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于吉因为网吧生意火爆,又要负责餐馆点餐的大事,没有参加论坛股东会议,由张晓玉代为参加。

今天要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办公室装修招标的事。

会议地点放在刘长青的办公室,所以由他来主持。

参加投标的四家公司都准时到了。

刘长青发言道:“非常高兴大家来参加我们的这次投标,今天我们的股东都到齐了,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的招标是公平公正的,发给大家的文件都是一样的,要达到的装修质量也是写得清清楚楚,所以你们根据自己的情况,报一个价,经过我们的评选,选中哪家公司就由哪家公司来做,即使这次合作不成功,咱们也算交个朋友,以后有认识的业务,我都会优先考虑你们。”

“接下来就请大家在我们发给你们的纸上报价,确认中标之后,我们就马上签协议,按协议上的时间开工,开始吧。”

四家单位,报价各不相同,最多的一家报了三十万。

刘长青直接将纸盖上,摇头道:“如果你们都按这个价来,我只能另外找公司了。”

还好接下来的几家都在预算范围内,最低的一家是七万八,正是卢纬浚的公司。

三十万的那家把效果图上的桌椅各种办公设施都考虑进去了,而卢纬浚严格按照图纸来的,并且他有自己的进材料的渠道,可进进一步压缩成本。

卢纬浚中了标,心情十分愉快,要请几人吃饭。

许翔代表股东婉拒了他的好意,说他们还要开个会。

刘长青招标外的图纸拿了出来,指着自己的办公室道:“我这个房间和他们是一个整体的,但这个装修的钱是我个人出,你按这个图纸也给我造一个预算,反正保证你的利润,也不要让我太出血,没得问题吧?”

卢纬浚欣然应允,一点是干,多一点也是干,何乐不为。

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会议的第二项内容就是讨论装修账务如何处理。

张晓玉作为财务,首先报了帐上的情况,帐上共有八万块钱,其他开支都是各位股东先垫着的,还没有做进帐里,暂时她不知道有多少。

刘长青道:“工人的工资绝对不能欠,我看卢总报的这个价本来就比我们的预算少了不少,也不能让他垫钱,按工期支付款向给他。”

许翔道:“先垫着的先不管,这里的钱就全部用来装修,公司即然开始步入正轨,我们也要考虑如何创造收益。”

李青松道:“那我们是不是要再逗点钱把电脑这些设备配上?”

刘长青和许翔交流下来,基本上了解了他的情况,就是没钱,李青松也是一样,说要逗钱,这几人都比较具体,主动道:“没钱我可以先垫付,等公司营利了再还给我,但我这个钱也不是白拿的,要按银行贷款给我算利息。”

魏莹道:“刘哥,自己的生意你都要算利息,就当是吃饭吃了嘛。”

刘长青道:“一码归一码,这个生意我已经是倒贴了不少,主要还是我觉得这个项目好,许兄弟每天又不停地忙碌,你们是没有看到,我是清楚得很的,所以我才愿意的,换其他人,我肯定不会这么做。”

许翔感谢道:“刘哥确实付出了很多,我们也是看在眼里,所以接下来我还有一个项目,希望刘哥来抗大头,发更多的财。”

有项目当然是好事,几人马上讨论定了论坛这边的财务开支,魏莹又讲了自己组建团队的事,现在她已经发展了十几个固定的姐妹,论坛上的操作也基本熟悉,接下来他们就会按计划在论坛上分享经验,带动女性化这一块的发展。

许翔道:“版块改造我已经做好了的,等你们确定好了,我就把隐藏的版块打开,直接就可以用。”

会议结束,几人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刘长青把许翔留下商量新项目的事。

许翔道:“新项目属于旧瓶装新酒,可能你也是听过,就是跑跑公司。”

刘长青摇了摇头道:“我还真没听过。”

许翔道:“就是一种跑腿服务,比方说你在这里开会,嫂子身上忘记带钥匙了,她又不会开支,一来一去拿着又费时间,那么就可以喊跑跑上门,替你把钥匙送过去,这样即节约时间,也节约钱,只需要付一定的跑腿费就行了。”

刘长青点了点头:“说具体一点。”

这表示他有了兴趣,毕竟现在生活发达了,许多人都是宁愿花钱,而不愿意亲自去做某件事。

许翔道:“这个想法也是我们最近餐馆的生意,才让我想起的。”

刘长青道歉道:“那天你们餐馆开业,我没能去,不好意思哈。”

“没关系,因为我们的餐馆定位就是外卖型的,点餐的人不用去餐馆吃饭,目前我们已经涵盖了整个皓月网吧,业务还算可以,而送餐的人就我们请的几个摩的司机,他们表示以后有兴趣做这方面的事,因为摩托车拉人风险太高,送货就低了许多。”

“这样说来,你们餐馆的生意还可以。”

“还行,就是厨师有点忙不过来,所以事实证明这个世界懒人还是比较多的,我就在想,如果我们成立一个跑跑公司,专门替人跑腿,这就解决了很多进城务工跑摩托车的人的就业难题,比方说那些公司上班的人,他们工作节奏快,有时候加班太累,出去吃饭都懒得走,有人送餐上门启不是好事?”

“那你这个点餐环节是一个大问题啊,比方说怎么才能有更多的选择,而且如何来保证这个平台的正常运营?”

“这一点我们论坛的论坛可以开放积分点餐的功能,而点餐的积分必须充值兑换,凡是和我们合作的餐馆,都可以在上面售卖自己的商品,每一单论坛不赚他的钱,抽成计入跑跑送餐服务费。”

“我懂你的意思了,论坛和商家合作,推出外卖点餐,论坛和跑跑公司合作,把抽成的钱返给跑跑公司,用来发员工的工资,而赚的钱就是我们的利润。”

“就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们的跑跑公司还可以接其他的单,比如替人送个文件,取个东西什么的,直接服务全城百姓。”

刘长青听懂了,哈哈笑道:“好一个旧瓶装新酒,这就是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吧,好,这个公司我搞定了,制度技术相关的你来制定,我来出钱,这回的股分我可以占大头了吧。”

“当然是你占大头,而且法人也由你来当,你晓得的,我没有这个资格。”

“你小子就是精明,你这是在筑建论坛的护城河,有了这一条,就不怕他任皓月投再多的钱,都竞争不赢我们的论坛。”

“而且这样的护城河,我会越建越多。”

“别人说这样的话,我不信,但你说,我相信。”

一个一个看似独立的公司开始成立,彼此之间连环相结,未来就会织成一张大网,必然更加结实,将一结牢牢的网在网里。

能竞争能对手的往往不是同行,而是层出不穷的思维模式。

而且许翔还有一种任皓月所不具备的格局,他所创造的企业不但服务于已,更服务于人,当桥城论坛和所有商家合作,推出点餐服务之后,任皓月想插足又插得进去吗?

论坛是许翔的主业,却不是任皓月的主业。

任皓月建网站的目标就是为网吧服务,打造一个线上线下交流平台,为一统桥城网吧做软件上的准备,或许他也想过以后要为自己旗下的房地产业造势,必须有一个宣传阵地。

无论他是怎么想的,当他决定单干做论坛的时候,就已经站到了许翔的对立面,许翔必然会全面出击,对其进行围剿。

战争一但开打,结局只有时间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