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时间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唯一的公平底线,唯有时间不受操控,每个人都可以自行安排,也唯有时间能告诉我们坚守的答案,给予追者公平者一个答案。

时间也不会给人以压力,所以我们无论怎么挥霍浪费时间,时间都不会来谴责我们,只是默默地流逝……

无限的时间也永远被分寸成有限的小节,我们在某个小节定下的目标,如果未能完成,时间不会给我们延展放缓,它还是默默地流逝……

许翔给自己安排了太多的任务,以致于时间根本不够分配,他陷入了一种焦虑之中,半夜突然会从睡梦中醒来,总感觉自己有什么事没有完成,而窗外的夜空是漆黑的,看不到任何光线,这还是深夜,舍友们都在沉睡之中,特别是谢松木,打鼾声响如雷鸣,一进一出,轰隆隆作响,侧身掏出枕下的手机,距离天亮还有一个多小时。

许翔又盖住被子,希望自己能进入梦乡,以便起床后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

醒来容易睡着难。

我才这么年轻就患上失眠症了?

听人说尿酸升高的时候会导致人的睡眠不足,难道是最近饮食不当,身体吸引了太多含嘌呤的食物?

就这么东想西想,许翔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总算挨到天亮,起床铃声响起。

走出宿舍,许翔决定跑步锻炼一下,以提高身体的免疫力。

跑了两圈,他也没有看到丘海雪从女生宿舍出来,腿倒有些酸软,看来这段时间缺少锻炼身体素质有些下降,必须加强了。

重新回到宿舍擦洗一番,许翔才去食堂吃饭。

刚好碰到丘海雪和舍友一起进入食堂,许翔大步上前,问好道:“海雪,好久不见。”

丘海雪礼貌地点了点头,回道:“主要是你太忙了。”

许翔道:“这个周末有空没有,要不要出去玩呢?”

丘海雪道:“那可不巧了,我们班组织了去墨河的秋游活动。”

许翔奇道:“你们班还兴组织出去游玩,不错啊!”

另一个女生道:“这很正常啊,我们学校有这个传统,每个班级都会组织这样的活动,你们班没有吗?”

许翔想了一下,好像以前班上也组织过一次,但是二年级的事了,还是五月份去的,这都进入秋末了,或许也可以提醒一下班主任,搞一次这样的团建,以促进班上同学之间的感情。

“没有,即然是学校的传统,那我一定要提醒一下我们的班主任,让他也给我们组织一次。”

丘海雪冷笑道:“还用提醒吗,你直接安排不就行了。”

许翔惊奇道:“我哪有这个权利,必须报备到学校,让班主任带队才能出去玩吧,否则出了事谁能担起责任?”

说话间三人来到窗口。

许翔道:“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客。”

那女生并不客气,马上点了一个辣鸡粉,并询问道:“我可以加个鸡蛋吗?”

“可以,只要能吃下去,不浪费,加什么都可以。”

“那我再要加一份鸡肉。”

“好,小雪,你要什么?”许翔见丘海雪没有点餐的意思,问道。

丘海雪道:“我也要辣鸡粉,加肉加鸡蛋。”

“老板,三份辣鸡粉,加肉加鸡蛋。”即然都是一样的,许翔也不挑了,直接来一份。

丘海雪道:“看不出,几天不见,许老板如此大方,出手阔气啊。”

另一女生奇道:“许老板,小雪,你怎么叫他老板?”

许翔还未解释,丘海雪补刀道:“你不知道了吧,你别看我们许老板年纪不大,手下却管着好几个公司,就是你平时玩的桥城论坛,也是他创建的。”

“哇,你这么厉害!”

看着小姑娘崇拜的眼神,许翔都快忘记自己也还是一个小男孩了。

“没什么啦,就是把大家拿来玩的时间用在了创业之上,因为我本身就是学计算机的,正好专业对口,就顺手做了一个论坛……”

许翔居然有些骄傲了……

难道是最近压力太大,难得有放松的机会?

许翔抚着头,指着食堂员工盛出来的粉道:“粉好了,你们先端吧。”

三人坐在桌上,那女生还陷入惊讶之中,做自我介绍道:“我叫陈纯,和小雪是同学,也是舍友,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带带我们?”

许翔歪着头道:“当然可以,在学校最重要的就是学好知识,我之前给小雪说过如何才能快速地学到知识,你们俩平时可以一起去图书馆看书。”

陈纯道:“你也是这么过来的?”

许翔道:“当然,不然我怎么能掌握这么多知识,又怎么能管理好几家公司,如果你在学校都不好好积累,到了社会上再重新学,你的起点就比别人低了,所以现在我们就需要把时间一份分成两份用,当然我现在就这么厉害,也主要是因为我初中的时候就这么专心用功去看书。”

丘海雪见缝插针地道:“你这么认真,怎么没考上大学,反而来中专。”

实际上她是知道许翔来读中专的原因的,成绩不好是一方面,家里没钱也是一方面,此时说出来,只不过是想打击一下许翔的气焰。

许翔叹息道:“就是因为我把时间都用在了课本之外,去学习和考试无关的知识,才导致我的成绩不好,没能考上高中,不得不来这里读书。”

陈纯惋惜道:“那确实太可惜了,像你这么优秀的人就应该去读个大学。”

许翔道:“这有什么惋惜的,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给你打开一扇窗,我虽然失去了读大学的机会,但我拥有了三家公司不是,而且以后中专毕业了,照样可以继续读成人大专,自考本科以及读研究生,其实只要你愿意,学习的大门永远是敞开的,而且我们学习是为了获得知识,也不是为了一纸文凭。”

陈纯一边吃粉,一边点头:“确实如此,只是我不是读书的材料,看到书我就犯困,不然我一定跟你好好学学。”

许翔道:“犯困可不行,你得用心,必须去克服,就像吃辣椒一样,你第一次吃的时候肯定受不了,但可以少吃一点,慢慢的增加量,到了一定的层度你自然就会深陷其中,无辣不欢,感受到美食带来的快感。”

说到快感,陈纯的脸颊微红,眼睛转而看着粉,不再望向许翔。

许翔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继续道:“像你长得这么漂亮,如果又有文化,以后在市场上那是绝对有竞争力,至少嫁个富二代,一辈子衣食无忧,定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陈纯的脸更红了,感觉许翔在透露什么信息一样。

丘海雪注意到她的反应,阻止许翔继续说话:“你怎么老是说个不停,比我们班主任还能讲,就不能好好吃饭,少说两句?”

许翔道:“我这是分享我的成功经验,简单的来讲,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一定要把目光放得长远,不能为了蝇头小利而捡芝麻丢西瓜,如果我当初放弃读书,现在去打工一个月顶多几百千把块钱,又怎么能年收入过百万?”

过百万,自然是许翔的一个梦想。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纯的小心脏猛然跳了起来,心中千回百转。

即然两人不爱听了,许翔也不是不知趣的人,打住不言,飞速把粉吃完,向两人告别,回到教室继续开始一天的工作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