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收到家里的来信,许翔就一直在想,应该怎么回信,要不要告诉他们自己的生活近况,可直接说自己在创业,他们能接受吗?

他们肯定不能接受,或许还平空多几分担忧。

可不写,自己最近都在忙这方面的事,又能写点什么东西呢?

总不能按前世的记忆来写,且不说有些事已经记不起,胡乱的添在人生里,那真的会造成时空混乱,以后怕要成一个精神病。

而母亲在来信里,还说了一件很瘆人的事,这事必定会成为未来许翔回乡创业时的一大阻拦。

事情是这样的:谢万刚的媳妇张新凤离奇死在他家后山的坟边,被发现时尸、体被野狗咬了一部分,村民们推测是被鬼牵了,又说是走夜路撞邪了,各种猜测众说纷纭。

因为谢万刚在外打工,张新凤独自在家带孩子,有传闻说其作风不正,与朱晓勇偷*X*情,便有村民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正巧张新凤出事的第二天,朱晓勇就和未婚妻一起外出打工。

谢家本就是谢家坝的大家族,这事情很不光彩,当下就报了警,说一定要讨个说法,如果是被杀的就一定要凶手偿命。

母亲再三叮瞩,要许翔一个人在外时洁身自好,不要去搅合别人的感情,也要注意说话的言语,以免得罪人。

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任何事都有因果关系,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死去。

许翔判断,很有可能这事就是朱晓勇干的,有了新欢想轻松的放下旧爱,有时候是很困难的,特别是面对这种“敢作敢为”的女人……

但是!

前世的记忆里,朱晓勇和张新凤并没有什么交集,莫非自己的重生已经改变了这个时空?

现在的世界与原来的世界已经有了差别?

所以真要复制以前的成功经验来获得成功,可能会导致失败,甚至是重走老路!

想到这一点,许翔心中生出一股凉意。

看来不管是什么人,想要平平稳稳的走完一生都是不可能的。

原计划是在城里赚了钱,就回到家乡改造家乡,现在老天爷就开始给自己下套,直接让朱、谢两家结为死仇,要想改命乡村的穷苦现状,还必须解开这个死结。

许翔沉默地思考,想了许久,终于决定落笔。

回信写得很简单,简单的介绍了学校的生活,说自己已经适应了,学校的补助也按时发放,加上有勤工俭学,自己不缺钱用,生活过得很好,希望父母在家珍惜身体,能少做的事就少做,如果国家有退耕还林的政策,那么偏僻一点的土地就退了,少种一点,别那么辛苦。

第二天一早,许翔在小卖部拿了信封和邮票,投入邮筒之中,将思念寄回家乡。

“许翔。”

“何军豪。”许翔转身看着背上背了一个大箱子的何军豪,问道:“成品有这么大?”

“昨天和你说好的给你展示,那肯定要拿过来,工具我都带来了,有哪里不满意的,现场给你改,今天决定完成任务。”

“好,我们先去教室,试一下效果。”

何军豪将教室后排的桌子移开,打开箱子,将彩灯取出铺在地上,遥控板一按,彩灯亮起,呈现出“ILOVEYOU”的字样。

“白天光线太亮,效果不明显,到了晚上绝对绚烂。”

“嗯,继续。”

何军豪又按了一个键,亮起的灯变成了“桥城”字样,且不断闪烁。

韦青本在前排看书,见他们折腾了半天,这会又亮起了灯光,也被吸引过来,灿然一笑道:“何军豪,你好厉害哦,你是怎么整出来的?”

被女生夸奖,何军豪有些害羞,腼腆道:“就是一种业余爱好,就像你们写作文写得好一样,各有各的优点吧。”

许翔道:“继续啊。”

何军豪又按了一个键道:“按了这个键,就会在两种模式之间切换,现在我设定的是桥城两个字和ILOVEYOU交替闪烁,进入这个模式后,音乐就会自动循环。”

音乐还是上次的《偏偏喜欢你》。

韦青道:“哇,这个晚上肯定很漂亮,要不你今天晚上给我们展示一下?”

“没得问题。”何军豪爽快答应,又问道:“许翔,这回你没有修改意见了吧?”

“没有,一会我就让谢松木背台词。”

许翔拿着准备好的另一份台词来到汽修班的教室,等着何磊的到来。

“你那天用篮球砸了我,我记得你说过,以后有事就找你。”

“呃。”何磊闻言一愣,迟疑道:“有哪儿不舒服吗?”

这事过去太久,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许翔摇了摇头道:“身体没有事,只不过有个忙需要你帮一下。”

“什么忙?”

“我在帮我们班一个同学练胆量,就是这个剧本,他需要当着一个女生的面把台词读出来了,为了充分调动他的情绪,我希望找一个陌生人让他先试一下。”

许翔把剧本递给何磊,指着最后的台词道:“你就一句,我愿意,其他时间你站着不动就好。”

何磊觉得这事并没有这么简单,整个轻工学校,男生不止他一人,为什么偏偏就找上他了?

“这事你也可以啊,为什么偏偏是我?”

“陌生男生才能有效果嘛,如果让他对一个认识的男生念这个台词,他肯定入不了戏,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可能他一开口,对方要么走了,要么就会打他一顿,所以我想找个我认识而他不认识的,正好你很合适,毕竟你欠我一个人情。”

很有道理的样子。

何磊想了一下,觉得也没什么,但台词上的内容太过于肉麻,还是很难接受:“要不我给你找一个女生,我们班虽然是汽修班,还是有一个女生的。”

“女生是下一步的计划,如果你愿意帮忙,那下次再麻烦你。”

“那算了,就我吧,什么时间?什么地方?”

轻工学校的教学楼是一个E字型,许翔指着中间的空地道:“今天晚上,第一节晚自习之后的课间休息时间,你在下面等我,我会喊着他过来,到时候还有一个道具在旁边烘托气氛,你有个心理准备。”

何磊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道具会如此奢华,以致于他误认为这就是一场真的表白。

之所以没有信以为真,还是谢松木长得太……一言难尽了。

何军豪在一旁遥控道具,许翔向请来的摄像师交待拍摄要点。

计一班的同学都知道有这样一场好戏,本来回家的同学也留下来上晚自习,以免错过这场好戏。

杨正海嚷道:“老谢,开始,兄弟们是你坚强的后盾。”

谢松木哈哈大笑道:“滚远点,不要影响老子发挥。”

至少在场所有人的态度都表明这是一场秀,这样何磊心中好受许多。

交待完事情,许翔来到两人中间,喊道:“记住,一定要控制表情,情绪要到位,我们一次过,开始。”

“桥城,请允许我叫你一声亲爱的,自从在学校操场上第一次看到你的英姿,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你的,虽然我知道我们的感情不会被世俗认可,但我相信我的真心一定会打动你……”

“嘘~~~~”

“哇哦~~~”

伴随着表白声,各种口哨起哄声开始响起,其他教室的学生也被吸引。

谢松木的情绪受到极大鼓舞,更加动情地念起剧本:“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桥城,答应我的求爱,让我们永世不分离!”

何磊简直不敢直视谢松木的脸,仰天呐喊道:“我愿意!”

“好!”

“哦!”

“哈哈哈哈。”

许翔率先鼓掌道:“OK,非常完美。”

韦停欢拍马屁道:“老谢这个演技,不拿奥斯卡都是奥斯卡的损失!”

谢松木刚要发表感谢,耳旁突然响起霹雳雷声:“谢松木,你在干什么!不要脸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