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探索世界的过程里,发现了许多伟大的定律,六度理论和它们相比不算伟大,却无疑是最能体现人是群体生物的理论。

任何两个素不相识的人,通过一定的方式,总能够产生必然的联系或关系。

许翔不认识桥城摄影协会的会长秦蒙,但通过这个理论,他们坐在一起吃饭。

这样认识的还有五个。

桥城大相摄影器材店老板王围。

桥城摄影家协会会员白兰度、张敬源、高生文、王彤。

加上潘洛和许翔,刚好一桌。

熟悉的包房,熟悉的位置,体验却大不同。

上次许翔是客,这次是主。

王围作为穿针引线之人,一早就赶过来和许翔熟悉,等到摄影家协会的五位赶来,他便当起了介绍人。

“秦老师,好久没你见你了。”

“最近协会事太多了,早就想在你那里选两个镜头,一直没能过去。”秦蒙一眼扫完余下两人,不知今天的主角是谁,问道:“你这个中间人快点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主角。”

“潘洛,我的老客户,在轻工学校门口开相馆有十多年了。”

王围先介绍了潘洛,又指着许翔道:“许翔,我们今天的主角,轻工学校的学生,桥城论坛的创始人。”

又向许翔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市摄影家协会会长秦蒙秦会长。”

生意做得大的人,口才总是很好。

王围的生意不算大,口才却不错,吐字清晰,简明扼要。

许翔握手行礼道:“秦老师你好,非常高兴认识你。”

秦蒙淡然一笑,没有想到他如此小,赞道:“小许,真是年少有为。”

“秦老师里外就坐。”

王围将后面几人诸一介绍,然后各自就坐。

王围道:“我们都是从事摄影相关行业的,就不见外了,托许小兄弟的委托,当个中间人,组这个局,目的呢就是一个,让我们桥城的摄影事业再上一个新台阶,我还记得秦老师当先会长时的盛况,时间一晃而过,就是好几年了。”

秦蒙补充道:“七年了。”

王围道:“七年光阴弹指而过,我们桥城摄影届在秦老师的带领下如雨后春笋,涌现出了很多摄影名家,我也有幸看过他们的作品,每年的摄影展也给桥城人民提供了视觉的盛宴,让大家更好的品味了桥城风光,但每次展览的时间有限,很多人没有机会欣赏,那时候我就在想,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们各位老师的作品走入更多人的视线,一直很苦恼,直到接到了潘老师的电话,犹如醍醐灌顶,我觉得机会来了,不能再等了,当天我就给各位老师打了电话,我很感动,大家都没有推辞,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次合作会谈。”

摄影一直是小圈子的事,一直以来曲高和寡,摄友之间也是私下交流,孤芳自赏。秦蒙不是没有想过搞一个面向公众的平台,可一来他年纪大了,没有精力操持,二来论坛的维护需要专业人才和经济支出。

接到王围的电话,他亦很高兴,这至少是他退下会长之职前干的一件有意义的事,于桥城的摄影事业发展有莫大助力。

秦蒙点头道:“这是一个好事情,我代表协会向王总表示感谢,也很感谢许小兄弟能想到我们这一群体,特意在论坛上开辟了一块区域,论坛我已经看过了,各种内容分门别类,设置得很好,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许翔淡然一笑:“都是应该的,桥城论坛创立的初心就是服务桥城人民,虽然我不是桥城的人,但我在这里读书,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发现其他地方都有自己的论坛,桥城却没得,方才有了这个念头。”

王围道:“那我们先让许兄弟介绍一下论坛的具体情况,说一下合作的方式,然后秦老师你们有什么建议再提出来。”

许翔待各摄影名家全部点头赞许,方才开口道:“我就简单介绍一下论坛的情况,桥城论坛共有五个股东,除了我都是本地人,我们的核心宗旨就是为桥城人民服务,创始桥城人的虚拟家园,打造一个精神交流的空间,所以最开始我找了皓月网吧的任皓月任总,准备和他合作,我也给他陈述了我们的发展计划,但他有自己的想法,或许是想更加商业化,为自己服务吧,拒绝了我们的邀请,转而自己做了一个桥城皓月论坛,这几天也在搞活动推广。”

张敬源举了一下手,待许翔停下,他插话道:“他是他,你是你,我们只谈你这里,不谈他。”

许翔道:“论坛的情况我相信大家打开网址就能看到,我介绍的再多,不如大家亲眼看一看,我就重点讲一下我们的合作方式,首先是我们开辟了一个摄影交流专区,管理权限我们全部下放,其中现有的几个管理是在校大学生,协会这边有谁愿意加入管理团队,我们直接操作,要求就是有时间,能做事;其他的摄影协会会员,我们已经安排设计专属名牌、专属勋章,可以彰显身份,与其他会员相区别;我们会策划一些活动来助力摄影大区,协会这边有什么活动,我们也全力支持。”

王围道:“接下来就请秦老师你们讲两句,有什么想法直接提出来。”

秦蒙觉得很好,他们主要就是拿版块来分享自己的内容,有个属于自己的宣传阵地。

但来之前,几个会员也提了一些想法或者说担忧,即然他是带头人,那就有必要提出来。

“我呢作为摄影协会这边的代表,即然是合作,有什么话我们也不藏着,就直说了,如果有冒犯的地方,希望许小兄弟别生气。”

许翔道:“秦老师你只管直说。”

秦蒙道:“第一点就是摄影作品都是我们的心血,我想问一下发表之后,版权还是我们自己的吧?”

有些网站只要你在上面发布了内容,它就把版权据为已有,若有收益,原创者必须与其分成,否则就不允许发表。

许翔道:“这一点你可以完全放心,所有版权全部归作者所有,我们只是一个发布平台,不收任何费用,如果作品有任何商业上的收益,也完全属于作者。”

没有比这更公正的了!

秦蒙道:“我们发布的作品,你们不会随意删除,任意滥用吧?”

许翔道:“不会,如果我们要发布在论坛之外的地方,一定先征得作者的同意,当然,如果作品有违规和侵权等情况,我们是必须删除的,而违规作品的限定在论坛的版规里有明文规定,大家在发布之前可以先作了解,切不能发布任何违规作品,否则被网监查到,我们会被处理,发布者也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蒙道:“这点你也放心,我们协会的成员都是有素质有觉悟的。”

服务员推门进来,问道:“请问你们什么时候上菜?”

许翔征询秦会长的意见道:“秦老师我们是边吃边聊还是聊一会再吃?”

秦蒙呵呵一笑道:“边吃边聊吧,我有点低血糖,到了进餐时间如果不吃东西,有点头晕。”

“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