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是一个有了想法就会落实到实处的人,很巧,刘长青也是这样一个人。

刘长青始终坚持着父亲的教诲: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所以他投资了很多项目,只要保证自己不亏钱,他就愿意砸钱进去。

自从许翔提议成立跑跑公司,他就把心思放在了这上面,私下进了一番调查,去朋友的公司询问他们的员工。

如果同样的价格,能坐在公司就吃到送上门的饭菜,愿不愿意点外卖?

大部分的员工都表示愿意。

但如果天天都是吃一家的东西,他们表示还是会出门去吃,可能也不会坚持天天吃外卖。

于是刘长青当时就设计了一个调查问卷,让他们充分发表自己的建议,如果真有这么一家送餐上门的外卖公司,他们希望从中吃到些什么?

如果外卖要另收配送费,多少范围是他们能接受的?

点了外卖之后,多少时间内送到是他们能接受的?

整个调查进了一个星期,持续调查了两百多人,刘长青终于拿到想要的数据,展示在许翔面前,表示跑跑公司这个事情值得一干。

刘长青调查了潜在用户,许翔也没闲着,走访了四十多家商户,问他们愿不愿意和桥城论坛合作,进行外卖点餐。

商户们也表示愿意,能增加售卖的机会,谁不愿意?

许翔又问他们如果提服务费,他们愿不愿意支付?

有一半的商户都没有给出明确答案,他们有的表示要看生意好坏,有的表示要看费用高低,有的觉得没必要,现在生意还可以,合不合作都不影响。

有四分之一的商户表示拒绝,不懂什么叫互联网。

而有四分之一的商户表示可以试一试,因为他们的生意并不好,许翔尝了一下,菜的味道也不咋样。

所以他必须在合理的回报前提下,争取尽可能多的商户,把外卖点餐的口碑做上去。

两人坐在一起合计,刘长青第一次把自己的老婆叫了过来。

这个跑跑公司的法人,他准备让老婆来当。

林白嬅身材微胖,脸上抹着精致的妆容,一看就保养得很好。

刘长青骄傲地道:“看不出来吧,农村人也能长成这样,所以说老话说的就没错,佛靠金装,人靠化妆。”

许翔微微一笑,这农村也分城里的农村和乡下的农村,不同的地方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刘长青道:“我现在手里的公司太多了,再挂名不合适,这个就让你嫂子来当法人,我们俩就当个股东,你嫂子的意思是她占70的股份,我占5,你占25,都是自家兄弟,也是为了桥城论坛服务,所以全部钱就由我们来出。”

许翔淡然道:“这是应该的,当时我提议的时候就说的这个股东由刘哥你占大头。”

林白嬅道:“小许,一看你就不错,以后我们有好的生意,也带着你做,嫂子再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就在桥城买房安家。”

刘长青哈哈笑道:“买什么房,阳大叔家二姑娘我觉得就挺好,现在正读大二,家里又赔了那么多房子,给小许介绍,我看这事能成。”

林白嬅想了一下,忧心道:“阳大叔我倒不担心,阳云香那妮子考上了大学,眼界可高了。”

刘长青不满意了:“她眼界高了?咱们小许兄弟又差了,文凭就是一张纸,擦屁股我都觉得硬了,许兄弟才多大年纪,就有如此眼界格局,有几个年轻人能比得上?”

许翔见他们因为自己的事情讨论起来,觉得太没必要,调和道:“我才十六岁呢。”

林白嬅为之一惊,完全没有看得出来,瞪着眼睛道:“你才十六?”

许翔从小长在农村,脸却实偏黑一些,看起来就显得成熟,点头道:“是的,如假包换,所以现在谈这些事情太早了。”

林白嬅道:“确实不合适,阳云香不是二十都有十九了,你们俩还是差了些。”

刘长青摇头道:“你懂什么,女大三抱金砖,许翔,你现在也别早不早的下定论,等你看到云香,你就知道哥哥有多关照你,那丫头长得可水灵了,最重要的是你要成为阳大叔家女婿,陪嫁至少是一套房、一辆车,你得少奋斗多少年。”

“看你这鬼样子,是不是年轻点都要亲自去追。”林白嬅没好气道。

刘长青故意气她道:“你还别说,真要有这么一个机会,我还挺乐意。”

“呵。”林白嬅白了一眼道:“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和老婆开过玩笑,刘长青转而又对许翔道:“这事你考虑一下,真的这姑娘挺不错。”

许翔无心思在这件事上,婉拒道:“以后再说吧,我们今天还是讨论一下跑跑公司的事。”

刘长青道:“如果股份你没有意见,注册公司的事你就不用操心,到时候我直接委托人去办,我们就只管开工营业,商户那边你再思考一下具体的合作方法,一定要保证我们的利润,也要让人家赚到钱,合作要想走的远,就必须做到共赢,让大家都有钱赚。”

让大家都有钱赚,这就是刘长青的信条,所以他见到许翔说要投资论坛的时候马上就掏出了现钱。

任何一个行业,都必须有一个健康的生态,如果某一天平台只想着自己的利润和数据漂亮,而不在乎其他合作方的利益,这个平台注定就走向衰败。

消灭自己的往往不是敌人,而是自己。

盛极而衰,所以天道长存就是因为天道有缺。

刘长青考虑到许翔没钱,所以提议跑跑公司的钱全部由自己出,又考虑到林白嬅,所以向许翔提出大的股份由自己占。

如果未来他们之间还有合作的新公司,只要许翔能出钱,他愿意少要股份。

一个公司要想走的长远,不在于许的股份多,而在于管事的人有能力。

今天的见面就是刘长青安排的,想来他也有了一定的计划,即然如此许翔便点头同意,把重心放在与商户合作之上。

“好,那我回去之后拟一个具体的策划书,整好了,我们再商量具体的行动措施。”

刘长青道:“这段时间你的事情多,任务重,一定要注意休息,虽然人年轻,也不能不注意身体,不要太拼,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

“好的,谢谢刘哥和嫂子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