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华辰实业公司?

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最少五个亿的东西啊!

李家都拿不出这个钱吧?

李云熙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秦风,正当她准备说话的时候,后方突然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

“这年头,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这大放厥词了!”

李云熙转头望去,只见一行三人,双手插兜,缓步而来。

皆是西装革履,衣着光鲜!

为首一人,她认识。

名叫韩子坤!

是平南韩家之人,家族势力和秦家不相上下,做的是地产方面的生意,家业庞大,旗下公司无数。

韩子坤作为韩家的少爷,在平南市也几乎没人敢惹。

跟在他身后如狗腿子一般的两人,也都是平南市有名集团的老总的儿子。

一个名为丁耀辉,另一个叫邹玉炜。

看到李云熙转头,三人眼睛都是微微一亮。

好一副俊俏的脸蛋!

但偏偏这时候,一身普通装扮,在众人眼中如同癞蛤蟆一般卑微的秦风,却是轻轻牵住了李云熙的手。

“云熙,我们进场吧!”

看到这一幕,三人心中对秦风的感觉更加厌恶。

只不过感觉云熙这两个字在哪听过,但三人没有多想,其中丁耀辉直接开口。

“这位小姐,要是你想进拍卖会的话,可以跟着我们韩少一起进去,当然,你旁边这位跟癞蛤蟆一样的东西,就不必进去了!”

“不错!”

邹玉炜也是笑着点头。

“这次拍卖会的华辰实业,韩少势在必得,特地向家族申请了一笔资金,可以说这次的华辰实业已经被韩少预定了!”

“你和他一起进去,那必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不像你身边的某些人一般!”

而韩子坤则是根本没有说话,只是插着兜,静静的望着李云熙。

但那般眼神却是仿佛在说。

女人,能入我韩子坤的眼,是你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还不赶紧过来臣服?

看着三人这般姿态,李云熙主动抱住了秦风的胳膊。

“对不起,这是我老公秦风,不是什么癞蛤蟆,请你们不要侮辱他!”

这话一出,三人眉毛同时一掀。

他们终于想起了云熙这两个字在哪听过了!

昨晚京都雀家下令,要全城封锁的不正是秦风、李云熙一家吗?

没想到竟然在这遇见了。

真晦气!

三人心中暗骂,顿时对李云熙失去了兴趣。

被京都雀家盯上,再去招惹只能引得一身骚,搞不好家族还要被连累。

邹玉炜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不屑。

“原来你就是那个秦风!”

“怎么,找不到工作,知道这的富豪老板多,另辟蹊径,带着老婆过来求我们施舍一份工作给你不成?”

秦风冷冷的扫了邹玉炜一眼。

“我和我老婆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种东西来插嘴了?”

这话一出,邹玉炜脸色瞬间阴沉了不少。

刚想说话,韩子坤的声音突然传来。

“跟这种废物一样的东西,有什么好说的?拍卖会要开始了!”

说完,韩子坤直接大步朝会场内走去。

全程没有正视秦风一眼,仿佛秦风这种废物一样的东西根本不值得在他眼中停留,哪怕只是一瞬间。

听到韩子坤这话,邹玉炜冷哼一声,单指指着秦风,一脸威胁。

“今天韩少有正事要办,我先放你一马,以后走路给我小心点,别让我再撞见!”

说完,邹玉炜甩袖离去。

跟上韩子坤之后,他脸上再次露出了狗腿子的谄媚笑容。

对于邹玉炜的警告,秦风视若无睹。

蝼蚁之言,何足挂齿?

他转头望向李云熙。

“我们走吧!”

但李云熙却是摇了摇头。

“秦风,要不算了吧,华辰公司我们是不可能拍下的,进去也只是涨涨见识而已,我们还是不要去凑这个热闹了吧?”

“我们还是先办正事,把工作先找了吧!”

她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

那就是刚和韩子坤等人起了冲突,现在进去,一会怕是又要起冲突,她不想看到秦风无能为力的样子。

秦风闻言笑了笑。

“我帮你找的工作,就在里面!”

“里面?”

李云熙愣住了。

拍卖会还招工不成?

没等李云熙回过神,秦风已经一脚踏进了拍卖会大门,正站在里面笑吟吟的望着她。

“还不进来?”

“这……好吧!”

李云熙无奈跟上。

进入会场。

她发现整个拍卖会场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是一排一排座位,庄严而肃穆。

反倒是和聚会一般,场中摆放着很多小桌子,上面有着桌号,中间数位侍者端着各式饮品和吃的在人群中穿梭。

你只需要一招手,对方就会立刻过来为你服务。

进来之前见到的光恒集团老总顾万顷,和普音建筑董事长穆玉海等人也在其中,正端着红酒与人笑谈。

李云熙心中有些震撼。

原来这就是高端拍卖会场!

秦风见李云熙有些紧张,笑着牵起了她的手。

“不必紧张,把这里当场自助餐厅就行!”

这话一出,附近坐着的一些人顿时发出了一些不屑的轻笑。

“看来下次应该让拍卖会主办方设置个门槛,放这些土包子进来简直是拉低了我们的身份!”

“有理,来这混吃混喝,也真的是丢得下这个脸!”

“混吃混喝的乞丐要什么脸?”

“说得也是,哈哈哈……”

听着众人的嘲讽,李云熙颇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如山鸡掉进了凤凰堆,羞愧难当!

秦风眼神也是冷了不少。

其中有寒意弥漫。

经过这般动静,韩子坤几人也发现了秦风的身影。

“这小子竟然还敢进来!”

丁耀辉一声轻笑,望向韩子坤。

“韩少,拍卖会开始之前,我们要不要找点乐子?”

韩子坤自然知道丁耀辉话中的意思。

他端起一杯红酒轻茗一口,摇了摇头。

“一个臭虫一样的东西,不值得我在他身上浪费半点时间!”

邹玉炜听完咧嘴一笑,眼睛里尽是寒意。

“韩少对这小子没兴趣,我倒是很有兴趣!”

“敢不将我说的话放在眼里,我得让他好好长点记性!”

说完,邹玉炜直接站起,直奔秦风所在的位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