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买了一个笔记本,特意将自己的计划重新梳理,列出重点战略。

秦蒙答应他联系文联的朋友,把各届的文艺人士组织在一起,聚会商议合作之事,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动静没有。

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这事放心上。

餐馆开业的时候和他商量了摄影师帮忙拍照的活,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谈,或许应该抽个空登门拜访,问问具体情况如何。

有道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不知他是一个说到做到还是随口打哈哈的主。

许翔把这事列为了重点,画上圈。

又到了计算机的上机课,许翔拿出笔记本,按计划开始拟定桥城坛花坛草活动的章程拟定,把活动文案完善之后,他就要拿着策划书去拉赞助。

李青松见他在拟活动,关心道:“赞助都拉到位了?”

“还没有开始,你有合适的赞助商?”

“有啊,何军豪的表白神器越做越好,我认识了几个有钱的富二代,有家是搞装修建材的,承诺出两千块钱,让我们在活动现场给他们打个广告。”

“你答应了?”

“肯定噻,两千块钱,已经不少了。”

“我倒觉得有点少了,如果是在网上搞个贴子打广告还行,你这如果是在活动现场,我们是不是还要租个地方?”

“这个我已经想到了。”李青松神秘一笑道:“我觉得书香门第那里就很好,我们可以和杜总他们合作,租用他们广场搞活动,顺便让他们赞助一手,反正他们卖房子也要搞活动。”

“你还真是一个小天才,这都让你想到了,这主意可以,我再问问刘哥认识电视台的不,让他宣传一下,在本地电视台上播放,即然能上电视,那自然也可以上新闻,算是全方位报道。”

两人仔细考虑了一番,觉得很有意思。

都谈到了这个份上,不马上实行都对不起自己,许翔对李青松道:“你下午给我请个假,我去这事办了。”

“行,反正这点课,对于你来说上不上都没有关系。”

许翔把策划文书整好,拿到打印店打印出来,直接赶到刘长青的办公室和他商量这个活动。

活动的目的在于把论坛的流量盘活,还能顺手拉赞助,也能赚点收入,刘长青马上就同意了,两人赶到书香门弟,找到杜沉舟,说要借用书香门第广场的广场搞活动,而且这次活要全媒体覆盖,大力度推广,如果宏业房开能出一点赞助费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杜沉舟道:“这个可以啊,这个活动让我们来冠名,反正要有主办单位和协办单位,正好电视台的杨台长我认识,我打电话,让他过来我们商量一下。”

杜沉舟马上打电话约人,顺便报告了宏业房开的董事长赖宏业,让他一起吃饭。

地点照旧是大厢房。

单位都没有什么事,几人入座之后,互相介绍了一番。

杨静波高高在上,居然不知道桥城还有自己的互联网媒体,觉得很惊讶,奇道:“老杜,你这不厚道啊,你们搞了这么久,都不说一声。”

杜沉舟道:“班门弄斧,事情才开始,哪敢烦您费心,但现在你不费心都不行了。”

杨静波道:“我晓得你们又想借电视台宣传你们的楼盘。”

赖宏业爽朗地笑道:“这回我们可是师出有名,好歹这是一个面向全市的活动,大家都可以参与,报道一下也是可以的。”

杨静波直接道:“你们活动开始的时候我弄一个简迅,活动结束的时候再上一段视频。”

地方电视台的影响力就在于市里,除了有线电视的用户能收到信号,其余地方并不怎么覆盖,宣传效果实际上有限,主要还是通过报纸来传播信息。

杨静波又道:“你这点心思我早就料到了,报社韦社长马上就过来。”

赖宏业感谢道:“还是杨大哥想得周全,一会我们多喝两杯。”

他接到杜沉舟的电话,说要搞一个大的活动来宣传书香门第的楼盘,要请杨静波等人,二话不说就提了一件茅台。

许翔看着角落里的茅台,马上想到了秦蒙,只要能拉大旗作虎皮,多认识一点人即证明自己的实力,又能进一步巩固合作关系。

提议道:“正好这次活动我请了我们桥城摄影协会的大师参加,不如我打电话让秦会长也过来,赖总这边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提前和他讲,到时候多拍一点专业性的宣传照片。”

多张嘴就是多副碗筷的事情,赖宏业马上就同意了:“这个主意好,正好我们装了一些样板房,到时候拍照的时候,让他们把样板房也拍一下。”

许翔来到大厅打电话。

“秦老师你好,上次我和你说的论坛的选美活动,得到了市电视台和日报社的支持,杨台长他们提议商量开个筹备会,这会约在大厢房吃饭,你有空吗?”

秦蒙在办公室和几个老朋友喝茶,闻言一愣:“是今天吗?”

“对,临时决定的,很巧就组起这个局了。”

“那我晚点过来,正好有两个朋友在我这里耍,如果晚了我没过来你们就先吃,不用管我。”

“哦,你有朋友在是吧,要不请他们一起过来,这个赖总拿了几件茅台过来,我的想法就是今天给他干完算了,省得他提回去,上次我不是给你说请你联系几个文艺界的老师,一起讨论一下与论坛合作的事嘛,我想今天如果可以一起办了。”

“唉,我这个记性真是,你上次说的这个事我都忘记了,我和他们说过的,他们说考虑一下,我马上再问一下,争取把他们约出来。”

“那太感谢了,我等你啊。”

“好的,好的,你先忙,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秦蒙挂了电话,对老朋友摊手道:“你看吧,每天都是各种局,一会一起去吃饭。”

“秦大哥,你就去忙,改天我们再约。”

“改天做什么,你们来我这里,我怎么也得把饭安排了。”秦蒙道:“说来你不信,我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相比,那叫敢想敢做,就刚才给我打电话这个,前段时间就有两个搞了一个桥城论坛,还动员我把摄影协会搬到了网上,想着年轻人也不容易能帮一把是一把,我就同意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激发了下面这些老骨头的第二春,个个都把以前的作品找出来,发到了网上。”

“这好事情啊。”

“这不,这小伙子又搞了一个活动,还请了电视台和报社的同志,让我也过去,顺便再叫几个文艺界的朋友,即然你俩来了,我们一起去。”

“你们是去商量事情,我们还是不去了。”

“吃个饭有什么关系,今天可算你们赶上了,茅台酒管饱,好好去喝一回。”

“即然秦老哥如此盛情,我们再推辞就不对了,那一起去。”

“等我一会,我再打两个电话,邀请几个老同志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