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丘海雪脑中千回百转,实在想不出,许翔要和自己说的话是这个,木着脑袋回答,心中的好奇心却更甚,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想知道他到底要说个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个算不算真理,但我想定律之所以是定律,就一定有其道理。”

“你就直接说内容吧。”

“一个人一辈子要吃的苦,总量是恒定的。”许翔打比喻道:“和质量守恒定律有点相似,就说人的一辈子,先苦就后甜,先甜就后苦,就像我们现在,过的是苦日子,但好日子一定在后头。”

丘海雪哦了一声,原来要说的是这个,虽然还是不明白许翔为什么要说这个,心却落了下去,开始品尝鸡肉的味道。

许翔见她没有排斥这个话题,接着道:“而反过来,如果你享了不该享的福,就得吃原本不需要吃的苦,外国有个歌手叫鲍勃·迪伦,他曾经说过一句话:人们很少做他们相信是对的事,只做比较方便的事,然后后悔。就像我们身边有很多不喜欢读书的人,他们喜欢打游戏、谈恋爱,做一些琐碎无聊的事,于是无法考上高一级的学校,只得踏入社会去打工,可自身的文化水平不够,做的都是又苦又累的活,而有些人不习惯这种苦与累,想继续过安逸轻松的生活,男生就加入潶社会,女生就去伴大款,青春的时光很快就过去,姿色不再,最终被遗弃或者走上犯罪的道路。”

丘海雪突然觉得鸡肉很难吃,真没看出来,许翔是一个如此会唠叨的人,像堤坝决堤了一样,似乎有无穷无尽的话语要说出来,只得停下筷子,指着许翔的粉道:“先吃两口吧,一会冷了就不好吃了。”

许翔叹了一口气,夹起几根粉道:“这就是人生最可悲的,在该奋斗的年纪却选择了安逸,所有让你爽的东西,在未来一定也会让你痛苦。”

丘海雪见他愁眉不展,说的这些事和自己也不搭边,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许翔遇到了什么事,在找自己倾述?

可如果是倾述,这话听起来又怎么像是老师在教育自己人生的大道理。

许翔快速下了几口粉,又道:“俗话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无论哪条路都能到达生命的彼岸,但你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就将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无论选择什么都不会有错,但这辈子的成就却有高下之分。”

丘海雪吐出最后一块鸡骨头,实在是不能忍了,问道:“我想插一句话,你是在教育我吗?”

许翔松了一口气,笑了笑:“没有,只是突然有一些感悟。”

“你的感悟就是人必须活得很累,不能走轻松的。”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人应该多学习,只有提高了自己的综合能力,才能在这个世界较好的生存,而合适的年纪做合适的事,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

“那你还去开餐馆,做这些学习之外的事?”丘海雪彻底放下了筷子:“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学习是需要成本的,当然这不是主要的。”许翔道:“常言道,学以致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有没有学到东西,必须实践之后才能检验。孔子云: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所以我这是把书本上学到的东西用实践来检验,以取得更大的进步。”

“我记得你是学计算机的,你是打算用计算机控制炒菜?”

“不,餐馆不是我的主业,难道你不知道桥城论坛是我创办的?”

“我不知道。”丘海雪听过桥城论坛,也在计算机课上看到班上的同学玩过,那是一个网站,据说就是校园里的学生创建的,好像叫李什么的。

“桥城论坛不是一个李姓学长创建的吗?”

许翔将碗里的粉吃完,展颜道:“你说的这位叫李青松,是我同学,主要负责宣传事宜,最开始就是我们两个一起做的,现在五个股东。”

许翔陈述一个事实,丘海雪听在耳朵里似乎有些变味了,这算是炫耀吗?

许翔为了佐证自己,进一步介绍起论坛和餐馆的关系,以及透露了一丝丝自己的野心:“论坛是存在于虚拟世界的,可以充实人们的精神世界,但沉溺于其中不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希望把论坛打造成一个服务桥城人民的平台,比如上面的文学版块,大家可以展示自己的才华,分享自己的文字,并且我希望他们在论坛上的付出会获得物质上的收获,所以我的第一个武器就是推出餐馆,一来方便网吧上网的客户点餐,吃到美味的饭菜,二来在论坛上发贴的用户可以获得积分,在未来我会推出积分点餐制,比如你在桥城论坛上通过自己的才华或者是付出赚了一千个积分,那么你就可以用这一千个积分免费点一份餐,直接送到你的家里。”

“那你不是要亏钱吗?”听起来很有意思,丘海雪的注意力马上被转移。

“付出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回报,他们把平时上网的时间用一部分在论坛上,就可以获得意外的小收获,而我将餐馆的利益让一部分出来,就可以使得论坛更有人气,当人气达到一定的量时,量的积累就会产生质的变化,我就可以通过投入广告之类的来获得收益。”

许翔突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这才是活着应该有的样子,瞬间胸有成竹地道:“未来我还会有更多的计划,我相信以后桥城论坛会成为桥城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会很自然很习惯地融入到论坛里,就像我们现在打开电脑就会登QQ一样。”

丘海雪的思绪伴随着许翔的畅想开始飞舞,或许那时候,大家互相介绍的时候都会问,你在桥城论坛的ID是什么,我们加个好友……

“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和我讲这些做什么?”

畅想是美丽的,现实是冰冷的,丘海雪回到了现实。

许翔正色道:“我希望你能好好学知识,掌握会计知识,以后在餐馆帮着做帐,这样我可以开工资给你,你也不用去发传单,等我的公司做大了,你就就有用武之地,以后在桥城买房,好好回报爷爷的养育之恩。”

“报达爷爷自不用你讲,可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这样关心我?”

“你就当我是一个好人,我觉得你的人生不止于此,虽然你没能上高中考大学,可是中专毕业之后,我们照样可以读成人大专,照样可以专升本,读研究生,只要愿意学,前途一定很宽阔,如果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助你成功。”

丘海雪一直瞪着许翔,只见他的双眸是那么的真诚,没有一丝虚假。

善良的小姑娘心中第一次泛起了波澜。

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好人?

或许有吧。

生命中突然点亮了一盏明灯,温润如玉,暖人心脾,丘海雪埋下头,柔声道:“我去上课了。”

许翔望着她的背影傻傻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持之以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