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想要合作的两个个体,都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谈判场所,合作的内容有很多种,场所也就有许多种。

有的项目很正式,双方必须衣着华丽,选一个富丽堂皇的场所,再请一些媒体朋友作为见证。

有的项目很有价值,双方却在娱乐场所,觥筹交错之际、微醺半醉之间就敲定。

而不论什么场合,都要有酒,喝得越多事情谈得越快。

许翔不知道这几位酒量如何,要了一件五粮液。

王围道:“许兄弟先提一杯。”

许翔道:“我属于客,又是小辈,这第一杯酒,当由秦老师来提,多给我们一些关爱。”

潘洛道:“秦老师提第一杯,许兄弟第二杯。”

秦蒙德高望重,在各种场合也主持过酒局,也不推辞,端起酒杯道:“非常高兴今天能和各位聚在一起,这个事情对于桥城的摄影届,都可以说是一个大事,我相信我们这次的合作一定能圆满成功,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我觉得许兄弟都是一个大气的人,做大事的人,胸中有大格局,所以呢,这第一杯酒,我们就预祝合作成功。”

“干。”

“预祝成功。”

“感谢秦老师吉言。”

酒入欢肠,众人开始吃菜。

潘洛对秦蒙的话十分赞同,不谈酒菜是多少,光这一桌菜少说也是六七百元,非大手笔不能为,便提示许翔道:“你提一杯。”

许翔将酒满上,站起身来。

秦蒙道:“坐下,都是自己人,不要搞这一套。”

许翔道:“秦老师,我之所以站起来,是我要向大家表示感谢,你们都摄影届的前辈,我何德何能,能得到大家的赏脸,即然大家来了,也是表我的理想事业的一个支持,所以这杯酒,我必须站起来提议,我敬大家。”

白兰度道:“许兄弟如此盛情款待,应该是我们感谢你,一会我单独和你走。”

众人一饮而尽。

秦蒙放下酒杯道:“年轻人有梦想,我们这些老骨头就应该为他加加油,许兄弟,我再给你介绍一下王彤同志,她是我们协会的秘书长,可能也是我们能派出参与论坛管理的主要干将,你们互相留个电话,以后方便沟通。”

王彤坐在许翔对面,许翔起身道:“王老师,你好,以后多多指教。”

王彤拿出手机,挥手道:“你坐下,讲一下电话号码,我存起,以后有事方便联系,你需要我们提供什么也可以和我说。”

许翔微笑地报了自己的电话,王彤直接拨过来。

等两人存了电话,秦蒙指着王围道:“小王,第三杯你来提吧,你为了这事牵线搭桥,也没少费心。”

王围婉拒道:“第三杯哪轮得到我来提,要我觉得还得由秦老师你来,鼓励一下我们。”

许翔亦道:“秦老师,你请。”

秦蒙道:“那我就厚着脸皮,再提一次,这次合作宣布我们摄影圈开始步入互联网时代,与其他发达城市相比,我们已经落后了,所以我们要厚发赶超,奋起直追,将中央的精神文明建设精神贯彻落实,我先主个作,我们今年的这个年度作品评选就在桥城论坛上举办,所以作品面对公众,由公众投票加专家评审来综合考核,王彤,这个事情你回去就开始着手,所以这第三杯我们一起预祝桥城的摄影事业再上一个新台阶。”

“祝贺摄影事业再上新台阶。”

“预祝成功。”

众人七嘴八舌再饮一杯。

三杯提议酒过后,就是单独交流。

秦蒙心中欢愉,主动拿起分酒器为许翔分酒,许翔忙要拿过分酒器,说道:“倒酒这种事就由我来,哪能让老师你动手。”

秦蒙一把将他推开,斜着脸道:“事无大小,事在人为,你为我们摄影圈搭了这么大一个平台,我给你倒一杯酒又有何不可,咱们开始合作之后,你还要教会我们广大不会玩电脑的老同志如何使用,就当我替他们。”

许翔只得松手,感谢道:“谢谢秦老师和各位老师的关爱。”

秦蒙道:“合作是互利共赢的事,我们也不能让你吃亏,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直接提。”

即然如此,许翔也不客气,忧心道:“我的初心就是做一个服务大众的平台,但现在任老板那边宣传阵势很大,有种搅浑一池水的势头,但这个论坛有很大的隐忧,就是他胡乱转发别人的内容,很可能侵权,以后免不了有商业纠纷,我很担心长此下去会影响我们桥城在社会上的口碑。”

“商业的事情自然有相关部门处理,你担心他做什么,你是不是怕他做大了我们就跑过去了,把你放在一旁不管。”秦蒙道:“你大可不必有这个担忧,今天我即然答应了与你的合作,自然是说话算话,不然也不会让你和王彤交换电话。”

许翔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倒是不担心,你老是过来人,知道很多家长对电脑本身就有排斥,我是担心他搞得乌烟瘴气的,我们其他的会员也会认为论坛是有害的,从而不来使用。”

秦蒙点了点头,这个担忧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一个问师,现在都流行电脑处理照片了,可很多老一辈的摄影师还坚持用传统的方式。

与时俱进,不能跟上时代必然被淘汰。

“你放心,我会说服他们的,这一点你不用操心,你只需要保证论坛稳定运行,我们走一个。”

许翔举杯,两人共饮之后,又将酒补上。

许翔道:“文艺不分家,作协那边,秦老师也有熟悉的老朋友吧。”

秦蒙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要把桥城各个团体都搬到网上来,欣然点头道:“改天我约文联的谢老聊聊,让他把各个团体的负责人聚一聚,直接把这事定了,如果一个一个的来,都像今天这样,也太铺张浪费了。”

话到这个份上,许翔还能说什么,只能再敬秦蒙一杯。

秦蒙道:“我听你口音好像是三合市的,我以前去过,你家是三合哪点的?”

许翔并不隐瞒,坦然道:“我家是三合市南拓县青山镇宋村,比较偏僻的地一个山村。”

秦蒙没有听过这个地方,但南拓县本就是一个极贫困的县,又是下属镇乡的一个村,想来许翔的家境也很普通,却做出这么大的事业,倒有一些惊讶。

“轻工学校我记得是个中专,你才十六岁?”

“是的,十六岁。”

“那你就会建论坛,办公司,你家庭条件不一般啊!”

许翔摇头道:“说来你不相信,我家条件很差,我们那儿也很穷,通村路是泥马路,镇乡之间也是石泥路,一到下雨天,到处都是坑。”

“那你能取得这么好的成就,值得表扬,据我晓得,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沉溺于游戏,特别是一些乡村里的孩子,到了大城市,很多事物对他们都有极大的诱惑力,特别是游戏,玩着就松不了手。”

“我也是因为城市有很大的诱惑,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家乡也能像城市一样美丽,所以我鞭策自己,一定要有所作为,俗话说得好嘛,笨鸟先飞。”

“有上进心,以后市里评选十佳青年,我一定推举你。再喝一个。”

“多谢秦老师关照。”

王围见他们喝得开心,举杯道:“算我一个,潘总,我们一起敬秦老师一个,感谢他对年轻人的提携。”

愿意敞开心扉和年轻人交流的人并不多,很多人都以长者自居,他们看不惯年轻人的行为,从不去理解他们,只认为他们堕落。

可人都是主动堕落的吗?

有多少年轻人正在挣扎求存,可谁正眼瞧他们了?谁倾听他们的思想了?谁伸手援助他们了?

当年轻人成为中年人、老年人的时候,又能记起自己的窘境,抽出一点闲暇时间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年轻人了吗?

这个世界应该是美好的,美好的道路需要所有人去点缀……

酒不醉人,许翔却有些醉了,他相信自己所想要的未来一定握在自己手里,只要自己去做,总是会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