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吉属于标准的管理型人才,能将领导交待的任务完成的井井有条,所以对于许翔的安排,他也做得极为妥当。

于吉先找到了任皓月,说餐馆已准备营业,作为宣传,他们制定了一批优惠券,送给皓月论坛一批,凡是皓月论坛的会员都可以免费领取用于点餐。

“是吗?”任皓月惊讶了,问道:“你那朋友他允许你这么做?”

于吉道:“我也是股东之一,这也是为了餐馆的利益,能尽快的吸引到用户,而且我作为网吧的一员,多少也要考虑一点网吧的利益,这是方便广大上网的用户,也算是给他们谋福利。”

任皓月道:“难得你还想着网吧,论坛发放优惠券这事就由你全权操作。”

不管如何,优惠券不花钱,又是从自己论坛出去的,多少会有收益。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于吉离开后,任皓月点开了桥城论坛。

桥城论坛的版面有了很大的改变,看来自己的出击,给他们带去了很大的影响,使他们不得不作出改变,相较之下,皓月的论坛的人气高出桥城论坛许多,至少今天的发贴量,要多两万左右。

随你怎么改变,皓月论坛都将是桥城第一大论坛。

或许应该考虑收购方案,直接把桥城论坛买入麾下,就他们这人气,两万块钱应该能拿下。

任皓月关了论坛,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他要管的事还很多,论坛只是微末枝节。

于吉回到网吧,开始安排今天的工作。

实在没想到任皓月居然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原本以为他会不准或者以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来处理,这也是于吉拖到今天早上才向他汇报的原因。

即然答应了,那就可以放开手脚操作。

于吉在早会上,首先向全体网管安排任务,让收银在早上十一点、下午四点半两个时间点向全体上网的客人发布点餐通知,需要点餐的会员就喊网管,由网管在点餐的时间段内统计名单,统一交给他。

送餐的时间段周一到周五是固定在中午十二点半到两点和下午五点半到晚上七点半,所有点餐必须提前半个小时,超过时间不能点餐。

各项规矩讲完之后,于吉回到自己的专属包房,开始制定点餐相关的表格和制度,要充分调动网管的动力,就必须给他们一点甜头。

于吉准备制定一个点餐奖励,每个月都统计一下每一个网管手里获得的订单,然后给予他们提成。

想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喂草。

即然任皓月同意了他的建议,在论坛上发放免费的兑换券,那么这个活动也必须实施,马上在论坛上发布了公告,凡论坛会员且在皓月网吧银河店上网的用户,都可以去吧台领取一元点餐券,每单可以用一张。

至于许翔说的价值更高的券,这需要和论坛的技术人员商议之后才能搞,直接在论坛后台搞一个积分换券的平台,这个还要任皓月点头同意,所以要等到桥城论坛上架之后再问任皓月的意见,至少竞争对手都有的东西,他不弄一个怎么也不合适。

想到这里,于吉心中舒坦很多,不管桥城论坛发展的怎么样,至少餐馆这边算起步了。

谢松木的手艺他已经尝过了,比网吧周边送餐的强了许多,想到这里,他开始想中午要吃什么了,或许可以多点几个菜,请员工吃一顿。

于吉打开桥城论坛,发现桥城论坛没有任何点餐的动静,也不知道许翔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不马上上架,或许是他的配送服务还没做好。

昨天谈起这件事的时候,许翔说,万事俱备,只欠东西,送餐这个环节他已经解决了。

许翔确实已经准备好送餐人员了,是李青松的两个亲戚,表叔和表弟,两人本来从事跑摩托拉人的生意,按理中午的时候是正忙的,李青松说摩托车拉人始终不稳定,有了这个每天中午可以固定送餐,可以给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包月,一个是按次计费。

李大鹏和李世雄商议之后,觉得包月比较划算,因为每天送餐的时间是固定的,次数怎么也上不去,如果按包月,他们除了有稳定的收益之外,还可以在非送餐时间继续拉人赚钱。

十一点半,两人就来到餐馆,等着开工。

第一天的任务最为艰巨,许翔、谢松木、李青松三人下课就直接赶到餐馆,李世雄骑着摩托车在校门口等着,直接把李青松和谢松木拉了过去。

杨正海为了蹭饭吃,跟着许翔走路过去。

许翔道:“你确定不去食堂吃,要在我们这里吃要等一会,先把订餐的单子炒完了才有我们的吃的。”

杨正海的钱早就花得差不多了,能蹭一顿便宜吃,自然不会放过,厚着脸皮道:“你们什么时候吃我就什么时候吃,我过去还可以帮你们做事不是?”

许翔不再多言。

于吉发过来的餐单并不多,算上他请网吧员工吃的,总的就十六单,一来上午正是上班时间,上网的客人比较少;二来大家对于这种点餐模式还不熟悉,部分客人按过去的思路觉得网吧点的餐比较难吃,不如自己下楼去,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三来好多客人是吃了中午饭才来上网。

十六单点餐,总共点了七种菜,谢松木打开燃气,很快就炒了出来。

因为餐少,就由李世雄一个人去送。

其余几人就留下来将就多炒的菜把饭吃了。

杨正海见等待的时间并不长,觉得自己的坚持是对的,赞不绝口道:“老谢的手艺确实好,以后这里就是我的食堂了。”

谢松木道:“那你就把饭钱交了,我也不多收你的钱,一餐五块,一个星期算你十餐,五十块钱。”

杨正海道:“我们是一间宿舍的,我还来帮忙打杂,你还和我谈钱,是不是太伤感情了。”

谢松木道:“不伤感情伤钱啊,我们这个生意赚的本来就少,你还吃脱一些,我们怕是在给你打工,今天这顿就免了,你要是不交钱,下回你就别来了,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杨正海道:“我不是没得钱嘛,等我有钱的时候一定交。”

许翔嘲讽道:“你这话说的,你家开那么大一个驾校,你爹又是大老板,好歹你也是个富二代,这点钱都没有?”

杨正海道:“这个我是一点都没有吹牛皮,我老头是有钱,但钱是他的,他又不给我,你说我找哪个说理去,我老头不想让我读书,觉得没意思,我硬要来,他就不管我,也不拿钱给我用,要不然我会混得这么惨。”

丘德祥把他说的话当真了,批评道:“这种人太不是东西了,自己家娃儿要读书都不支持,那你妈呢,你妈支持你不?”

杨正海没想到他还生气了,改口道:“我妈当然支持我,不然我哪来钱交学校,但是她能拿的钱有限,所以……”

谢松木听他编谎话骗一个老人,生气地打断道:“所以个锤子,你给老子继续编,我不晓得你,有分钱就拿去打游戏,我今天把话放这儿,你就算说破天,不交钱你也别来这儿吃饭。”

李青松自顾自吃着饭,摇了摇头,整个计1班,他看中的人很多,看不起的人也很多,和人渣浪费口水那真是浪费了。

杨正海心中不爽,但吃人嘴短,还是厚着脸皮把饭吃了,丢下一句话道:“我去找饭钱。”就离开了餐馆。

谢松木对丘德祥道:“这种娃儿说哪样你都不要信他的,要不是一间寝室,我门都不让他进,以后他要来蹭饭吃,绝对不要让他进来。”

丘德祥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李英道:“你放心,丘大爷不好说,我们来说。”

吃完饭,于吉没有发来新的订单,谢松木有些焦虑地道:“看来这个生意有点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