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在忙碌中时间哗哗向前流走,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二月份。

餐馆开业也有一月,许翔、于吉、谢松木坐在一起盘帐,看这一个月经营下来,到底是赚还是赔。

几人一边清理余款,一边清点票据,又计算接下来要开出云的工资。

张晓玉以专业的水准做帐,很快就得出结论。

这个月盈利五百块。

谢松木道:“一个月才五百,这要回本得多少年?”

于吉呵呵笑道:“第一个月不亏那就是赚的,我们都思考一下,哪些地方可以节约开支,而且我们第一个月发了那么多优惠券,第二个月这笔钱也是赚的。”

许翔道:“马上跑跑公司就正式运营,接下来我们的生意会更好,而且外卖的配送费也不用我们餐馆来出了,也能节约不少成本。”

于吉知道跑跑公司是许翔和刘长青在操作,关心道:“怎么样,哪天开业?”

许翔道:“这几天我们正在进行专业的培训,等培训结束就正式开始三天的试运行,主要还是等书香门第的办公室装修完,因为点餐平台上线后,必须有专人看护,以确定订单并且把订单发给各个商家。”

许翔原来的计划是把点餐平台放在论坛上,专门开一个版块,各个餐馆都发一个点餐贴,想要点餐的会员只需要在上面跟贴就可以点餐,然后论坛的管理人员对起扣除相应的积分,就确定订单,然后把订餐的单子发给相应的商家……

但这种操作太过于繁琐,加上论坛是免费的,主动权并没有在许翔手上,如果我的领地突然关闭,或者是服务器出现问题,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所以和刘长青商量之后,许翔决定针对本地用户,打造一个专属的点餐平台,因为点餐平台的数据量并不大,一年的投入也花不了多少。

论坛的点餐版块就改成大众点评这样的点评平台,供桥城百姓点评分享,如果哪家的餐好吃,大家就可以在论坛上广而告之。

也可以供商家竞价宣传,论坛从中收取一定的竞价费。

所以新开的点餐系统相当于论坛的子公司,为了达成股权交错,经大家商议之后,新的桥城外卖平台由天一生水科技有限公司、桥城长青跑跑公司、令狐建华、杜沉舟、何成武等人共同持股。

即保证新公司的人脉足够宽广,可以快速拓展业务,又达到了刘长青有钱大家一起赚的理念。

于吉点头道:“应该要完了噻,都整了这么久了。”

“基本上完了,干两天,把卫生打扫一下,再把办公用品安好就可以使用了。”

谢松木道:“点餐平台能快点上线最好,这样我们也可以面向更多用户,我还有一个建议,有些地方上班的人没有电脑,点餐并不方便,我们是不是允许他们使用电话订餐?”

许翔道:“凡是有我们点餐会员卡的,就可以使用电话点餐,其实这个原理很简单,就相当于我们是一个中介担保平台,用户把钱充在我们的帐上,要点餐的时候,随点随用,就相当于于总们网吧,会员要来上网你可以现充现用,也可以充在卡里。”

于吉道:“充在卡里是因为网吧的网费全部消耗在网吧,不会有太大的成本压力,如果外卖平台我们也使用充钱送钱的方法,那我们要烧钱,不利于长久发展。”

烧钱是未来外卖平台发展的一道必经之路,许翔当然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摇头道:“我们没钱烧,就算有钱也不能这样烧,但是我们可以给充值的用户一些优惠,比如一个月免多少次配送费,或者是充值多少钱,免多少次配送费,因为跑跑公司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上。”

于吉道:“这个确实好,还是你考虑得周全,想得长远。”

许翔淡然一笑道:“如果超市这些愿意和我们合作,让我们打打广告,或者按季度给我们钱,我们也可以免费帮他们送货给有需要的用户,这样又能扩大我们用户的需求,只要合作的商家多,有了群众基础,跑跑公司可以做到一个很大的规模,然后我们可以转而吸引这些用户加入我们的论坛,进一步充实论坛。”

谢松木啧啧称奇,如果当初许翔找自己做餐馆时,还有担忧,现在看到许翔把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实现的事变成现实,他也不得不得承认,人和人之间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谢松木感叹道:“你老实说,你脑壳里面还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许翔开玩笑地道:“我这些想法都是要花大钱的,你有钱没得,如果有钱,我马上就可以给你讲一个。”

谢松木道:“讲,钱嘛,哪个没得,随手就掏出两百块。”

张晓玉本在一旁认真清理帐目,听到这个话题也来了兴趣,问道:“闲着也是没事,说出来听听,如果真是好项目,我们也可以找人一起做,至少先把这个市场占据在手上,不让其他人抢了先机,有时候你觉得的好项目,可能别人也看准了,迟了就让别人捷足先登。”

于吉道:“反正没得事,说来听听。”

一个月前,于吉还在担心论坛的发展,但现在完全上了正轨,皓月论坛也过了烧钱的时期,现在除了极少会员还活跃以外,大部分都是网吧员工和机器人。

如今桥城论坛几板斧砍下去,已经稳点桥城第一论坛的位置,每天的注册会员都在上涨。

这让于吉对许翔更有了信心,所以他想听听许翔的新主意到底是什么?

许翔淡然一笑,故意压低了声音:“其实这个事情和任总也有关系。”

于吉茫然道:“又和任总有关系?”

许翔道:“任总收购了网吧,是不是总喜欢买新设备来换下旧设备,对于这些淘汰的设备他是不是便宜出售,如果我们有钱把这些电脑收购,再翻新之后装上有用的软件,分门别类,针对性地卖给想要的人,你说这是不是一门生意?”

于吉道:“这算是一个生意,但这个生意有限啊,一个淘汰的电脑也没有多少,任总是要换设备,但换下来的设备只要能用,他都会拿到差一点的网吧继续用,真正甩出来的都是不能用的。”

许翔道:“你说的这个有道理,但是任总的电脑不淘汰,其他地方的也不淘汰吗?全国有这么多网吧,就我们周边,像省城这些,也有不少淘汰的,只要我们将它收集过来,再转卖给有需要的桥城人民,这就是为桥城城市信息化作贡献,也是更一步的为我们论坛的潜在用户作硬件的基础,你想一下,以前一台电脑三五千,他买起来心痛,但现在我们只要三五百,你说他会不会入手一台?”

张晓玉道:“你这个思维……我真想把你的脑壳打开看一下,到底是怎么构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