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熬是一种人的状态,比如身心受折磨,陷入焦虑痛苦之中。

当一个人迷茫不知所措、陷于人生的困境之际,就会觉得度日如年,时间过得缓慢,倍受煎熬。

可一但我们沉浸于某一件事,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仿佛没过多久,天就黑了,一日就过去了,恨不得把一天当作几天用。

许翔的心情无疑是愉悦的,所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餐馆开业的日子。

作为学生,餐馆开业肯定不能少了老师,许翔和谢松木一起去邀请了雷鸣。

雷鸣听到这个消息,脑袋真的是嗡嗡的,自己的学生眼皮底下搞了一个论坛不说,居然又开餐馆了,带头的居然还有许翔。

雷鸣觉得很惊艳,这真的是一个高中都没能考上,不得不来读中专的学生?

雷鸣瞪着许翔道:“你给我说说,你还有多少秘密,还带着哪个同学搞了哪样事情,不要一会给我崩一个出来,我心里接受不了,要不你也带带我,想一下我们之间能合作搞个什么?”

谢松木哈哈大笑,揭老底道:“他现在在教万大春写小说,估计过段时间万大春会出书,然后……好像你还要搞一个跑跑公司是不是?”

许翔叹气道:“暂时没有,只是走到这一步,不得不整一个,不然我们论坛可能运行不下去了,跑跑公司也是为了送餐服务的。”

雷鸣道:“你够了啊,把你美的,今天我必须好好吃一顿,还喊了哪个老师?”

谢松木道:“其他老师我们也不好找,我的意思是下午你把其他老师叫上,都一起去,然后下午的课我就不上了,请个假。”

雷鸣道:“你小子给我挖坑呢,我说这么好心请我吃饭,在这等着我是吧。”

许翔道:“今天是黄道吉日,但我向你保证,老谢的课绝不落下,课后补上。”

学生如此优秀,雷鸣还能说什么?

职业技术学校培养的就是学生的一技之长,这两个小子都能自己开馆子赚钱了,课本上的知识学不学又有什么关系?

但作为老师,不能公然表示支持,还是揪心地说道:“做这个事情呢是个好事情,但你还是要把重心放在学习上,不能只看到眼前的利益,现在你们还年轻,多读一点书,未来的路还很长。”

谢松木道:“我肯定是明白这一点的,不然我就不会放弃工作回来读书了。”

“我也晓得的,不然我就不会这么优秀了。”许翔不要脸地道:“雷老师你放心,我们只是一个外卖餐馆,上课时间不开业,绝不影响学习。”

话到这个份上,雷鸣是真不能说什么了,挥手道:“你们去忙吧,今天下午的课我准你们假,记得备点啤酒,好好喝几杯。”

请假出来,谢松木就赶往餐馆,请的虽然是下午的假,但最后一节课他也不打算上了。

他招的几个员工还等着他安排工作。

许翔回到教室对李青松道:“下午记得来餐馆吃饭,你耍得好的朋友也叫几个过来,然后就是我们寝室的几个,我已经喊了的。”

李青松道:“确定今天开业,下午你们是不是不上课?”

许翔得意一笑:“已经请假了,下午不上。”

“我X,你不给我也请了,好歹我也可以帮你接待来宾。”

“地方太小了,你去了就要少一个位置。”

“靠,算你狠。”

“最近你和老何四处租灯,赚了好多钱,也没听你说起。”

“毛毛雨,还要帮老何把成本出起来,加上我们的车费餐费,也没得哪样搞头,但是你放心,我的心还是在论坛这的,我是每到一处都费力宣传我们的论坛,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论坛多了不少忠实粉丝,图区还有什么表白时候的照片?”

“没有看,我最近在实施我的内容大生态战略,哪有时间来管这么多,但我们论坛正处于发展的上升期,一定要盯紧了,对于新注册的会员,我决定设置夜间不能发贴,以避免乱发广告的给论坛管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俩人最近也是各忙各的,难得静下心来交流,马上调换了位置,坐在一起交流。

这节课是语文课,老师布置的就是记叙文写作练习。

许翔道:“目前我们论坛的主要用户是学生,我现在又开拓了摄影师这一领域,魏姐那边我让她组建女性团队,着力发展女性内容这一块,接下来我还会搞定桥城文艺届的朋友,餐馆建起来之后,网吧的用户肯定会吸引一些过来,只要我们稳打稳扎地把一个又一个的领域用户搞定,我们就能打赢皓月论坛,当然,我估计任总会安排一些卧底来拉我们的会员,你一定注意,即要团结我们的用户,不要让他们轻易被挖走,万一他们走了,也不要生气,只要我们把平台建得更好,时间会告诉他们哪个好哪个坏,对于卧底,绝对要有一个清一个,特别是核心会员群,一定不能允许哪个宣传皓月论坛。”

人是群体生物,被各种关系网交织在一起,不能连接的网必须切断。

李青松点头道:“你说的我都记着的,凡是和我打过交道的,一个他们都挖不走,任皓月拿他们是当顾客,我拿他们是当朋友,这是不一样的,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昨天我在和他们商量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想法。”

许翔知道李青松在人际交往上自有一套,问道:“有想法你早点说噻,可以咱们就整起来。”

李青松暧昧地笑道:“我准备搞一个坛花坛草选拨大赛,就在会员自拍区,全坛会员都可以参加,发自己的照片,并且打上LOGO印记,在春节的时候颁奖,第一名奖励勋章一枚,论坛金币2000。”

活动是个好活动,但奖励太少了,很难吸引论坛以外的人参加,而且年轻人和老年人不能相比,即然面向全坛,那就要全面覆盖。

许翔加码道:“活动很好,但你这个面向的群体就是只是学生了,全面提升标准,所有的人都要涉及,儿童组、中学生组、大学生组、社会青年组、中年风华组、夕阳红组,六个组别,分男女,设金银铜奖。”

“你这也太多了吧。”

“名额少了吸引不了人,名额多,才能让大家都觉得自己有机会,金奖一名,银奖两名,铜奖三名,再设一个参与奖,参与奖就按你说的奖励来实施。”

“那前三个奖?”

“前三个奖自然要搞点有实力的。”

“说来听听。”

“正好我和摄影协会的会长认识,我请他们赞助一下,每个组的铜奖都送一套专业摄影师的照片,照片上都打上论坛活动纪念的文字,他们在宣传这组照片的时候就是替我们论坛在宣传,其他积分的积分奖励只多不少,再送五十元现金和一个证书。”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到时候再搞个投票,岂不是七大姑八大姨都能拉过来,为什么之前就没有想到?

有如此人气,还怕没有赞助商,许翔觉得要好好策划一下,只要诚意真,自然有人送钱来。

许翔又道:“银奖和金奖就按组别不同,别设奖励,这个我要具体考虑一下,然后针对性地拉赞助,比方说儿童组,我就找个培训班合作,给他们冠名赞助权,让他们在论坛上打广告,获得奖励的儿童,就能获得价值几百上千元的免费培训机会。”

“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惩罚他们?”李青松闻题伤脑,压着声音笑道:“你也太恶毒了,这样搞,哪个还敢来参加。”

许翔神秘一笑:“不懂了吧,这就叫精准定位,你要搞清楚他们背后的势力是谁,否则让他们自己来参加,你觉得他们可能来参加不。”

“你就是他们童年的阴影,哈哈。”

“难道你不觉得这个主意很妙,我得好好策划一下,把所有的奖励都准备好之后,我们就开始活动,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至少让任总那边想抄都抄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