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样样都会,三十六十行,只要精通一行就行了,以我们论坛现有的发展趋势来看,未来我们肯定能走很远,最近我也看了一些相关的资料,论坛做好了,一年真的能创收几百万,到时候分到你手上的资金不是小数目,无论你想买房还是买车、娶媳妇,都没有问题。”

许翔觉得自己再不发言,这话题就聊得远了。

“咳。”许翔咳嗽了一声,淡然地道:“有位伟人曾说,发展才是硬道理,但更重要的一点他没有提,全面发展才是硬道理,你知道有一个理论叫木桶理论吧。”

“不知道。”

不知道也不奇怪。

许翔直接解释道:“木桶理论简单的讲就是说一个木桶,它能装的水的多少,不取决于最长的一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一块,构成木桶的十块木板,哪怕其中九块都有十米长,只要有一块只有一米,那么这个看起来很大的桶都只能装一米深的水。”

“嗯。”

“我们的社会发展也是这样,十个环节,有九个环节都发展的不错,可只要有一个环节出错了,经济发展的整体也会受到影响。”

“是吗?”

“是的,我再给你讲一个小故事吧,这个故事可能你也听过。”

“说来听听。”

“说有一条街上住着屠夫、小姐……”

“我知道了,他们互相欠着钱,有一天有一个外地人来住店,给了一百块的押金,店主用这一百块钱把所有人的债务都解决了,而这个外地人最终也没有住店,大家都没有损失,很奇妙的一个经济学现象。”

“呃,就是这个故事。”

“所以你要表达什么呢?”

“我要表达的就是一潭水如果没有一个人去搅动,它就会成为死水,好然我看到了这个机会,就表明我有搅动这潭水的力量,我就应该去给他们注入一点活力,让它们焕发第二春,继续燃烧青春活力,为这个世界添姿添彩。”

“你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桥城没有成熟的互联网企业,你涉足这个行业是为桥城注入活力,但你要说你去开一个农家乐就注入了活力,我觉得很不靠谱,我可以这样给你说,桥城每周至少有一家餐馆开业,也有一家餐馆倒闭,你觉得他们没有注入活力吗?”

“没有,他们就是微风吹起的一点波涛,死水很深。”

“你的意思是你比他们更专业?”

“如果说讲厨师,我不如他们专业,但论到经营,我觉得我比他们专业,我的眼光至少看到了十年之后,可以长远布局,带来不一样的餐饮文化,也注入不一样的活力。”

十年以上的经验,许翔一点都没有说谎,他确实有。

魏莹当然不能武断地说许翔不行,她已经了解了互联网,知道上面堆积了几十个图书馆都装不完的知识,且不说许翔学了多少,就她了解的就很多了。

或许许翔真的在网上学到了不一样的餐馆的经营方法,所以他想试一下。

“看来你是真的确定要做这件事了。”

“是的。”许翔坚定地道。

他要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不是以一个人的力量去对抗整个世界,而是开创出一种新的潮流,让他们跟随脚步前行。

就像国外有了电商,马云洞悉到了这个商机,将其本土化,打造出了淘宝网,引领未来的电商之潮。

现在的餐馆,要么单纯的为用户提供吃饭以解决饥饿,要么增加一台麻将机,为喜欢打牌赌钱的人提供饭前饭后的娱乐。

都太消积片面,不够积极向上。

餐馆应该有更多的属性。

人以五谷为食,吃过之后就满足了物质的需求,那么就有精神上的需求。

这就是许翔准备拿去说服何成武的理论。

何成武交待完厨房的事,就把许翔带去了茶室,关切地道:“吃过早餐没?”

“吃了。”

“那我们喝喝茶,顺便说说你要讲的事情。”

许翔坐下之后,没有一句废话,直入主题道:“我现在研究了一种赚钱的思维,就是组合思维,我相信何哥一定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发明都是把一些简单的东西组合在一起,汇集前人的智慧,而开创了独特的流派,成为一代宗师大家。”

“这个道理好懂,就像汽车,组合了椅子、轮胎、收音机各种嘛。”

“所以我今天要讲的就是餐馆的经营,在未来餐馆不单单是提供吃饭的场所,更是人们消遣娱乐的场所,现在的餐馆提供打麻将,就是最初级的一种组合思维,我们可以提供更复杂的,以满足人们对精神生活的极大需求。”

“哦,说来听听,你准备把哪些东西组合上去?”

许翔道:“我昨天去了一趟墨河,那里有一个叫杜军的老板,告诉我很多公司去他们那里搞团建,租他们的工具搞烧烤,在他们那里吃饭,但我观察了他们的服务,还很原始,并没有提高,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商机,只要我们过去搞开发,一定能做出特色来。”

“这么有信心?”

“我一向这么有信心,因为我看准的事,只要去做了就没有做不成功的。”

“详细地说一下,你要组合一些什么?”

“墨河是一个好地方,有山有水,四季如春,冬暖夏凉,那里的老百姓种的蔬菜绿色健康,我我们可以打造成一个生态休闲旅游的好去处,只要两年时间,我相信一定可以升级为3A级景区,不但在桥城市里有名,更可以把名气扬到外面去,加上我们的商圈支持,我相信以后做后对外接待的首选场所也不在话下。”

许翔缓缓道来:“所以我们要组合的就是休闲、旅游、娱乐、餐饮、住宿等等功能,先打造一家精品农家乐,再以点带面,带动整个墨河的发展,我们去谈的时候,可以和那里的老百姓商量,只要他们同意我们开店,并按我们的要求来做,以后我们发财了,也可以让他们照抄我们的模式。”

“那你怎么才能赚到钱?”何成武有些犹豫,前面的话听起来还不错,可后面这一点,他有点难接受。

把自己的成功经验送人,那么墨河这么小一个地方,吃饭的客人有限,如何才能保证自己不亏本?

完全不能保证嘛!

许翔哪里都好,就是做事有些仁慈,这不是一个企业家应有的性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