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开业,虽然不直接对外经营,许翔还是把新朋友老朋友都邀请了一遍。

来的人不多,也不少,足够坐满四桌。

老师一桌、学生一桌、朋友一桌和混合的一桌。

潘洛被许翔拉来拍照,从食材原料到成品的每一个菜,潘洛都拍了照片。

这都要发在桥城论坛新开的点餐版块上作为宣传,即能让初次点餐的朋友放心,也能快速打开知名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是一剂强心针,为许翔下一步拉赞助埋下伏笔。

一个新开的餐馆,有这么多人点餐,那些赞助者就可以看到论坛的人气和流量,权衡之下就更容易让他们掏出赞助费。

许翔、谢松木、于吉、秦蒙、雷鸣、丘德祥、丘海雪、谢松芸等十人坐在一张桌上。

许翔先发言道:“谢大厨这个菜,看着还不错,我们请谢大厨先讲两句?”

“我这个菜看着不错,吃着更香。”谢松木信心十足地站起来道:“首先非常高兴大家来参加我们这个开业活动,因为我们餐馆不对外,所以在店里来吃,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大家就放开吃,一定要吃高兴,对我有什么意见的也只管提,但是不能对我的菜有意见,哈哈,开个玩笑,大家把酒端起,因为今天不一样,有学生在,我们就喝啤酒,不能喝啤酒的就喝饮料,祝大家开开心心,万事大吉。”

“祝宅心餐馆开业大吉,生意红红火火。”

“老谢发大财!”

“干杯!”

众人一起道贺,喝了这一杯。

谢松木道:“接下来大家就各自发挥,放开了吃,一定要吃饱。”

雷鸣挨着谢松木,尝了一口鱼香肉丝,点赞道:“味道确实不错,看来以后中午我都要到这里来吃了,学校食堂这个确实差了一点。”

谢松木故作不知道:“我还以为教师食堂的要香一点。”

许翔是特意请了秦蒙过来,目的就是先交谈一下接下来的评选活动,以及需要摄影协会帮忙拍照作为奖励的事。

“秦老师,味道还合口味吧。”

“嗯,这小伙子炒菜不错,就算在市里,也能立足。”秦蒙对于好的事物,总是不吝溢美之词。

许翔道:“我和他是一个宿舍,自从知道他有这好手艺,我就一直想着,怎么能让大家都能尝到,就怂恿他开了这个餐馆,不过呢,我们以学业为重,所以开馆的时间不能太长,每天只能是中午和下午休息的时候营业,才做成了对外的外卖餐馆。”

秦蒙道:“这就叫顺势而为,你总是能发现事物出彩的部分,天生的领导力,给你点个赞,按理我不能喝啤酒,今天我也和你喝一杯。”

许翔道:“你抿一口就好,感谢秦老师的关照,我干了。”

秦蒙道:“万事开头难,这开了头,后面就好做了,贵在坚持,我相信你一定能干出一番成绩。”

许翔道:“还要大家多多支持,眼下我就有一个双赢的活动,需要我们摄影协会的老师帮忙。”

“你小子,我就知道宴无好宴,这不又给我安排上了,说吧。”秦蒙慈祥一笑。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皓月论坛大军压下,如果再讲究,桥城论坛就停滞不前不得发展,许翔道:“我们计划上一个坛花坛草的选美活动,类似校花校草,但我们这个覆盖面更广,从八岁到八十岁都可以参加,共有六个组,金银铜三大奖分设一二三名,银奖我的想法是奖励专业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一套。”

三六一十八套照片,一套就算只有几张,也要拍摄几十张才能选出来,可不是小的工作量。

秦蒙年纪大了,自然不能胜任这样的工作,也不能替其他摄影师答应。

“你打算怎么合作呢?”

许翔道:“我想知道我们协会里的摄影师,有没有开相馆的,咱们优先考虑和他们合作,你想一下,我们这次评选出来的获奖者,肯定是长相出众的,那么在公布照片的时候配上相馆的名称和地址,相当于免费请了一次模特来做广告,再加上我们论坛的流量宣传,这个广告效果就更明显了。”

秦蒙指着身边的潘洛道:“那你不考虑潘老师?”

许翔笑道:“潘老师我自然不会放过,早就和他说了,不然今天他也不能来帮我拍照,是不是,潘老师?”

潘洛正色道:“我今天给你拍照不是被你的活动吸引的,我是为了蹭饭。”

秦蒙道:“你这个点子倒也不错,我会和他们说的,但他们愿不愿意接,我不能给你打保票。”

许翔道:“反正活动开始,愿意赞助的相馆我们就开始宣传,那些想参加活动的肯定也会找他们拍照,然后还有一点,我也要说一下。”

一道保险的效果始终不如两道,许翔决定再上一道。

“就是咱们摄影虽然只是一个业余爱好,但能赚点钱也是极好的一件事,现在我们有论坛这么一个面向公众的宣传平台,我觉得不管是不开相馆的老师都可以接点私拍来做,这次模特送上门的活动,对于他们也是一个机会,你在协会群里发个通知,只要愿意参与最后替获奖会员拍照的老师,咱们都给他们一个机会,到时候想拍哪个,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直接就去拍,拍完之后把照片给获奖者一份,自己也可以留一份作为纪念。”

拍一张优秀的作品,无疑是每个摄影师的梦想。

许翔这么一提,秦蒙也来了兴趣,这不是完成任务,这是业余锻炼自己的摄影技术啊!

桥城这么多人,选出来的质量肯定也不差,到时候看中哪个就去拍哪个,比起花钱去请模特来拍照,这不更好吗?

秦蒙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脑子确实好使,明明是让你帮忙,居然像你占了便宜一样,欣然同意道:“你这么一说,这事就稳了,你写一个正式的活动内容发给王彤,她整理了传给我,到时候我直接下发给各会员,让他们都参与进来,把这事作为年度优秀摄影师考核的一个点。”

“年度摄影师评选,这个可以有,如果这个奖在春节的时候颁布,我一定弄点实在的奖励作为论坛赞助给摄影协会的。”

来而不往非礼也,要想发展得好,就必须彼此扶持帮助。

秦蒙给了这么大的支持,许翔当然要还之以琼瑶。

这事敲定之后,许翔心中的石头落地一块,放开和其他人痛饮。

再好的宴席都有散场的时候,许翔三人开始一一把诸人送走。

临到卢纬浚时,许翔将他拉到了一边,说道:“刚才人多,有一件事我一直没开口,就是我们那个大的办公室马上要开始装修了,你给我个邮箱,我把图纸发给你,你看一下需要多少钱,过两天我们有一个投标会,如果你有兴趣就过来投一下。”

卢纬浚道:“你的意思是要投标确定哪家公司得做?”

“对头,你晓的,那个公司股东多,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你就根据图纸,在保证不亏本的前提下投标,到时候我们是低价中标,如果投标的费用一样,我绝对支持你。”

“有几家公司?”卢纬浚心中多少是不愉快的,又不是好大一个项目,还要搞投标。

“四家。”

“行,那你记一下我的邮箱,把资料发过来,我喊人做了预算到时候准时参加。”虽然不快,卢纬浚还是答应了,能吸引四家公司投标的项目,多少还是有点利润的,至少给手底下兄弟们找点事做。

送走客人,残局还要有人来收拾。

谢松木喝酒上脸,端的是脸红脖子粗,摇着头道:“我不行了,我要回去休息一下,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谢松芸忍不住骂道:“喊你少喝点,就是不听,现在知道不行了,像个瘟神一样,我送你走吧。”

谢松木没有理妹妹,对许翔道:“你招呼他们打扫一下,然后明天的菜单我也理好的,于哥明天早上就给网吧的网管安排任务,我中午下课一定要看到单子哦。”

于吉点头道:“没得问题,我也先回去了。”

许翔道:“你们回去吧,这里有我。”

房间里,新招的三个员工和丘氏爷孙正在收拾残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