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每天早上的早餐都是在食堂餐厅吃的,如果不吃,学校发的生活补助的钱就无法消费掉。

12月15日,这天早上的天气是雾层层的,进入冬天之后,因为桥城的地理位置特殊,早上总是笼罩着很厚的水气。

许翔刚点了辣椒粉坐下,丘海雪就出现在对面。

这是从未有过的例子,特别是上次不知许翔哪里得罪了丘海雪之后,就很少看到她了。

“好久不见,你吃了吗?”

丘海雪点头道:“吃了,按往常的时间我现在应该已经走了,今天是特意等你的。”

“哦。”

那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

许翔问道:“有什么事吗?”

丘海雪道:“爷爷给我说,你们给他结了工资,他很高兴,这几天也没看到你,让我在学校碰到你的时候,给你说声谢谢。”

“哦,最近有点忙,餐馆全权由老谢在打理。”

“是吗?你在忙什么呢,还是论坛?”

“嗯,论坛要扩大影响就要不断拓展业务,涉及到方方面面,就像登山一样,我们想看到更美的风景,就必须不断向上攀爬,登上一座,然后再去攻克另一座,一直到死去的那一天,这就是人活着的意义。”

“看你年纪不大,说话像个老大爷一样,老大爷都不如你。”

“是的,我也觉得自己活得像个老大爷,但如果我不这样活着,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享乐不存在于我的字典,我的字典里有的就是拼搏和奋斗,我的梦想就是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家乡,改变身边的一切,让他们变得更好,让所有的人对活着都充满希望。”

“没你他们还不活了?”丘海雪觉得许翔操心的事也太多了,在这样的年纪不应该这样的活着,因为她也活得很辛苦,所以她想活得轻松一点。

人终究是吃五谷的,是血肉之躯,如果一直生活在高压之中,总有撑不住的那一天,要么是身体崩溃,要么是精神崩溃,无论是什么崩溃,都要花巨大的代价来恢复。

“这周末你有空吗,我们去爬西山公园吧,听说上面有一个九龙寺,里面的菩萨很灵验的,我们去许个愿。”

许翔周末的工作已经作好了安排,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丘海雪的提议。

“周末有安排,没想到你还信这个,这都是封建迷信,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什么故事?”丘海雪不想听许翔讲故事,他的故事都是成篇的大道理,听得让人乏味,但还是问了出来,想知道他对封建迷信有什么故事可讲。

“说古代有一个人去庙里求观音菩萨,拜着拜着发现旁边也有一个人,长得特别像观音,就说你和菩萨长得真像,旁边人说我就是你口中的菩萨,那人好奇地问,你即然是菩萨,你怎么还拜你自己,菩萨说,因为我知道求人不如求已,拜菩萨不如拜自己,这就是佛经里的一个经典故事,叫观音自拜品。”

丘海雪没有品味故事里的道理,转而问道:“你对佛经还有了解?”

许翔摇头道:“没有了解,只不过看了一些心灵鸡汤文,你知道的,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于活着都有无数的困惑,他们需要一些鸡汤来给自己打气加油,所以不管是什么鸡汤,都有人相信,或许你并不相信,我也不要求你一定相信,因为我说的不一定就是对的,也有可能是错的,每个人都应该活出自己的风采,带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不断地去探索正确的道理。”

丘海雪叹了一口气道:“你讲的太复杂了,我听不明白,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讲这些大道理,我的文化水平有限,看的书也少。”

许翔道:“只是一点感悟,也不是什么大道理,我只是养成了一个习惯,想给身边人一些友善的提醒,我们已经踏入新的世纪了,不能按上一个世纪的思维活着,或许在你的成长过程中,看到的成功人士很多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人,只是他们敢干敢拼,甚至像我这样的中专生,只要敢去做也能创业成功,其实这是一个误区,这种成功的经验只会把人带向深渊,在新的世纪,必须重视知识,新世界的上半页,普通大学的人也能成功,到了下半页,我可以保证研究生以下学历的人都别想混出头……”

见他越说越来劲,丘海雪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可许翔像没发现她的表情变化一样,还是自顾自的说着。

丘海雪直接起身打断了许翔的述说道:“我要去上课了,改天我们再聊吧。”

许翔见她要走,马上停了话题道:“好的。”

丘海雪道:“周末确定不去西山公园玩?”

许翔道:“确定不去,已经有工作安排了。”

丘海雪淡然一笑,摇头离开。

许翔道:“要不改下一周的周末吧,我提前把时间预留好。”

“到时候再说吧。”丘海雪心中生起一丝烦躁,什么人啊,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什么事都要按你的要求来吗?

许翔拿出手机一看,时间还早,继续吃自己的粉。

李青松端了一份脆哨粉和赵福军一起坐在了许翔对面。

“你都要吃完了?”

“嗯。”许翔随口道。

李青松的目光马上转到了赵福军身上,关切地道:“确定是22号走,到时候我去送送你。”

赵福军道:“对,已经定了,送就不必了,今天过来就是感受一下最后一课,和你们见见面,以后要见面就要等一段时间了。”

许翔也知道赵福军要去当兵的事,问道:“去的哪个部队?”

赵福军摇头道:“现在还不晓得,到了部队上看分到哪里。”

李青松道:“过去了,还是写信回来。”

赵福军开玩笑道:“当然,等我回来,你们肯定都是大老板了,到时候我来应聘一个保安还是要我的吧?”

李青松被他乐观的精神感染,接着道:“保安岂不是大材小用,怎么也得当个保安队长。”

许翔道:“当兵是一条好的出路,到了部队上,训练之余有也很多空闲时间,可以多看书,以后在部队考个士官什么的,或者读个军大,还能当领导。”

赵福军道:“到了部队我就不想读书的事情了,我就是不想读书才去的部队,如果还读书,那我还不如不去。”

许翔道:“未来都是信息化的部队,如果不学点知识,当兵都跟不上节奏。”

赵福军点了点头道:“是啊,现在都开始提高门槛了,要初中毕业以上的,幸好我初中毕业证还是拿到了的。”

李青松打趣道:“那我也可以去,我也有。”

许翔道:"你这话说的,你看在座的哪个没得?"

李青松盯着睡眼迷离正走进餐厅的谢松木道:“其他人我不敢肯定,但老谢肯定没得噻。”

“再过两年,老谢也是中专文凭,比初中文凭还高一级。”

“哈哈。”

“你们在说啥子,要请我吃早餐?”谢松木耳朵尖,马上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好像还和自己有关系,马上开起了玩笑:“不了不了,我就要个辣椒粉,这点粉钱我还是有的。”

杨正海跟在后面,大声道:“请我噻,我正愁没钱吃早餐,还在纠结吃馒头还是花卷。”

“……”

赵福军道:“我请你。”

都要离开学校了,卡里还有不少钱,不用白不用。

“还有哪个没吃的,都算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