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第一个接受的信息即使是错的,都会固执地在你脑海里停留许久,很难遗忘,甚至为了这么一个错误的信息,你会和朋友、不认识的人、亲戚等等进行辩论,一直被打败为止,甚至被打败了都还不死心,总觉得还有挽回的余地。

有人将这归结于面子问题。

自己坚持的东西怎么可能是错的?

如果承认错误,这得失去多大的颜面,以后还怎么做人?

是的,有人认为如果认了这个错,以后不能做人了!

于是他会拉朋结友过来理论,以致于大打出手,弄得头破血流。

很多年过后,再回首时,才感叹地道:“当时太年轻了。”

谁都年轻过,谁都有犯愣的时候。

许翔也不例外,所以当他发现丘海雪坚持地认为自己是一个大忙人,甚至是一个自私的大忙人的时候,无论怎么辩解都不会有用,只能用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

从食堂出来,许翔打电话给魏莹,说要借她的笔记本电脑一用。

魏莹很爽快地答应,两人约定在公司见面。

许翔忙赶到书香门第,时间才八点不到。

雷鸣昨天晚上已经将计一班在墨河玩时拍的照片发到QQ空间里,在班级群里让大家自行选择喜欢的下载。

许翔挑了十几张不错的,一一分享到桥城论坛上,并对墨河杜记农家乐进行一翻宣传表扬,接着又找出以前水人气时注册的论坛小号进行点评,极尽赞美之词。

弄好内容,许翔立即截图保存。

顺手又截了论坛的其他图片,如最热的贴,会员数,新春活动各种……

一会魏莹送来笔记本,他就要把这些资料拷贝到笔记本电脑里,一定要让杜军知道互联网的好处。

即然要考虑开发墨河的旅游休闲业务,就必须告知刘长青,把他带过去,以后花钱的地方也有买单的老板。

许翔抽出电话拨了过去。

“嗯,许兄弟,这么早有什么事呢?”

“我昨天去了一趟墨河,发现那里的景色不错,离市区也不远,现在还处于原生态,如果能抢得先机开发,以后一定是桥城人休闲旅游的一个好去处。”

"呵,你这小子,走哪里生意做到哪里。"

“我打算一会再去一趟,要不一起?”

“可不能这么折腾了,你是年轻人,干劲十足,我现在真是有心无力了,抛开我以前的项目不说,就我们之间的合作,有论坛、有跑跑公司、有餐馆、还有正在洽谈中的传媒公司,真是不能再多了,就算要继续投资,咱们也得缓一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个项目你决定先不跟进。”

“说什么也不能跟进了。”

都是自己的钱砸进去的项目,哪一个刘长青都不愿意放松了心弦,每日都要过问,虽然他现在还算是年富力强,可每日操心的事委实不少。

哪像许翔,除了论坛上心一点,其他项目都如甩手掌柜一般。

事不在多,在精。

说句实在话,刘长青对餐馆还真不那么有兴趣,完全就是一辛苦的活儿,赚多赚少看客人口味,且不说再好的美味也有吃累的一天,单是每天来吃饭的人,数量就难统一。

周末多一点,上班时间少一点,可人多的时候你场地小了不够用,客人来了没座,下次就不来了,而人少的时候,收入少,但服务员和厨师照样还得养那么多,开支就是一大笔,整得不好收不抵支,做得一年半载,拿出帐本一算,赔了!

劳神费力就为了赔钱吗?

赔钱的事情当然不能干!

在桥城大小餐馆吃了这么多年饭,有几个餐馆能长青?还不是图个新鲜劲,刚开业的那一段日子,各种活动加上人情关系,使得餐馆红红火火。

热乎劲一过,冷冷清清,都不用别人讲,自己就把门儿关了。

就算是许翔的主意,这个浑水,刘长青也铁了心不掺和。

许翔见刘长青说的斩金截铁,知他主意已定,也不再劝,从脑海中过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数来数去,或许只能找大厢房的老板何成武了。

何成武本身就是从事餐饮行业,有经验有技术也有人脉,如果能说动他去那边开一个吃喝玩乐一体的农家乐,应该更见效果。

许翔挂了刘长青的电话,马上就给何成武打了过去。

何成武正在菜市场选菜。

许翔知道时间宝贵,马上单刀直入,问道:“何哥,有没有兴趣去墨河开农家乐,把生意进一步扩张?”

“哟呵,你这生意终于做到我这里来了?”

“何哥,你这是什么话,我这是有钱大家赚嘛,一个都不能落下。”

“那一会到我店里坐坐?”何成武要把菜买回去,在市场上也说不清楚,真要做生意,还得坐下来深入研究讨论。

“行,我这边整好就过去,你先买菜。”

许翔又等了一会,魏莹才赶过来,进门就问道:“就你一个人去吗?”

许翔点头道:“当然就我一个,不然你以为还有谁?”

魏莹道:“刘总不去吗?”

许翔道:“他对开餐馆没有兴趣,我一会过去和大厢房的何总商量一下,看他愿意不愿意。”

“哦。”魏莹停顿了一会,又道:“说句实话,虽然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但我还是搞不明白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怎么这么喜欢开公司?”

“不是我喜欢,只是我觉得机会在眼前就要抓住。”

“那么多的机会,你抓得过来吗?”

魏莹觉得这也太贪心了一些,一个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如果涉足的东西太多,就会让自己的身体负载前行,多少人就是因为无休止的劳累而猝死!

她有必要劝告自己的合作伙伴,未来的路还很长,美丽的风景虽然多,也要挑着看,不能想着一口吃个胖子。

“我觉得我们把眼前的事做好就行了,你也没必要让自己活得太累,轻松一点岂不是更好?”

许翔没有说话,因为他并不觉得累,有些事情也是解释不了的,难道说自己活过一世?

这是断然不能说的,会被人当成疯子。

魏莹见他不以,以为自己的话击中了他的灵魂,继续道:“你还年轻,除了工作,更重要的就是学习,与其把时间花在无休止的创业上,不如抽空看看书,丰富自己的知识面,带领我们现有的公司走得更远。”

听她讲着道理,许翔觉得有必要找个借口说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么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