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当然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一味予人白吃的午餐,不但不会助力对方成长,反而会养出一帮好吃懒做的白眼狼。

许翔活了一世,如果还干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那这一世岂不是白活了?

让大家共同致富是一个美好的愿景,首先就是要把他们的主观能动性调出来。

许翔道:“餐饮行业什么最赚钱,何哥你应该比我懂。”

“餐饮行业怎么赚钱,我算是懂一点,但你说的这个我是真没懂,你就不要和我打哑谜了。”

何成武心中有一些眉目,但自己想的东西和许翔要说的,会是一样的吗?

他心里没有谱,如果他能猜中许翔的想法,他就不是何成武了,刘长青也不可能退而求其次地找别人合作,更应该找他合作。

许翔道:“餐饮行业最赚钱的模式当然是加盟。”

虽然此时加盟店并不十分火爆,但各种行业都有了加盟的模式,只要某一品牌有一定的人气,就会推出自己的行业标准,让其他企业来加盟,从中收取加盟费,有的企业一年仅靠加盟费就能收入上千万。

墨河的老百姓穷一点,拿不出那么多的加盟费,但可以按利润抽成,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这样不好吧,我们又不是火锅店,炒菜全靠的是厨师的水平,同样的东西,不同的师傅做出来的味道也不同,你拿什么收别人的加盟费?”

“当然是我们的牌子,当我们把品牌做起来之后,外来的游客自然会首先我们的品牌,我们可以在各在旅游网站上打出广告,招揽客户,然后分配给我们的加盟店,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凡是加盟我们的店铺都可以享受,而我们只需要拿提成就行了,即省事也能赚钱,况且在这件事里我们占的是核心地位,可以全权把控质量关,让生意做得长久。”

许翔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又道:“你是知道的,很多餐馆只要做火了,就有模仿他的,旁边都跟着开一样的,直接山寨,相似度有的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让外来的客人分不清哪家好哪家坏,最后上当受骗,反过来骂这家店不行,说这一堆都是骗子,直接把整条街乃至于整个地方都搞烂了。”

何成武呵呵一笑,点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我也懂。”

许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标:“所以我的想法就是打造一个我们能掌控质量的休闲旅游餐饮娱乐于一体的服务型景区,让客人来了之后耍上一天两天,甚至是让周边市区以及外地过来避暑过冬的客人能留下来的地方。”

“你这目标不小。”何成武有一丝心动。

许翔道:“咱们这个地方看得见山,望得到水,就是一个天然的氧吧,现在大多数人的腰包都鼓起来了,对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有了更高的需求,我们就提供这样一个场所,而且任何一个产业,我认为都要不断的变化生产模式,才能跟上这个时代的节奏,只有把握时代的脉博,才能赚到更多的钱,让自己实现财务自由,以后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

“看来我不答应都不行了。”

“也不用急着答应,咱们现在就动身过去看看,等你看了之后就知道这事能不能做了。”

“墨河那个地方我去过,我还是了解情况的。”

“此一时,彼一时,子云吾三省吾身,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悟,去看看,你会有更多的启发,顺便问问,你有没有其他耍得好的朋友,有这方面投资想法的,叫上一起去看看。”

“你这意思是我还不够份量?”

“大投入,人多力量大,办事更加顺利。”

何成武在脑海中转了一圈,最后锁定了一个人,扬声道:“那我把陆宗舆叫上。”

陆宗舆接到信息,马上就着一辆大众车过来。

何成武道:“我们就坐陆姐的车过去。”

陆姐?

这名字也不像是女的啊!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许翔也会纠结。

陆宗舆不但名字不像女人,身材发型也不像,剪了一个男式头,穿得极为干炼。

何成武坐在了副驾驶上,介绍道:“这就是咱们市城投公司的陆经理,喊陆姐。”

许翔微笑地喊道:“陆姐好,我是许翔,叫我小许就好。”

陆宗舆的车开得特别稳,比许多男司机还好。

许翔开始还有一些担心,出了城马上就放松了。

陆宗舆一路问起具体的情况,何成武简单的介绍了两句便让许翔来具体说明。

许翔即然知道对方是城投公司的,那就说明手里握有大量的奖金,只要得到她的点头,这个项目完全可以加速推进。

但这样到自己手上的股份,可能就要忽略不计了。

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许翔还是把想法说了出来,简单地讲就是和老百姓合作,深度开发墨河的旅游资源,把墨河打造成桥城的后花园,为桥城人民提供一个休闲娱乐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陆宗舆边听边点头,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又道:“我还不知道桥城的边上有这么好一个去处,正好明年不知道启动什么项目,这就是送上资源来了,老何,我得感谢你啊。”

何成武淡然一笑道:“我就是一个厨子,想在这里开一家餐馆,如果能得到陆姐你的赏脸,把这块蛋糕做大,我还得感谢你的支持。”

陆宗舆道:“我同意这事可不是为你,我是为了桥城的老百姓,这事挺好,我马上打电话给曹汝霖和章宗祥,让他们两个也过来。”

何成武吃惊道:“陆姐,你这是要趁热打铁啊。”

陆宗舆道:“小许,你可能不了解我,我就是一个做事风风火火的女人,曹工是我们公司的工程师,章宗祥是会计师,我让他们俩过来预估一下工程量和投资,回去我就把这事提上议程,找设计单位来做规划,所以一会过去了,你可要知无不言,把想法都说出来。”

何成武道:“在陆姐面前,就不能藏私哦。”

许翔道:“放心吧,我这个人也是一个直肠子,这事情真要做成了,就算我没有收益,我也高兴,虽然我不是桥城人,我也愿意为桥城人民服务,只是我有一个小要求,这个项目的重大节点,能不能都让我参与进来,最好是全程都能参与。”

“哦?”陆姐有些不明白,许翔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奇怪的要求。

何成武打趣道:“你是要免费给陆姐打工啊,不会有什么企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