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别的事情可能有一部分人会躲开,但涉及到吃这方面,很少有人会拒绝帮助,更何况这明显就是在给自己作准备。

玩着无聊的人都加入进来,有去找柴生火的,有帮着削皮切洋芋的……

众人积极的参与,使得这次活动更像一次团体活动。

柴火烧起,铁锅在河水中清洗后烧干水气,将油倒入,油温升高,七分热的时候加入洋芋开炸。

雷鸣看时间差不多了,安排学生去把那些还在玩耍的啥回来。

杨正海道:“他们不回来,我们还可以多吃点。”

万大春道:“这就不对了噻,大家都是一个集体。”

孙唯安更是不悦,讽刺道:“你吃得了多少,这些够不够你吃,不够再给你整点。”

杨正海不悦道:“约好的时间,自己跑远了不回来,还怪别人哦,怕是请祖宗,还要一个一个的去喊。”

雷鸣见他们要吵起来,马上呵责道:“都少说两句,孙唯安你去找一下其他同学,杨正海你抓紧把烧烤的架子搭好,把烧好的炭拿点出来,准备烧烤。”

说罢又招呼其他学生把早上备好的食材拿出来,让他们准备把餐盒拿出来,每个人分一个。

孙唯安见远处的荫凉地有几人在围着玩纸牌,大声喊道:“开饭了,计一班的同志们,开饭了,快点回来,吃完了再去玩。”

万大春帮着他点人,看哪些人不在。

韦停欢也跟着找人。

忙忙碌碌,洋芋很快就炸好了,可还有几个人没有回来。

孙唯安摇头道:“不晓得跑哪里去了?”

雷鸣一看时间,已经到了约定的饭点,疑道:“周围都看了?”

孙唯安道:“都看了,确实没有看到人。”

雷鸣道:“他们几个身上有时间没有,是不是没有带?”

“不晓得。”

“应该有时间吧,罗三有块表。”

雷鸣道:“这狗日的几个,说好的时间不准时。”

杨正海道:“没来我们就先吃,就不管他们了。”

学生没有回来,雷鸣可没有心情吃东西。

韦青心思细腻,问道:“你们谁看到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

潘重芳道:“他们应该是往下游去了吧,就是他们宿舍的几个。”

何军豪摇话道:“可能去洗澡了,我听他们说要去下面洗澡。”

雷鸣道:“洗澡?你们先吃,我去看看他们。”

许翔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孙唯安道:“我也去,把他们找回来了再吃。”

杨正海的清口水都流了几回了,哪能忍得了去把人找回来,反对道:“他们自己错过了饭点,也怪不着别人,我觉得没必要去找,一会他们饿了自然就回来了。”

也不能让几个人耽搁了大家的吃饭时间,雷鸣道:“你们吃着,我和许翔、孙唯安去找他们,韦老师,这里就拜托你来安排一下。”

韦青道:“要得,你放心去,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

她宁愿相信这些学生是贪玩忘记了时间,而不是出了什么事,想来这么多人一起去玩,也不会有什么事,如果有事肯定都回来人了。

雷鸣三人大步向,走了几步,还是觉得太慢。

雷鸣道:“我们跑着往下走,你们眼睛四处看看,看他们是不是藏在哪里的。”

孙唯安道:“那我们边走边喊。”

“罗三!”

几人一路向下,一路大喊,约么走了两公里左右,终于听到了回应。

“我们在这里。”

罗三几人正在水里。

雷鸣一看没事,心中松了一口气,大喊道:“吃饭时间到了,你们还在这里耍,快点起来回去吃东西。”

罗三回道:“都到饭点了吗?”

孙唯安道:“他们都在吃了。”

许翔道:“你们还是有点时间观念,雷老师见你们没有回去,着急得很。”

罗三边上岸边道歉道:“不好意思,手表放在衣服包里的,刚才耍得高兴忘记了。”

“我们也才下水一会,刚在下面逛了上来。”

雷鸣道:“就是你们几个吧?”

“就是我们几个,其他还有人没有回去?”

“都回去了,我们走快点,不然他们吃完了。”

东西确实是没有吃完,但肉食基本上被洗空了。

杨正海摇头道:“我就说他们没事吧,喊你们不要去找他们,你们不信,现在肉都没有了。”

雷鸣道:“你是没有吃过肉吗?”

杨正海埋头不语,继续进食。

罗三把包里的火腿肠拿出来,分给几个没吃东西的,继续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买了一些零食,大家吃着。”

一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吃完之后还剩了不少。

雷鸣问道:“这个锅老板说什么时候还给他没?”

许翔道:“我说的租一天,一会走的时候再还吧。”

雷鸣道:“好,我在这里看着,你们继续去玩,想爬山的可以去爬山了。”

许翔没有去爬山,绕路来到了老板家,问道:“老板,你吃饭没,我们那里还有不少食材,没有吃的话过去一起吃。”

中年男人道:“吃过了,怎么样,我那油还可以吧。”

许翔赞道:“油不错,这里的环境也不错,不知道平时生意怎么样?”

中年男人道:“马马虎虎吧,就是周末有来玩的,平时大多数时间都是闲着,来的人还是很少。”

许翔道:“这里环境挺好的,是不是宣传不到位。”

“宣传都是那样子了,说不上有,也说不上没有吧。”

“酒香也怕巷子深,还是要多做宣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桥城论坛的创始人许翔,不知道老板你平时有没有上网?”

中年男人摇头道:“我不喜欢上网,上网有什么意思,就是打打游戏,我玩不来,也不浪费那个钱。”

许翔道:“互联网的内容很多啊,除了游戏,还有电视、新闻、各种书籍可以阅读。”

中年男人摊手道:“你觉得我是读书的材料吗?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个农民。”

“农民怎么了,农民也有企业家,我是觉得你这里环境这么好,你完全可以在网上进行宣传,吸引更多的人来你们这里玩耍,也能给你们带来更多的收入,如果你相信我,今天可以和我一起去桥城,我可以帮你们策划。”

“策划?”中年男子有些迟疑,这话听起来怎么像骗子一样,但许翔如此青涩的面庞,又不像是骗人的话。

“是的,任何一个产业要做大,都要做一个规划,只要你相信我,我可以帮你们策划打造,一定把你们这里打造着三A级的景点,带来更多的游客,以后你们完全可以靠农家乐致富,至少收入比你们现在的情况翻三番以上。”

“同学,你没有喝酒吧。”

“没有。”

“那怎么说起糊话来了!”

“我是认真的。”许翔正色道:“你对我不够了解,如果你有了解,就知道我的话不但真实,而且可行,更能带动你们以及其他村民发财。”

“我考虑一下。”中年男人见他如此正经,便敷衍道。

许翔知他一时半会不信,想了一个折中之策,拿出电话道:“你记一个我的电话,我也记一个你的电话,你想通了或者哪天你到了桥城市里,你打电话给我,我给你详细的讲一下,如果你有喜欢上网的朋友,你也可以让他上桥城论坛看一看,了解一下,今天我们来这里玩,也照了一些照片,我回去之后会发在论坛上,给你们做一个简单的宣传,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折扣,我还可以直接给你推荐宣传,介绍客户过来。”

介绍人过来,这确实是一个吸引人的条件。

中年男人虽然有疑虑,还是把电话告诉了许翔,又留下了许翔的电话。

合作总是从简单的沟通开始的,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