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子坤指着主办方怒声开口。

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气度,一双眼睛里尽是阴沉和暴怒。

二十亿的金额就算是将他韩家流动资金掏空了,也都是不够的,他绝不相信秦风能拿出这么多钱。

主持人也是不信的。

二十亿。

太夸张了!

被韩子坤一句话一说,他当即望向秦风。

“这位先生,出于拍卖需要,我们需要立即核验您的资产情况,希望您谅解和配合!”

一番话倒也客气。

秦风没有为难主持人。

他放下高脚杯,将右手伸进口袋,拿出一张通体漆黑的卡片,推向桌面。

“请便!”

“谢谢先生配合!”

主持人微微欠身,迅速接过。

卡放在桌面上,众人皆是坐着,没有几人看清秦风到底拿出的卡是什么样,见到主持人吩咐人下去核验之后,韩子坤冷笑一声。

“我今天倒要看看哪张卡能刷出二十亿出来!”

大厅内众人也都是纷纷点头,全都在等着最后结果。

李云熙更是一双手狡在了一起。

牙齿紧咬,脸色惨白。

一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心。

不多时,主持人从幕后出来,先是恭敬无比的对着秦风鞠了一躬,随后直接上台拿起了小锤子,环顾四周。

“华辰实业秦先生出价二十亿,有没有更高的?”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竟然真的付得起?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脸上都是不可思议。

李云熙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秦风,仿佛此刻她已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而韩子坤更是当场站起,脸色漆黑无比的望向主持人。

“你们主办方莫非是瞎了眼不成?这种废物一样的东西,能拿得出二十亿?”

他话音一落,一道冷冽的声音瞬间响起。

“怎么?韩少这是在怀疑我陶建华的判断能力不成?”

众人扭头望去。

只见拐角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步走出。

为首一人正是千云山庄的老总陶建华。

“陶总!”

主持人躬身开口。

众人也是纷纷见礼。

韩子坤脸色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陶建华是为首富石红旗效力的,韩家长辈见他,也得给上两分薄面,他也不敢过于放肆,当即憋屈开口。

“韩子坤没有这般意思!”

陶建华冷哼一声。

“谅你也不敢!”

“拍卖会继续!”

“是!”

主持人立刻点头,扬起小木锤重重敲下。

“二十亿第一次!”

“二十亿第二次!”

“二十亿第三次,成交!”

“嘭!”

一锤重重砸下。

主持人高亢的声音在大厅内回荡不止。

“现在,我宣布,华辰实业归秦先生所有!”

一锤定音。

众人心头五味杂陈!

满眼都是震撼。

华辰实业竟然被一个他们最瞧不起的家伙拿下了!

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最震撼和惊讶的莫过于一直坐在秦风身侧的李云熙了。

她完全没想到从开始秦风就没有骗她,真的是要给她拍下华辰实业,而不是自己一厢情愿想的那个服务员职位。

可是秦风,他哪来的这么多钱?

二十个亿啊!

这又不是纸!

而此时,陶建华则是领着众人来到秦风身边,无比恭敬,却带着一丝古怪开口。

“秦先生,公司相关转让文件在贪狼先生手中,他已经在过来的路上,您这边签字可能要稍等片刻,还请见谅。”

秦风点了点头,指了指李云熙。

“华辰实业是我派给我老婆的,字一会她签就行!”

听到这话,陶建华脸上古怪之色顿时消散殆尽。

作为石红旗的左膀右臂和主办发,他自然是知道华辰实业是秦风的,才有些摸不透今天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亲自下了场。

现在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

原来是过来买老婆开心的!

“这可能就是大佬的浪漫吧?我们这种低俗的人完全不懂!”

陶建华在心中感叹了一句,随后大手一挥。

“给秦先生刷卡!”

刷的当然是手续费。

而此刻,拍卖会场的众人则是感觉自己像是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

之前贪狼送别墅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现在今天这公司,竟然也是贪狼放在这寄拍的。

难怪秦风这家伙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喊价。

他自己是贪狼救命恩人啊!

贪狼知道是秦风在竞拍,难道还会收他钱不成?

秦风这完全就是在以恩要挟啊!

无耻!

简直是太无耻了!

一切瞬间解释得通了。

他们根本没看走眼,秦风还是那个废物,只是知道公司是贪狼的,臭不要脸过来占了的!

他自己根本不用出钱,难怪叫价叫得那么凶!

一个手续费谁出不起?

众人都快吐血了。

太不要脸了!

韩子坤一张脸都绿了。

自己有钱有势,竟然被一个臭不要脸的穷光蛋摆了一道。

他差点没被气死。

一口后槽牙都快被咬碎了。

“等着!”

“秦风,你这狗东西给我等着,再撞到老子手上老子非得弄死你!”

韩子坤在心里狂吼。

他已经彻底记恨上秦风了。

“我们走!”

说完,韩子坤带人愤然离去。

而李云熙望向秦风的眼神则是带着一些复杂。

之后,贪狼带人到场,转让合同以及一系列的手续顺利完成。

半小时后。

秦风和李云熙从千云山庄中缓缓走出。

李云熙咬了咬牙,开口道:“秦风,我们以后还是莫要再拿贪狼先生的东西了,这样……不太好!”

秦风听完促狭一笑,故意说道:“我可是他救命恩人啊!”

“救命之恩也不能一直用啊,先是别墅,又是公司,这些已经够了,再麻烦他,会让人诟病和惹人厌烦的!”

李云熙连忙开口。

“好,那以后少拿点!”

“秦风……”

笑闹中,两人也是回到了别墅。

见秦风和李云熙这么快就回来了,唐于曼眼中顿时闪过一丝不屑。

废物就是废物,连努力挣扎一下的拼劲都没有,就这,昨天还敢信誓旦旦的在自己面前保证,说一定会给云熙找到工作?

唐于曼当即开口。

“秦风,昨天你不是给我保证一定给云熙找到工作的吗?”

“现在工作呢?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