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有丰富的销售经验,对拉人头早有一套了熟于胸的方案。

唯物主义辩证法讲究辩证的看待问题,任务一件事都是有两面性的,销售用来发展好的企业无疑是新生企业成长的一大助力,只要把握好底线,不去乱收入会费、用三无产品去坑会员,还是有益的。

许翔坐在电脑前,一边讲解这个模式的原理以及好处,一边制定具体的措施。

李青松反应迅速,马上明白其中关键,笑道:“这不就是销售的模式。”

“差不多,你也晓得?”

“我不晓得?我熟悉得很,就我们队就有一个,在外面可能是搞了一些钱,回来开个破车,到处张牙舞爪,四处显摆,装X的那个样子,你看到都想打他,吹牛皮,说赚钱得很,喊我一起和他整,当时我就骂了他几句,让他有好远滚好远。”

“哈哈,反正这个事情上当的人很多,有很多大学生都逃不脱他们的套路。”

“我晓得噻,新闻上多的不是,破案之后,有些着骗的大学生还信以为真,说断了他们的财路,听起都搞笑,有时候我在想,这些人读书读多了,是不是把脑壳读傻了。”

“唉。”许翔叹了一口气,在社会中磨练了十几年,哪不清楚其中的原由,解释道:“其实这个我也分析过原因,我就作一个简单的对比。”

“嗯,不要讲复杂了,哈哈。”

“你比方说我们职校毕业的学生,踏入社会之后,最好的出路就是打工,进电子厂当蓝领,如果有哪个厂要我们,一个月开个千把块钱就很满足了。可是一个大学生踏入社会,他的选择是什么?最少要考个事业单位吧,或者留在大城市的企业上班,如果他像我们一样去厂里打工,一来丢脸,二来他读书的意义在哪里?很多大学生就是因为毕业之后找不到如意的工作,觉得自己屈才了,突然之间有人站出来说我给你多少多少钱,工资又高,工作又轻松,你说他们会不会信以为真?”

“但我看电视上那些被骗进销售的人并没有过什么好生活,十几个人挤在一间房间里都是很正常的事,平时吃的就是开水煮白菜,像喂猪的一样。”

“所以这个又说明了两点,一,大学生们其实并不怕吃苦,所以说他们是好吃懒住,这是站不住脚的;二、任何一个人一但对一件事投入了时间,他们就会相信自己的付出会有回报,相信困难是暂时的,钱途是光明的,只不过时间未到而以,而且在花了精力投入的一件事,没有谁会舍得罗轻易放下。”

“嗯。”李青松道:“只要我们抢在任皓月大力推广论坛之前拿下用户,一定会留住一批热心会员。”

许翔道:“事在人为,我们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我们都属于真正喜欢论坛的人,不像任总只是为了赚钱,他如果赚不到钱,自然会放手,到时候他拿下来的用户都会自动成为我们的用户,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能占据成功的高地。”

两人越说越有动力,仿佛胜利就在眼前,加快了行进的上步伐。

一直忙到晚自习开始才回到教室。

坐在座位上,许翔开始总结现有的资源和各项工作的进展,策划下一步的运营方案。

第二天,许翔早早的起床,在操场上跑步,眼睛却看着女生宿舍。

跑了三圈,终于看到丘海雪从里面出来,马上跑过去打招呼道:“小雪,是去吃早餐吗?”

丘海雪梳着马尾辫,用手捋了一下流海,微笑道:“是的,你吃了吗?”

许翔摇头道:“还没有,一起去吧。”

“没想到你早上还跑步。”

“跑步不是目的,主要是想和你聊聊。”

“聊什么?”丘海雪莫名地多了一丝警惕之心。

“昨天我去看装修进度,爷爷说你去做兼职,做些什么呢?”

“发传单,也没有固定的,遇到合适的就做。”

“那你的学习怎么样,上课能不能听懂?”

“能,也没什么复杂的课,都比较简单。”

“课本上的内容确实简单,因为课本是服务全体学生的,像我们优秀一点的学生要想学到知识还要多看课外书,咱们学校有图书馆,没事的时候你可以多去借书看。”

“嗯,你今天特意在这儿等我,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丘海雪预感这只是一个开场白,许翔的真正意图并没有透露。

绕来绕去的说话太累了,她不喜欢拐弯抹角,喜欢直接了当。

许翔进入餐厅,指着早餐道:“一会告诉你,说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丘海雪抱起手道:“你不会想追我吧?”

虽然职校的学生年纪都不算大,但在这个早恋普遍存在的时代,丘海雪亦不是什么都不懂,寝室的女孩子们总喜欢叽叽喳喳的讨论某个男孩子,说到被追求时,常常议论他们的套路。

送早餐无疑是其中一种。

许翔霍然转身,减缓语速,斩针截铁地道:“不,你想哪里去了,我这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呵呵。”丘海雪见他突然变得奇怪起来,笑道:“那我今天必须开荤,我要一碗辣鸡粉。”

“师傅,要两碗粉,一碗香菇肉丁,一碗辣鸡,辣鸡粉加辣鸡。”

“不用加了。”

“加,必须加。”

煮粉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巴不得多卖一点,笑道:“多吃点肉对身体好,小姑娘,你就不要拒绝小帅哥的一份好意。”

丘海雪觉得自己的脸红了,有点烫,往旁边的空桌走去道:“你给我端过来。”

粉来了。

丘海雪搅拌了几下,正色道:“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许翔想说的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这种话直接说出来有一点伤人,可是不说,心中担心,有道是防患于未然,如果等到发生之后再来弥补,多少会有遗憾,而且不一定能弥补到位。

必须做的事就不能推辞,许翔沉思半晌,决定快刀斩乱麻。

“我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有一个定律叫:苦难守恒定律,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