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里,万大春还回味在下午的班会课里。对身边的韦停欢道:“我一直以为我算能说的,实在没想到许翔比我更能说,简直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韦停欢道:“许总岂是一般人,他只是平时不爱说,说起来滔滔不绝。”

万大春道:“我的目标是三年后成为一个作家,你们呢,你们就不想想以后想成为什么?”

宿舍里就三个人,韦停欢实在不知道自己毕业后做什么,把目光放在了陈岩身上。

陈岩合起书,摇头道:“我也不晓得。”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做什么。

虽然他的爱好是看小说,但读书这种事都是父母安排的,如果不是父母硬要他来这里上学,很可能他就跟着同村的老乡一起做木工或是在工地上去搬砖了。

父母从小就以地为生,农闲时会做一些杂工,去周边帮忙做点小工赚钱。

每一代人都是这样由生到死,他已习以为常。

虽然看了小说之后,他很向往幻想的世界,但那终究是幻想中的,是不可能实现的。

韦停欢道:“我也不晓得,先把三年时间混过去,以后找个稳定的工作就行了。”

万大春道:“你们今天这堂课算是白上了,我看你们是一点都没听进去,在今天这节课之前,我也觉得你们的想法没有哪里不对,但现在我们知道人生有另一种可能,那我们就不能混吃等死,而应该不断努力去拼搏,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努力。”

陈岩叹气道:“努力就能成功吗?虽然我看的是网络小说,但小说里面也有很多现实的道理,比如二八定律,这个世界像一个金字塔一样,能占到顶端的始终是二,而不是八,大多数人一辈子无论怎么努力你都不可能获得成功,就像小说里的世家大族一样,他们把控资源,有金钱有人脉,他们要想成功就很容易,而其他人要想成功,那就太难了。”

万大春道:“那你这个小说不是白看了?每本小说都有一个主角,这个主角是什么出生你比我更清楚吧,就像神雕侠侣的杨过,他小时候那么被欺负,经过了多少磨难,最终成为了神雕大侠,还娶了师父小龙女,如果他像你一样的态度,你觉得他还能成功吗?”

谈起小说,陈岩马上来了动力。

“即然你说杨过,那我也是看过这个电视的,我就和你理论一下,杨过之所以能成功,首先他爹是杨康,杨康能成为金国王子,首先是有优秀的基因的,就算是平平无奇的古天乐来演他也属于帅得一塌糊涂的那种,然后智商也不低,否则不会把其他人玩得团团转,最重要的一点,他有郭靖这样的靠山,否则你觉得终南山全真教这种大派会要他?如果全真教不要他,他又怎么能进入古墓派,学到高深的武功,接着又有了那么多的奇遇?”

韦停欢见他驳倒了万大春,不嫌事大地鼓掌叫好道:“说得好!”

陈岩道:“没有主角命,咱们就不要得主角的病,否则可能就成为尹志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万大春猥琐一笑道:“那你说他是不是吃到了,如果你想都不敢想,又怎么能吃到?”

陈岩道:“大哥,这是法制社会,你要注意你的言行。”

韦停欢呵呵道:“我们还是要脚踏实地,做自己能做的事,如果我们都能成功,那么那些大学生又去做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位的。”

万大春自然不赞同这个道理,否定道:“你们就是被洗脑了,典型的奴隶思想,陈胜吴广在几千年前都喊出“王候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你们现在居然还认为老天爷给你们安排了一个属于你们自己的位置,我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韦停欢道:“这就是这个社会残酷的现实,我只是看得比较清而已。”

万大春辩驳道:“你只是在为你自己的堕落找借口,懒牛懒马屎尿多的这种借口,你一天耍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浪费也是一天,为什么不把浪费的时间用来学习,努力让自己提高一点,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每天进步一点,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点,就像上楼一样,你不走就在原地,每踏一步就高一步。”

韦停欢道:“爬上去还不是要下来,即然能不爬上去我为什么要爬?”

“你这就是钻牛角尖,那我问你,你即然要窝屎,那为什么还要吃饭?”

“不吃饭要饿死啊,如果不饿死,我也愿意不吃饭。”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只是比较实在,不像你们活在理想之中,说句实话,我也不想打击你,你作为一个中专生,如果你都能把小说写好,那那些正宗学文学创作的大学生,他们还做什么?市场就这么大,他们是不是比你更有优势,你就算写出来了,又怎么能和他们竞争?”

韦停欢反问道:“陈岩,你说你看的这些小说的作者,是不是都是大学毕业的,有没有一个是中专的?”

陈岩道:“据我掌握的数据,你这个说法有些武断,有很多成名的小说作家都不是大学生,有些高中生,小学生都有创作出好的作品,主要看你针对哪些用户,定位是什么,种种原因不一而论,只要找准定位,还是有机会的。”

万大春拍手道:“看到没有,找准定位还是有机会的,你们现在就是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噻,咱们不要去想那些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东西,从现在出发,怎么可能没有成功的机会,那些失败的人就是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好高骛远,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老谢他们一开始就整个五星级的餐厅,你觉得他们能成功不,肯定不行,对不对,所以他们就从最低端的开始,现在已经盈利了。”

“聊谁呢?”谢松木推门而入。

万大春道:“说你们做生意为什么能成功。”

谢松木道:“你们也想做生意?”

万大春指着另外俩人道:“他们心头一点目标没有,我在开导他们。”

谢松木道:“开导人,我有经验噻,把你们心头的疑问说出来,我来帮你们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