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哥,你是了解我的,我就是一个农村娃儿。”许翔并不隐瞒,将原因说了出来:“虽然我的老家偏僻了一点,但也是有山有水,如果墨河这里能打造成一个景区,那以后我回到家乡,也想把我们那里打造成一个景区,所以现在我想参与进来,主要就是想积累一点经验。”

陆舆听他这么一讲,回头仔细看了许翔一眼,奇道:“你年纪不大吧?”

许翔点头道:“不瞒陆姐,我才十六,所以很多东西都没有经验,想多学一点,技多不压身。”

“你才十六岁?”虽然许翔看着年轻,可要说才十六岁,陆宗舆还是很震惊!

一个十六岁的小孩,能说出这么多关于景区发展的策略和建议?

想想自己的孩子,十六岁才在上高中,虽然成绩不错,可要说出这么多实用的建议,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何成武见她不信,笑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了解之前我也不相信,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愿意和他一起出来,还把你请过来吗?”

“不知道,你说来听听。”陆宗舆摇了摇头。

说到自己的事儿,许翔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即不知从何反驳,也觉得自己不能太谦虚,毕竟以后还要以理服人,如果没有几件拿得出手的成就,如何能做成大事?

有些面子该装还得装起。

何成武道:“咱们桥城的最大的论坛,就是网站,桥城论坛就是他创建的,还成功的把摄影协会、书法协会各种团体搬到了网上,这次乔市长主持发起的新春联欢活动也是许兄弟提议的,桥城论坛也是承办方之一。”

“是吗?”陆宗舆道:“新春活动我知道,我妈她们也去参加最美夕阳红的比赛了,专门拍了一套照片,还让教她们玩论坛,桥城论坛这么火,我真没想到他的创始人这么年轻。”

许翔埋头道:“我学的就是计算机,一点小爱好,正好我们桥城没有网络论坛,我想着现在电脑越来越普及,是应该有一个虚拟世界供大家交流,就建了一个。”

"你真是了不得。"陆宗舆赞道。

何成武道:“厉害吧,这只是其中之一,现在桥城开始流行点外卖了,这个外麦点餐系统也是许小兄弟创立的。”

陆宗舆对于这个,反应小了许多,毕竟她都是吃食堂,接待也在大的餐馆,还没有点过外卖,也不知道未来外卖会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另外还有餐馆、跑跑公司,最近还有文化传媒、投资公司是吧?”何成武回头问道。

许翔点头道:“是的。”

何成武把手往前一指,对着墨河方向道:“你看,现在又要开发墨河。”

说话间墨河在望,陆宗舆把车停在了路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曹汝霖,让他叫上章宗祥,两人马上到墨河一趟,明年的项目就暂定在墨河。

“我们在这里等他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一下?”陆宗舆道:“我对这儿不熟悉,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何成武道:“许兄弟,你说的那个农家乐在哪里,我们直接去哪里吧。”

“好,我来指路,顺着这条路往前开。”

三人驱车赶到杜军家,许翔一看时间,已是早上十点。

许翔直接找到杜军,说今天的中午饭就安排在他这里,让他备点新鲜的菜,顺口又问道:“有没有两个女生来找你,也是轻工学院的?”

杜军指着远处河边的人群道:“你说的是那些学生吗?没有人过来。”

“没有过来借东西?”

“没有,你是不是给他们介绍我的,他们那个老师我认识,他和刘家是亲戚,有人自然往他那里带,哪里还会来我这里借东西。”

许翔这才恍然大悟。

出门看到何成武正在向陆宗舆介绍这里的风景。

许翔提议道:“要不我们去河边走走,四处看看?”

两人没有反对,三人顺着河边走去,许翔仔细观察着。

河水很清,哗哗流着,击打在河中的乱石上,散射出洁白的水花。

陆宗舆赞道:“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很漂亮,比我想象中的好许多。”

何成武道:“挺不错吧,下游还有一个拦水坝,那里的水更深一些,每到春节都有村民在那里划船打鱼,正宗的河水鱼,肉质鲜美,一会我们可以尝尝。”

陆宗舆道:“不错,可以打造一个生态的有机蔬菜基地,再在山上养一点放养的猪和跑山鸡,那就更美了。”

何成武道:“如果由城投公司来做,那就可以把村民的地统一收来统一规划,完全可以实现的。”

许翔插话道:“如果统一收地,那成本就太高了,还有就是民以食为天,地就是老百姓的命根子,估计很多村民不愿意,即使大部分村民都愿意,可一但有一小部分人不愿意,也影响整体的规划,对运营没有宜处。”

陆宗舆见他发话,知道他定然有妙招,主动问道:“如果由你来操作,你会怎么做呢?”

“我的观点就是重启农村合作社,让村民们以入股的方式把地统一在一起,再进行统一的规划,现在这一批村民,有一部分是体验过集体生活的,对集体有感情,他们自然会支持,有了这部分人的支持,加上我们并不是白用地,而是每年有分红,只要第一年让大家见到了红利,第二年不用我们去发动群众,我相信他们都愿意加入我们。”

许翔道:“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村民合作社,这里建设得好,村民依旧是主人,那么就能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自愿地维护村里的利益,比如打扫好卫生,管好自家的家禽,友善地接待外来的客人等等,积极性起来了,比我们强行要求他们做什么更有效果,这就是一种合作共赢的方法。”

陆宗舆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我们也能节约一些成本。”

许翔道:“是的,我们投资的产业只是核心的部分,但更多的产业需要更多的力量来做,只靠我们是完不成的,人们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使用得法,一定会暴发出令人想象不到的能量,虽然实际操作上,我是一个生手,但观察、分析以及做出判断,我还是有一定能力的,我冒昧地说两句,咱们城投公司虽然做了不少项目,但真正盈利的不多吧?”

陆宗舆淡然一笑,这个问题可有些令人不快,岂止是冒昧,简直就是冒昧。

何成武温言道:“国家的项目不是追求利益为主,是为了国计民生,就像高速路,修出来,前几十年肯定都是亏本的,但对于地方经济是有极大的好处的,不能单看一面。”

许翔点头道:“国家的战略是这样的,但对于我这种平头百姓,我的目标就很简单,就是要赚钱,而且不仅仅是自己要赚钱,还要带动一方百姓赚钱。”

何成武道:“我就等着你带我赚钱。”

话到这里,陆宗舆的电话响了,章宗祥两人到了。

陆宗舆道:“他们来了,我们去接他们吧。”

许翔道:“你们去接他们,一会我们在杜老板家会面,我再逛一逛。”

他没能看到丘海雪,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碰到那个寻她的二流子,心中还是担忧的,正好这会摆脱两人,去询问一下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