贪狼少将也不过只是一个救命之恩,上次送别墅事件,已经算是还上了人情,如今秦风那不要脸的东西又在拍卖会上以恩情作为要挟,强行拿下来华辰实业!”

“贪狼少将可不是泥捏的,奶奶,你难道认为经过这件事之后,他还会再帮秦风那个贪得无厌的废物不成?”

这话一出,李老太太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随后皱眉开口。

“他们一家自立门户,要是再想为飞儿出气,怕是没那么容易了啊!”

李长胜冷笑开口。

“自立门户?那也得看我们李家同不同意!”

“这次回来,不光飞儿的仇要报,他们手中的东西我都要收回我李家,包括他们刚刚拿到手的华辰实业公司!”

“你已经有了计策?”

“那是自然!”

李长胜负着双手,傲然点头。

“收购公司可不意味着以后能高枕无忧!”

“公司发展才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若是我没回来也就罢了,如今我回来了,他们不跪下来向我们李家低头认错,那华辰实业休想再有任何发展!”

说完,李长胜直接望向手下冯原。

“去给我查清楚,平南市如今有哪些项目工程是适合华辰实业的,这些项目,我李家全要了!”

“是!”

冯原立即带人离开。

李老太太见状大喜。

一对略显浑黄的眼神里精光闪烁。

李家的辉煌即将重现!

秦风,你这狗东西敢对我不敬,我等着你们一家跪在我李家大门前忏悔!

而此时,秦风正在城西开发区喝茶。

区长孟成军亲自接待。

让贪狼传出自己要见他一面的消息之后,孟成军不敢有任何耽搁,立刻放下手头上所有事物,安排了会面。

“不知王将大人有何指示?”

孟成军站在秦风身前小心翼翼的开口,态度十分恭敬。

“坐吧,我今天过来见你,就是问个事情,不用这么拘谨!”

秦风一指旁边的空位,淡淡开口。

“是,大人!”

孟成军带着激动坐下。

能和王将大人一起坐下喝茶,这是他孟成军想都不敢想过的事情,要是让自己那帮老友知道,怕是要羡煞自己!

对此,秦风一脸淡然。

他端起茶水轻茗了一口,语气平淡。

“我今天过来,是想了解一下开发区项目的事情,你跟我说说大致情况!”

孟成军闻言神情一肃。

“回王将大人,开发区建设项目是由上面牵头,目前由我在负责的一个……”

孟成军侃侃而谈,将开发区项目说得一清二楚。

秦风听完对这个项目很是满意。

项目牵涉事情虽多,但工期较短,利润也很可观,最主要的也十分适合华辰实业!

秦风相信以李云熙的实力,只要稍微用点心,绝对能成功拿下项目。

毕竟李云熙之前可是有着平南第一才女的名头!

区区一个项目,完全不成问题,只需要自己回去提醒一下她准备一下过来参加即可。

想到这,秦风再次开口。

“招标会什么时候开始?”

“三天之后!”

“进入招标会有条件限制吗?”

“额,需要一个邀请函,若是王将大人想要这个项目的话,我可以立即做主将这个项目指派给您,招标会不开了!”

孟成军带着讨好之意开口。

但秦风听完却是眼神骤冷。

一股极其凝重的气息瞬间弥漫当场,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四指律动,一双冰冷的眸子扫向孟成军。

“是谁,允许你开后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