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诞生于这个奇妙的宇宙。

人,本身也极其奇妙。

比如我们在解决别人的难题时,总是有层出不穷的建议,可当自己遇到了麻烦,却不知从何下手剪掉,反而被缠来绕去的线头栓得死死的。

古人将其总结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万大春道:“谢老师开班上课,你们俩个把刚才的想法重复一下,让谢老师帮你们解惑。”

谢松木假正经地坐在床铺上,清了清嗓子,喊道:“陈同学、韦同学,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出来,谢老师一定给你们解决。”

陈岩道:“我没有什么困惑。”

韦停欢道:“我是觉得人这一辈子,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了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强求不来。”

万大春不悦道:“你这小伙子怎么这个样子,刚才你还不是这样讲的,现在你就变卦了,你刚才说的是人不管怎么努力,你起点低了就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真正能占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是极少数,是那些有钱有权有人脉的。”

谢松木道:“你刚才是这样说的?”

韦停欢点头道:“是这样说的,这不就是命中注定的吗?你出生在富贵之家,含着金钥匙,从小自然衣食无忧,长大了又有各种关系铺路,自然容易许多,而我们出生在农村,往前数几辈都是农民,顶多就变成打工的,还能有什么上升空间?”

“停。”谢松木摇头道:“你这个观点就不对了啊,农村出来的就注定是农民吗?农村出来的也有当官的,也有成为大老板的。而且你谢哥我现在正在这条路上狂奔,你居然说没有上升空间,你这眼睛也算是白长了。”

韦停欢道:“我不是说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中专毕业的,文化水平不如人家大学毕业的,那些农村出来的能当官的,是不是都是大学生?”

谢松木道:“大学生怎么了,大学生就不是农村人了?大学生也是农村人,大学生也是一步一步向前走,才把自己的路走宽的,上一辈是农民,这一辈是工人或者……就当我们从农村变成了城里的底层,但我们下一步是不是起点就更高了?”

韦停欢道:“对头。”

“那不就结了,你还说努力不重要了?”

“努力当然重要,但我这个脑壳又不聪明,又不像你们这样会什么手艺,你说我要怎么整?”

“你娃儿是无药可救。”

万大春补充道:“我说的他是钻到了牛角尖里。”

韦停欢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反而说赢了两人,心中生出骄傲之心,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干大事的人,我只是个小人物,只适合做底层的服务行业,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大的要求,只希望能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行了。”

“随便你了。”谢松木摇头道:“累了一下午,我去洗漱睡觉了。”

今天是周末,卢家兄弟又去网吧上网,杨正海回家睡觉,宿舍人不多。

到了临休息的点,许翔才从外面回来。

万大春道:“今天又去忙公司的事了?”

许翔点头道:“对,书香门第的办公室装修完了,去查看一下,又去买了一些办公用品,怎么了,你们今天没有出去玩?”

韦停欢道:“许总,还差保洁不,要不我去给你们打扫卫生,开点饭钱就行了。”

许翔笑道:“韦总,一看你就富贵之身,去打扫卫生岂不是浪费人才。”

万大春被他这么一说,马上勾起了刚才的念头,立马嘲讽道:“你也太看得起他了,韦总对自己的定位很精准,他就是一个小人物,这辈子都要从事底层服务工作。”

许翔闻言,知道他们定有一番辩论,看来万大春没有占到什么优势,否则说话不是这种语气,奇道:“什么情况,你们白天在寝室研究了这个问题?”

万大春道:“是噻,雷老师给大家布置了作业,我肯定要认真完成,就问他们俩个有什么人生目标,结果都没有追求,就等着混吃等死,简直是懒驴上磨。”

许翔道:“人生总是有迷茫的时候,一时之间不能定下目标,也是正常的。”

韦停欢道:“我有目标啊,我对自己也有清晰的认识,我这辈子只要平平安安的过一生就行了,没有那个能力,我们就不要去想什么赚大钱当老板的事,好多年轻人就是因为太拼猝死了,你想一下自己拼死了,娇妻独守空房,她肯定要再找一个,如果你们有孩子,那也要跟着受苦,他的后爸肯定还会打他,肯定没有你那么疼他爱他,许总,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没有。”

许翔望着他纯真的眼睛,心中也是颇为触动。

人生百态,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活着方式,只要能过得开心,不对他人造成危害,谁又有权利剥夺他们活着的方式?

在乡下安逸的活着,和在城市奋力的拼搏,都是活着的一种态度。

与那些为了一已私利而不择手段的人相比,他无疑是善良的,一个善良的人问出这样的话,我们又能说不行吗?

许翔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只要平凡的活着能让妻子和孩子幸福,我当然会支持你的选择,但如果你只是为了自己能舒服的活着,而给不了他们幸福的生活,我觉得你还是可以更努力,给自己定一个更高的目标。”

韦停欢道:“我当然会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我也会找到更多的钱的,一定让我的家人穿得暖吃得饱。”

万大春道:“许老师都说不服你,我也是真服你了。”

许翔又看向陈岩,问道:“你也和他一样,只想做一个平凡人?”

陈岩道:“谁都不想做平凡人,但不平凡的人也不是谁都能做的。”

许翔道:“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想成为什么?”

陈岩摇头道:“不晓得,以后毕业了再说,有什么合适的就做什么。”

许翔道:“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当一名网络作家,你即然这么喜欢看书,那你可以模仿他们来创作。”

“我没有那个文笔,也写不出这么精彩的东西。”

“文笔是练的,网络小说不比传统小说,只要爽就行了,你看了这么多小说,自然也晓得爽点是什么,我觉得你可以做笔记一样,分析一下他们的写作方式,然后把精彩的描写记下来,以后自己创作的时候就可以用上,其实你当作家我觉得比大春的路还广一些,只要你能动笔,每天坚持写一两千字,时间长了,文思自然如泉涌,很多作家都是看了别人的小说觉得不过瘾才自己写的,你也可以试一下。”

路在脚下,不亲自走一走,又怎么能知道自己不能到达彼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