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松木回到教室的时候,精神状态并不好。

因为他进教室之前遇到了谢松芸,谢松芸一脸关心地问他,今天中午的生意怎么样?

因为他们之间有一个赌约,如果一个月餐馆不赚钱,那么谢松木就要放弃餐馆加入学生会,那么前期的投入就真的打水漂了。

按中午的情况来看,别说赚钱,不亏钱就是万幸了。

不过谢松木没有认输,这才开始呢!

"中午挺好的,如果你不信,下午去我们餐馆看看,我还可以请你吃饭。"

谢松芸爽快的答应了,她下午下了课就去。

许翔看到精神不济的老谢,调侃道:“订单是不是多得忙不过来,看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

谢松木摊手道:“要是真忙不过来,我这会绝对精神抖擞得很,总的就二十几天,你知道李青松的表叔怎么和他表弟说的,李大鹏说,幸好选择了包月,不然按这次数计算,还真不如去跑摩托车。”

许翔道:“我还以为生意太多,把你累着了,即然这么少的订单,你应该休息得很好啊。”

谢松木道:“我妹一会下午要去看,如果生意还像现在这样,岂不是要被她笑死,你说我哪还有精神,要不我们在学校宣传一下,让我们班的都去我们餐馆吃饭,反正在哪里吃都要花钱。”

许翔安慰道:“不要着急忙,任何事情都是一个由生疏到熟悉的过程,你现在觉得闲,那是因为我怕订单太多,你一开始不熟悉忙不过来,压力太大。”

“你说儿哄,你要是这样说我还真不怕,下午给我安排一百单,至少一百单,你看我忙得过来不?”谢松木道:“我就担心下午还是十几单,明天也是十几天,长此下去越亏越多,早上蒸了那么多饭,下午我都喊他们先别蒸了。”

许翔道:“那我得给你一个忠告,下午如果订单较多,你去了之后就安排蒸第二锅饭,我怕你饭不够卖。”

只要于吉按他的安排,去和其他几个网吧说了订餐的事,再少也有十几单不是?

而且下午不比中午,中午吃饭的人少很正常,因为上网的人也少,但下午不一样,下午去上网的人一坐就要坐到晚上,订餐的时间也更长。

职校的晚自习本身就没有什么事,大可不必去上。

图文并貌的海报果然效果大不相同,于吉挨个网吧送海报,并在显眼的位置贴上,当场就有上网的客人问起怎么点,马上要下单。

于吉见关心的人不少,解释道:“我们这个餐馆的营业时间是固定的,大家必须在固定的时间里点餐,这样的目的是让大家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有利于身体健康,当然周末除外,周末是大家放松的时间,我们的餐馆是全天候供应。”

“什么奇葩餐馆,炒菜还规定时间。”

虽然规定很奇葩,但点不了就是点不了。

于吉贴完海报,又给相应网吧的员工开会,说让他们每个人把经手的点餐数量计下,到了月底,按数量给大家加工资,而且员工点餐,有价格优惠,具体内容晚点他会发给他们店长。

他相信这一套措施下来,点餐的数量至少翻几倍。

事实上也确实翻了几倍,差点让餐馆翻了车。

谢松木下课之后,看到的订单是一百二十七单,饭那是绝对不够,立马安排人煮饭,而送餐的人更是不够。

李大鹏认为没有多少订单,下午直接没来,只有李世雄一个人在。

谢松木急忙让他喊李大鹏回来,并且告诉了事情的紧急性。

李大鹏一听生意多了,还要跑五家网吧,两个人确实不够,马上就喊了两个一起跑摩托车的过来帮助。

送餐的人有了,谢松木炒菜的速度却跟不上,加上各个网吧点餐的内容不同,搞得是手忙脚乱。

许翔在一旁帮忙,逗趣道:“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好在人多,三个阿姨洗菜切菜倒也利索,许翔和李青松帮忙整理餐盒和打包,一条龙流水线作业。

丘德祥则负责烧火煮饭,为了煮出来的饭好吃,他们特意打了一个大灶台,定做了两个木蒸子用来蒸饭。

于吉知道订单不少,特意打来电话关心道:“怎么样,能不能忙得过来?”

许翔回道:“还行,新的订单你先推一下,等我们把这里忙完了再接,不然就真的忙不过来了。”

订单完成之后,谢松木直接累瘫在椅子上,摆手道:“别接了,今天就这样了。”

许翔给于吉回电话道:“今天饭没了,让需要点餐的朋友明天赶早。”

“只能如此了,估计要点也没有几个人了,这都过了饭点。”

“我觉得我们在必要整个电脑和打印机放在餐馆这边,不然不好分别订单,容易搞混。”

“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问题,送餐的师傅直接送错了两袋,要不是都是老顾客,估计还摆不平,我还搭了两件水钱,我建议你把他们培训一下,然后制定一个流程图,把各个环节的问题总结一下,避免再犯这样的错误。”

“嗯,你讲得对,你把今天遇到的问题总结一下发给我,然后我再考虑怎么来避免,制定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文案。”

“晚点发给你,我先去把帐收上来。”

出了多少钱,收了多少钱,都是透明的,是不能作假的,这大约就是前后端分离的一个好处。

许翔看到李青松在一边批评他表叔,让他下次别再自作主张,各种巴拉巴拉的。

许翔过去道:“李老板,可以了,现在我们才起步,发现问题是一个好现象,总比以后出现要好,这里面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没有把制度制定完善,我一会就拟相关的程度,明天打印出来,大家按规定执行。”

李青松叹气道:“还好是今天没出什么问题,虽然我不是餐馆的股东,但他们是我介绍来的,我也有责任。”

许翔道:“大家坐过来一起开个会,讲一下今天各自遇到的情况,我们必须要制定一个完整的文案,让我们的效率提高,在这里我也得表扬一下李表叔,他今天找的这两个外援就行及时,因为我们出餐的速度有快有慢,这一去一来近的也要半个小时,如果等着他们送了再回来拿餐,很容易误事,但我们今天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李表叔功不可没。”

李大鹏低头道:“今天确实我有责任,擅离职守,我保证以后不再犯了。”

许翔道:“只要认识到了错误,能改正,我们就不再追究,今天这事也给我提了一个醒,两个外卖人员还是不够,你们有认识的朋友,如果愿意加入我们的送餐队伍,我们也大力欢迎,周一到周五我们的单比较少,周末送的频率可能会高一点,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兼职人员,如果他们有兴趣,周末的时候我会主持一个业务培训班,你们把身边的朋友请过来,我们交流一下,未来我的计划是成立一个跑跑公司……”

这一堂会开了一个小时,大家总结了今天遇到的问题,说了各自的建议和看法。

谢松木的任务就是必须抓紧培养两个厨师,这样才能满足未来的需求。

李青松的建议是配电脑配打印机,把每一单都打印出来,在装餐的时候就放在里面,能使配送人员清晰地知道自己要把餐送到哪里?

许翔的目标就是成立跑跑公司,做大业务,以后送餐不仅要送到网吧,还要送到写字楼、单位各种,以后他们不但做自己餐馆的生意,还要做其他餐馆的生意,而点餐平台就是桥城论坛。

这个事情他准备在论坛的下一次会议上提出,时间就是本周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