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川在心里愤怒的嘶吼。

看着秦风铁了心要让李飞跑到力竭为止,唐于曼也没有再说话,只是眼中有着化不去的怨意。

明明只要开一句口,就能让一家人重回李家,让李云熙得到工作,可秦风这狗东西就是不开口。

这简直就是存心跟自己一家过不去。

唐于曼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抓住机会将秦风这个祸害赶出家门。

李云熙也是有些复杂的看着秦风。

虽然她也知道秦风是在为女儿玲玲出气,但是眼中仍然有着不解之色。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扑通!”

三个小时!

李飞在院子里跑了足足三个小时才终于力竭,瘫在了地上。

老太太也是在原地站了足足三个小时!

双腿打颤!

嘴唇发白!

真的支撑不住了!

罚站一样的站了三个多小时,对她这种老人来说,简直是最痛苦的折磨。

“飞儿!”

老太太见李飞瘫在地上,满眼都是心疼,当场就想上前将他扶起。

但刚迈动一步,脚下猛地一个趔趄。

竟是站得双腿发麻,连走路都是问题了!

老太太心中怒火更甚。

她都恨不得将秦风给生吃了!

“妈,您没事吧?”

李洪川连忙上前扶住老太太。

唐于曼则是连忙上前将李飞从内院抢了回来。

对此,秦风冷眼旁观,没有再阻止。

吃的教训已经够了。

李飞已经彻底吓破胆了,一双眼睛里满是恐惧。

唐于曼将惊吓过度的李飞带到老太太面前,后者一把抱住李飞,满是心疼的摸着他的脑袋。

“飞儿,你受苦了啊!”

李飞眼泪直流。

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待两人稍微缓过劲之后,唐于曼满脸堆笑的望向老太太。

“妈,您看李飞也没事了,云熙工作的事情您看是不是……”

“门都没有!”

唐于曼一句话没说完,老太太直接厉喝一声。

她一双怨毒的眼睛扫过所有人的脸庞,最终停在了秦风身上。

怒火奔腾!

“我告诉你们一家,从今天开始,我李家将对你们进行彻底封锁,李云熙休想在平南市再找到任何工作!”

“我等着你们一家,跪在我面前忏悔的那一刻!”

说完,李老太太牵着李飞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一步三停。

却坚定异常!

外面残阳如火,一如老太太心中那盛怒燃烧的火焰。

那是准备报复的怒火!

别墅内气氛也是极为凝重。

唐于曼脸色漆黑。

她怒视秦风。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没了工作,你要我们一家在这等着饿死是吗?”

秦风坐在椅子上,面色不变。

“妈,我说了,云熙的工作我已经有了安排。”

“你有安排?”

“你有屁的安排!”

唐于曼的愤怒丝毫未减。

“你难道没听见老太太说什么吗?她要发动关系,封锁我们一家,让云熙永远也找不到工作,你的那些安排还顶个屁用!”

“不错!”

李洪川也是脸色极为难看。

“这一切都是你一意孤行导致的!”

“你秦风但凡还是个人,对云熙有那么一丁点感情,你就立刻给我滚去和老太太道歉,再滚出我们家!”

见唐于曼和李洪川将怒火全都倾斜在了秦风头上,李云熙有些于心不忍。

她缓缓开口。

“爸,妈,你们别这么说秦风了,他也只是想为玲玲出一口气而已,秦风说他有安排那肯定是有安排的!”

“你到现在还相信他的鬼话?”

唐于曼直接训斥。

“我看你是被鬼迷了心了,老太太都下决心封锁了,他一个废物的安排能顶个屁用!”

见唐于曼还想训斥李云熙,秦风直接开口。

“妈,你放心,李家不仅封锁不了我们,而且云熙还将成为让他们李家羡慕的存在!”

这话一出,唐于曼气笑了。

“你吹!”

“你再吹牛逼点!”

唐于曼一脸不屑,“就你的那些破安排能突破李家封锁,让李家羡慕?你怎么不直接说云熙能变成平南首富呢?”

“只要云熙想,成为平南首富又有何难?”

秦风踱步到李云熙身旁,缓缓的牵起了她的手。

王将坐拥天下财权。

别说平南首富,就算是苏州首富,也只手可造!

只需身边人轻轻颔首。

但唐于曼却是没有给李云熙点头的机会。

见秦风竟然还牵起了自己女儿的手,本就存了将秦风赶出去的心思的唐于曼,当场将秦风的咸猪手打掉。

她一脸不屑的望着秦风。

“你是要吹是吧?行,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云熙拥有一份工作!”

秦风将手收回,重新负在身后。

“明天,你们自会见到!”

话毕,李洪川笑了。

唐于曼也笑了!

“好,那我们倒要看看,你明天能变出什么花来!”

“静等即可!”

……

在秦风和李洪川几人对话之时,李老太太也是带着李飞回到了李家大院。

往日人声鼎沸的李家大院,此刻尽显萧条。

除了风卷残叶的萧瑟之音,只剩下李老太太的脚步声在空旷的院落中回荡。

精疲力尽的李飞早已支撑不住睡了。

老太太则是在自己房间的橱柜中翻找出了一个铁盒子。

里面正是李雨晨的联系方式。

片刻后,电话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软糯可人的女声。

“妈,不是说没事不要联系吗?怎么今天打电话过来了?”

“雨晨,李家亡了啊!”

老太太悲呼一声,眼中含泪。

“你大哥死了,你二哥落马被抓进去了,你侄子海帆也被抓了!”

“今天,就连你儿子李飞,都被人放了两条半人高的狼狗去咬,差点跑断了气啊!”

“你再不回来一趟,我李家就真的绝种了啊!”

这话一出,电话那头李雨晨瞬间大惊失色。

“怎么会这样?”

“妈,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老太太悲怆的声音中含着无边的怨恨。

“这一切,都和一个叫秦风的窝囊废有关,他……”

李老太太将从秦风回来,老大李涛横死,到老二李磊父子落马,李家众多企业被查办,到最后今天李飞被放狗追的事情,全都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在老太太的描述中,秦风已经是个十足的恶棍!

足以千刀万剐的那种!

废物、窝囊,但偏偏什么事情他都要掺一脚,来恶心李家。

足足说了两个小时!

李雨晨听完暴跳如雷。

“真是岂有此理,妈,你等着,我马上安排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