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泛指交谊深厚的人。

从这个角度讲,潘洛打出去的这个电话,是一位深交已久的朋友。

开摄影器材店的王围。

潘洛所有的耗材都是从他那里进的,桥城有一部分摄影师的耗材也是从他那进的。

王围答应了潘洛的请求,承诺周末的时候组一个局,让几位在圈里颇有名气的摄影师过来,再由他们联系一下摄影协会的骨干。

潘洛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带着些许小骄傲道:“有没有朋友?是不是给你办得妥妥当当的,时间定在周末,地点你看选在哪儿?”

“协会的领导确定能去?”

“这就得看你招待在什么地方?”潘洛指着自己的照相机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对与错,只有利与弊,这个道理许翔自然也是懂的。

“大厢房,人在精不在多,协会的会长和副会长这级别的必须请。”

“行,我再给他去一个电话。”

潘洛再次拨了许围的电话,顺口道:“周六我也没事,可以帮你作个说客。”

许翔指着电脑上的论坛道:“只做说客怎么行,还得做个表帅,抽空发点你的经典作品,咱抛玉引玉。”

潘洛点了点头,打通电话:“王总,地点定在大厢房,你邀请人的时候一定要贵精不贵多,选点说得上话的,因为这个事情涉及摄影协会和桥城论坛的合作,最好是一步到位。”

“潘哥,你说这个话,我心头有数。”

“我当然相信你,不然怎么会托你办这个事,这个桥城论坛还专门有个摄影家交流基地,只要把喜欢摄影的都拢过来,到时候你可以在上面分享器材,也算是把店开到了网上,所以周六你一定要参加,帮我们把这个事敲定。”

“要得要得,我电话进来了,一会再聊。”

潘洛挂了电话,坐在电脑前道:“应该分享,我还要把我的名气打出去,在这上面发广告你不会收我的钱吧。”

许翔道:“你是哪个,你是元老,是功勋之臣,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收你的钱,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为了便于管理,你不能单纯的发广告,只在作品后面附上你的介绍,另外咱们还有一个桥城名家,你可以按里面的模板发一个个人介绍,让更多的人认识你。”

“好,我研究一下。”

“那我就不陪你了,我去广告店印点名片。”

名片的用途是宣传个人和论坛,在聚餐的时候发出来,即可以让对方记住自己,也能记住论坛的网址。

制作名片的时候,许翔突然意识到,应该给不同身份的会员制作一个有标志性的名牌和勋章,这样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

确定好名片的款式后,许翔没有回到学校上晚自习,而是来到了皓月网吧银河店。

刷卡的时候,柳敏将一张宣传单递给了他,介绍道:“这是我们网吧最新的活动,可以兑换网费。”

大约是许翔经常来上网,和于吉的关系亦还不错,柳敏对许翔也有了许多改观。

许翔微笑地接过来,道了一声谢谢。

坐在电脑前,借着开机的时间,许翔认真看了一下传单,只须五分钟的时间,就可以换取两个小时的网费,确实很划算。

除非是不经常上网的人,否则谁都愿意尝试一下。

即然如此,那自己又何必拒绝,许翔参与了这个活动,在论坛里注册了一个帐号,至于个人照片,他直接在网上找了网图。

总不能任皓月某天心血来潮,突然看到许翔都在自己的论坛,岂不是要让他得意许久?

许翔暗然一笑,开始在我的领地官方论坛找兼职美工,花钱请人做一套自己想要的名牌。

诸如:实名认证会员、原创作家、摄影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

而勋章,网上有很多素材。

许翔选了几套,近一百个大小相同的,上传到论坛。

他要给未来加入论坛的各种协会会长们都准备一个专属的勋章,也要给每种协会、团队一个专属的,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种虚荣。

虚荣心是每个人都有的。

挂上勋章就显得与众不同,别具一格,也高人一等。

所以有的论坛,他们的精英会员一个人就挂了几十个勋章,各种名目,五花八门,五光十色,不求和谐得宜,只求数量第一。

相较于他们,许翔还是有追求的,所有勋章的尺寸规格都是一样的,整体统一。

任玉章又来电话了,效果图做好了。

许翔打开QQ,点了接收,经过后期渲染和PS,在光阴的材质的映衬下,效果确实美轮美奂。

保存到QQ相册之后,许翔给任玉章回了电话,让他各打一份,星期六他过去取,顺便付钱。

网管阿豪来到许翔身后,低声道:“于总在包房等你。”

“谢谢。”许翔对待他人的时候,总是很客气。

事情做得差不多,也到了走的时候,许翔结帐下机,来到了于吉惯用的包房。

包房里上网总是要贵许多,除了那种怕父母来网吧找人的学生和带着妹子显摆实力的富二代,很少会有人来包房上网。

所以这里面总是很空,于吉便物尽其用,改作了自己专属的办公室。

“你今天没上晚自习?”

“没有,任总出了这么一个大招,我哪还有心思上晚自己,必须来体验一下,顺便想想对策。”许翔开了一个玩笑。

于吉却没有发现笑点,很严肃地道:“这个事情确实要重视,我刚看了一下,今天注册的会员,至少有一千人左右,你也体验了,有什么想说的?”

“难道任总想一统桥城的网吧市场,上网的人确实很多嘛,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多人注册,还是工作日,到了周末不更吓人,一台电脑算两块钱一小时,一天十五个小时计,一天少说六万的收入,真是日进斗金。”

于吉觉得他算得乱七八糟,皓月网吧几个店一天的收入,平均下来,净利润倒也在六万左右。

“我说你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当然,那必须的,我是谁,对不对?”

“说来听听。”

“对策就是先按兵不动,等餐馆装修好之后,咱们就实行论坛会员点餐优惠制度。”

“也只能如此了。”于吉实在想不出更好的主意。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任皓月家大业大,想要和他比钱多,那只有死路一条,只能另想办法,苟且发育。

“那你再玩一会,一会把他们几个也约出来,我们一起吃个宵夜,顺便商量一下对策。”

“不,这事还得先稳住,不要忙着告诉他们,以免乱了军心,等过几天任总这边的热度下来,咱们再议不迟。”

“这……”

“咚咚。”敲门声响起,阿豪在外面喊道:“于总,任总来了。”

“晓得了。”于吉道:“我出去接待一下。”

“我也回去了。”许翔还要去大厢房订房间,去晚了就下班了。

两人刚出门,任皓月远远就走了过来,率先向许翔打招呼道:“哟,这不是许小兄弟嘛,也是我们网吧老顾客啊。”

许翔淡然道:“整个桥城,网吧环境最好的就数皓月网吧,我自然要来这里上网。”

“我这皓月论坛想来你也体验了,感觉怎么样,你是专家,可要多多指教,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提一点建议。”

“挺好,任总能涉足互联网,为桥城的网络事业发展出一份力,我相信桥城的未来会一片光明,我刚才也注册了一个帐号,还兑了五元的网费,其他的还没有体验,所以暂时没有什么建议。”

“哈哈,说实话我很看好你,但我这个人打江山总是喜欢先建立自己的根据地,要是哪天你的网站要卖,一定要卖给我,做网吧的同行都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大方,价格保你满意。”

“我却不喜欢拾人牙慧,如果皓月论坛要卖,我肯定不会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