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河是一个村的名字。

据说这里有煤矿,被山水冲到了河床上,河水流过,呈黑色,故名墨河。

能烧的煤都被村民们拿回家生火,留下的自然是未成形的煤矿石,不利于燃烧。

打前站的同学们已经开始在河里玩水,四处嬉戏。

许翔等人赶到之后也加入了他们。

烧烤的工具很简单,就是两张铁丝网,食材以素菜为主,配上早上在学校食堂买的馒头,保证能管饱。

雷鸣直接招呼学生道:“现在是十点过,离吃饭的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玩一会,我们十一点半的时候集合准备烧烤,都不要错过时间了,身上没有时间的同学就不要走远了,以免找不到你,过了吃饭的点就只能自己解决了。”

韦停欢看着对面的山上还有一个亭子,指着亭子道:“老师,我们可以去上面玩不?”

雷鸣道:“去哪里玩都可以,但不要错过我们的集合时间,还有就是我建议你先在下面耍一会,一会吃了东西再去爬山,不然这一上一下,也没多少时间耍就要赶回来,先就在这附近玩吧。”

万大春道:“那我们先沿着河边逛一逛。”

无论是在哪里,同一间宿舍的几个人总是要走得近一些。

许翔等五人顺着河开玩,把鞋放在了集合点,直接到河里找螃蟹。

杨正海道:“今天还不算冷,早知道把泳裤拿来洗个澡。”

韦停欢看着女生道:“杨哥,你是不是想秀秀你的肌肉,打算吸引哪个美女?”

杨正海呵呵道:“我要吸引美女还需要秀肌肉?”

水里玩的没有什么,几人逛了一会,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便回到岸上,重新穿好鞋,准备顺河下行,在附近走了看看。

许翔道:“你们去吧,我去附近的农家乐问问,看他们有什么适用的工具没得?”

杨正海道:“你要找鱼杆来钓鱼不是?这个主意好。”

许翔道:“我不喜欢钓鱼,一会要搞烧烤,我想看看这里有没合适的工具,看能不能炸点洋芋之类的来吃。”

万大春道:“这个想法不错,我和你一起去。”

沾到吃,杨正海自然不甘人后,也同意一起去。

韦停欢问陈岩道:“你要去不?”

陈岩摇头道:“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还是和他们一起耍一会。”

韦停欢道:“那我陪你。”

许翔三人来到农家乐,只见院里有个吊篮,一个中年男人正躺在上面乘凉休息。

许翔上前主动道:“老板,你好。”

“你们好,要订餐吗?”

中年男人以为生意上门,马上起身。

许翔道:“我们不订餐,我们是轻工学校的学生,过来玩,准备在这里搞烧烤,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工具。”

中年男人热情地道:“有啊,很多公司搞团建都会到我们这里来,经常租我们的工具,我们都有专业的设备,你们带食材没有,如果没有带我们还可以提供食材。”

许翔道:“带了一部分,当然你这里能提供那就更好了,只是不晓得价格如何,你晓得我们职校的学生,都是家庭比较困难的。”

中年男人道:“我晓得,你们是学生,我们也不赚你们的钱,今天来的客人也不多,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交个朋友,以后你们毕业了,发财了,想起这里,再回来的时候,记得来照顾我的生意就行。”

万大春见老板如此客气,笑道:“那是肯定的,一定来照顾你的生意,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把你写进我的小说里。”

杨正道亦道:“没得问题,以后我们搞团建,也来你这里,虽然我们是学生,但我们都有梦想,也在创业。”

中年男人打开了话闸子,笑道:“跟我来吧,看看你们要挑点什么?”

两人进了堂屋,只见摆着好几只油桶改装的灶台,又有几口大锅,加上其他零碎的物件,委实不少。

许翔就想吃点炸洋芋,指着大锅道:“你们这里有大锅,那肯定有洋芋和油吧?”

中年男人道:“有,炸洋芋是最受欢迎的了,不但能炸洋芋,还可以炸肉,把肉炸了再烤更香,你们想要什么只管说,只要我有的都可以全力提供,没有的也可以想办法。”

许翔道:“那就先来十斤油和二十斤洋芋吧。”

杨正海知道这些东西都要花钱,低声道:“你有那么多钱吗?”

万大春道:“我去找雷老师,让他从班费里除。”

许翔道:“不用了,这也没有多少钱,我垫付就行了,班费都已经买了那么多东西,我这纯粹是个人爱好,就当我请大家。”

杨正海道:“还是你帅气。”

中年男人道:“其他的还要点什么东西?”

许翔道:“再给我们洋芋削皮的刀吧。”

他明白中年男人想的是什么,但有意和他开个玩笑,看看这老板可靠不可靠,值不值得深交。

如果值得深交,不是那种为利是图的人,他可以在这里再搞一门生意,把自己的产业扩大。

也给这位老实人带来更多的收益,毕竟老实人都不容易。

中年男人道:“这肯定有的,我是说其他食材你们还要点什么?”

许翔道:“一会吃了看,如果不够,我们再过来,反正就在这里,也不远。”

中年男人道:“行,这套设备的押金给你们算一百,租金就算五十,油和洋芋我按成本价给你们,油是五块,洋芋二十斤就收你们十块钱。”

万大春道:“五块一斤的油也太贵了吧。”

中年男人道:“我这都是上好的油,你们吃了绝对不会坏肚子,我从不做以次充好的生意,这样才有回头客不是?”

万大春道:“那你这些设备是不是少一点租金,你都说了不赚我们的钱,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中年男人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你们消费的食材多一点,我白让你们用也可以,但现在你也知道我们是做生意的,有自己的规矩。”

许翔道:“挺合适的价格,我们现在拿走,也要用一天,就这么定了,一会我们需要其他食材再过来拿。”

中年男人道:“那行,我先给你把油和洋芋准备好。”

中年男人准备好食材,收了钱,帮着把东西拿到河边。

雷鸣正和几个学生坐在边上闲聊,看到许翔几人拿着东西过来,上前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许翔道:“闲着也是闲着,发现这位老板那里有炸洋芋的工具,正好拿过来加一个菜,让大家吃得更舒服。”

雷鸣道:“多少钱?”

许翔道:“钱就不用了,好歹我也算个老板,就当我请大家一回。”

话说到这个份上,雷鸣也不再坚持。

许翔道:“招呼几个同学过来削洋芋皮吧,我们现在开炸,一会正好可以吃。”

万大春直接简单粗暴地把洋芋倒在了河边浅水区,开始清洗。

杨正海把锅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