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长河里,有很多渡口,只要我们抓住了,就能踏上一条通天大道,可选错了,到达的彼岸有可能是沙漠,也有可能是沼泽。

这些危险的地方让我们惊惧。

而这大约也是人生最大的乐趣,充满了未知,你不知道你的下一个选择会给你带来什么?

有的人胆子很大,却是一个冒失鬼,不断向前,不断犯错,棱角也在无数次磨砺中被磨灭,当他遇到大的挫折,回悟半生,一无所成,从而丧失斗志,不再有勇气,做事畏手畏脚,终其一生也是碌碌无为。

有的人很谨慎,他们的选择总是三番五次之后才决定,在犹豫不决之间,机会须臾即逝,错过人生的渡口时,只有抚额叹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个渡口。

可下一个渡口一定是美好的吗?

不一定。

鲜花盛开在荆棘丛里,当你踏入,获得的或许是满身伤痕。

此时的许翔已觉得人生陷入荆棘之中,但路是自己选的,必须坚持走下去,才能将鲜花收入囊中。

他立即开始着手行动,制定合适的战略,用来改变困境,突出重围。

眼下最重要的也是最有可能突围的就是文学和摄影两个版块,文人一向自有风骨,必须用真诚打动他们,用真心邀请他们,才能将他们纳入麾下。

财帛固然能动人心,任皓月这么一丁点的施舍只不过是嗟来之食。

而摄影师,喜欢的定然是和专业的人交流摄影的技法、分享妙手偶得的作品,所以要打动他们,只需给他们建立一个公平公正的平台。

许翔参照摄影论坛的配置,进行浓缩和精简,作出将图区改为六大版块的策略:摄影师交流基地、桥城名家、原创摄影品、转载摄影作品、美图欣赏、PS交流。

李青松玩了一会论坛,发了两个值得讨论的话题,打开QQ群准备将链接发到群里,以便大家能快速参与讨论。

突然看到桥城90后交流群里消息不断滚动,往上一拉,发现大家讨论的都是许翔刚才发的视频。

许多女群友都在夸何磊帅气,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答应一个男人的求婚,完全忽视了这是一个广告宣传片,死心眼地认为这就是求婚现场的直播。

又有花痴在点赞求婚的彩灯漂亮,觉得十分浪费,希望自己的男友求婚时也能如此精心布置。

“你把QQ退了?”李青松问道:“我看到好几个@你的,他们问这个视频是在哪里拍的,这个彩灯哪里可以买到?”

“在的,我这会在处理论坛版块,还没来得及看。”许翔早就看到QQ在闪动,但他即然下午要去找潘洛,让他介绍摄影师,以邀请他们加入论坛,那必须把平台搭建好。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你不用急着改啊,先和对方谈了,确定有人来再改也不迟。”李青松摇头道:“你差点错过生意了,人家问彩灯哪里可以定做,这就是送钱上门。”

难得有赚钱的机会,李青松自不能错过,马上开始主动联系,并在QQ群发消息道:“有需要定制专属彩灯的直接加我,这个表白神器是我们论坛专门研发定制的。”

许翔继续完成新建版块的设置,淡然道:“你看到了你就处理了。”

李青松道:“那是必须的,财神爷送钱来我都不要,岂不是罪过。”

许翔道:“你在交友区或者水区发个贴,让需要的会员留言,根据他们内容的简单或复杂报价,按会员等级的高低给予一定的折扣优惠,也是提高我们竞争力的一个方法。”

虽然这个方法一直在他的计划之中,但才公开就有了订单,也出乎意料。

这或许就是前人说的事在人为,有些事你不做永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做了也不一定能达到想要的结果,但不做总是没有任何回报的。

你只管付出,其他的交给天意。

天道酬勤,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所以找潘洛这件事,许翔必须做,在食堂吃过下午饭,许翔就来到了潘洛的相馆。

中午离开,下午又来,潘洛先倒了一杯水,问道:“还要拍什么吗?”

他对自己的作品一向很有信心,许翔这么快就来找自己,定然是有新的摄像需求。

“你孤独吗?”许翔问道。

孤独是一种主观自觉与他人或社会隔离与疏远的感觉和体验,而非客观状态。

在偌大的城市,谁没有过独自一人的时刻?

当你在行单影只地忙忙碌碌过后,有没有一瞬间心中无边空荒,觉得天地都是那么的寂寥?

潘洛不明白许翔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他不孤独,他有妻有子有工作,每天都排满了业务,生活很充实。

提出问题的人一般都是遇到了这个问题。

潘洛坐下来,眯着眼,问道:“遇到什么问题了?”

“我想请你帮一个忙,这个忙可以解决你心中偶尔出现的孤独感。”

为别人做事,解决自己心中的孤独感?

潘洛觉得好笑,于是他哈哈笑了出来:“我不孤独,如果你需要帮忙,你可以说来听听,力所能及的范围,我自当伸出援手。”

毕竟这是自己的客户,中午才结了帐,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衣食父母,哪怕是一个,都是财富。

他很懂得这个道理,所以这么多年的经营,他垄断了轻工学校的照相业务,至少学校有什么拍摄任务都是找他。

许翔也笑了,微笑永远是能打动人的武器,多笑一笑,不会有什么损失,还利于身心健康。

“我想请你介绍几个桥城知名的摄影师认识一下,特别是那种和你关系好的,加入了摄影师协会的,和蔼可亲的那种。”

“你想学摄影?”

“我不想学摄影,我之前给你讲过,我办了一个桥城论坛,我要把它打造成桥城人民生活交流的平台,我想给摄影师们提供一个虚拟世界的空园,以寄放他们无处安放的孤独。”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我找找。”潘洛从学会摄影之后,就开始为生计忙碌,最开始的时候他还经常和朋友一起外拍,在轻工学院安定下来之后,就很少离开这片舒适的区域。

除了过节,他基本上都在这里,房子也买在这里。

有谁加入了摄影协会,这还真不知道,摄影协会在他心中就是一个浪费时间的地方。

“你虽然懂了,我还是要讲清楚一点,借用一下你的电脑。”

许翔在潘洛的电脑上打开了桥城论坛,指着中午建好的版块介绍道:“以前摄影师的交流都是几个人聚在一起之后,才有机会,十分不便,但有了这个平台,无论是在哪里,都可以随时随地地分享作品,交流器材使用心得……”

许翔介绍结束,潘洛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联系人把电话拨出去,仿佛他根本不是一个摄影师,只是一个照相工具,和相机一样的工具人。

许翔静静地看着他:“没有合适的人吗?”

潘洛不禁脸上发热,急中生智,马上有了主意:“怎么可能没有,我是在听你说,人与人得懂得尊重,你即然有话要讲,我怎么能打电话。”

“也是,有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