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双拳紧握。

一股勃发的怒意在心头不断膨胀!

想着自己刚刚起身对众人说的那些话,邹玉炜只感觉自己脸上生疼。

如同有人用蒲扇大的巴掌,对着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火辣辣的疼!

他一双眼睛无比阴沉的盯着秦风,仿佛要将他生吃了。

“你知道,在拍卖会场捣乱会是什么后果吗?”

邹玉炜认为秦风是在故意跟韩子坤捣乱。

钱,秦风肯定是没钱的!

身上一身破烂不说,还被京都雀家点名,一家人不得找到任何工作。

这种情况下,秦风能拿得出钱来,才见了鬼了!

绝对是进场的时候被自己三人调戏了一顿他老婆,如今故意来找韩少不痛快!

想哄抬价格!

不光邹玉炜这么想。

在场的众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一个把这当成免费的自助餐厅的废物,能拿得出钱来?

这不是搞笑吗?

而此时,秦风则是端起高脚酒杯,淡然的抿了一口红酒。

“怎么?”

“拍卖会,还不让人报价了不成?”

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听得清楚!

霎时间,场中一片寂静。

落针可闻!

这家伙竟然真的是在报价竞争华辰实业!

而且还是在韩子坤势在必得的情况下报的价。

但他一个乞丐一样的东西,他……凭什么敢报价啊?

邹玉炜整个人更是在一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而这时,坐在一旁的韩子坤则是转过头扫了秦风一眼,轻描淡写的开口。

“六个亿!”

声音平淡中透露着强大的自信和实力。

任你百般动作,故意也好,无意也罢,我自一力碾压!

一股独属于韩子坤的气势油然而发。

这是完全蔑视秦风的一种态度!

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凛。

这就是平南韩家的财力。

完全无视宵小作乱!

见韩子坤再次报价,邹玉炜冷哼一声,在韩子坤身后静静坐好。

只是一双眼睛仍然阴沉的盯着秦风。

敢一句话将自己弄成刚刚那般尴尬处境,拍卖会结束,一定要好好教训这狗东西一顿!

而此时,主持人也是略显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恢复。

“啪!”

他拿起小木锤重重的敲下。

“好,华辰实业公司,十五号桌,韩家韩子坤先生出价六个亿,还有没有更高的?”

众人默然不语。

六个亿的金额已经是够高了,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一次性拿不出这些钱。

李云熙也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刚刚真的是把她吓死了!

五个亿啊!

这要是万一没跟,那秦风该怎么办啊!

她同样认为秦风是故意捣乱的。

胆子简直是太大了!

想到这,李云熙有些幽怨的拉了拉秦风的手。

“你可莫要再捣乱了,万一没人跟价,那就真的完了!”

听到这话,秦风笑着摇头。

“我可没有捣乱!”

李云熙听完一愣。

随后的一幕,更是让她感觉通体冰凉。

秦风又举手了!

他竟然又举手了!

“十个亿!”

秦风嘴里蹦出三个大字。

李云熙只感觉这三个字犹如三道闷雷在自己轰然心头炸响。

她眼睛都黑了一下。

疯了。

秦风绝对是疯了!

十个亿!

这是会玩脱的啊!

场中众人更是倒抽一口凉气。

呆若木鸡!

这狗东西还真敢!

十个亿啊!

这已经不是故意捣乱了。

这简直就是和韩子坤干上了!

一个亿是九个零,十个亿是足足十个零。

就算是韩家,要想拿出这么多钱,最少也得开上几次族会商讨一下吧?

秦风这简直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找死啊!

韩子坤此刻,终于也不再淡定了!

脸上带着一股子阴沉。

他终于头一次正视了秦风一眼。

隔桌相望。

韩子坤视线中的阴沉和恼怒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见。

“你莫非真当我韩子坤是冤大头,你抬多少,我会加多少不成?”

“捣乱,也是有个限度的!”

秦风听完淡淡一笑。

“啪嗒!”

他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

一个烟圈缓缓而出。

“你认为我在捣乱?”

秦风似笑非笑,再次开口。

“十五亿!”

“轰!”

短短三个字,犹如一万吨炸药在众人耳边爆炸。

而秦风,就是那个点火的人!

所有人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十五亿?

钱是纸吗?

你当钱他妈的是厕所里的纸吗?

真是信口开河!

什么都敢说。

李云熙更是直接瘫在了椅子上,眼睛里满是绝望。

完了。

彻底完了!

韩子坤之前说了那番话,这次怕是不会再跟了,秦风真的玩脱了!

绝望!

韩子坤一张脸更是彻底阴沉了下来。

他愤怒的盯着秦风。

“好,你很好!”

“秦家都亡了,你一个被秦家丢出去的废物敢如此行事,和我韩子坤过不去,你当我是泥捏的不成?”

没等韩子坤下一句废话出口,秦风抬起双眸,直接忽略了他。

“二十亿!”

满堂皆寂!

天文数字。

真正的天文数字!

所有人望向秦风的眼神,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一次叫价。

三次强加!

这谁敢跟?

家里开印钞厂的都不敢这么玩吧?

连邹玉炜眼皮子都开始在跳了,心里打起了鼓。

所有人心里都同时飘起了一个怀疑。

“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这小子真的是个巨富?”

不由得众人不怀疑。

秦风太淡定了。

爆出二十亿的金额,就跟丢出去二十张纸一般。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钱在秦风这,的确和纸没有任何区别。

六年前,一个亿对自己都是难事,但六年后,他最不缺的就是这玩意,王将,财权无双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光是黑卡,里面的财富就到了富可敌国的程度,二十亿,完全是小意思。

更何况,这二十亿到最后还会回到自己手上!

秦家被灭,华辰实业到了他手上,最后成交收益自然也是归他所有,可以说就算是报个一百亿,秦风也是可以一毛钱不出,直接拿下。

今天过来,也纯粹是不想出尔反尔,将公司直接从拍卖行提走,特地过来走了个过场。

但这些,韩子坤和在场的众人都是不知道的。

此刻,韩子坤暴跳如雷。

“二十亿!”

“你真当钱是纸,张口就来?”

“验资!给我当场验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