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弓没有回头箭,各项事情一开展,要处理的事就多了起来。

许翔把论坛管理的事全权交给李青松,让他继续招纳版主,主管全坛的运营发展,而自己着力公司的筹办和餐馆的装修监工。

十月二十四日下午,许翔带着拟好的章程与李青松一起到了大湘房。

这算是论坛的第一次股东会议。

许翔、李青松、魏莹、于吉、张晓玉、刘长青以及刘长青请来的律师王中金和他的朋友令狐建华,共计八人参加。

刘长青先作了介绍,指着王、令狐二人道:“这两位都是和我交情很深的朋友,王律师是桥城都鼎鼎有名的律师,我想请他作我们的法律顾问,而令狐兄人脉很广,办公司呢说起简单,也有很多流程要走,我们一没时间二没经验,这种专业的事就交给他们专业的人,也省得我们走冤枉路,所以我今天把他们两位请来,一则是把章程定下来,二则是想一下公司注册个什么名称,把要的资料准备好交给令狐兄,委托他去办这件事。”

魏莹盈盈一笑道:“还是刘哥想得周全。”

刘长青淡然道:“你是了解我这个人的,做什么事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好,接下来就请王律师和令狐兄先讲两句。”

王中金简单道:“我这边问题不多,你们讲就好,有疑问的地方我再问。”

令狐建华道:“首先感谢刘哥对我的信任,我和刘哥不是第一次打交道,说句大话,你们去办可能一个月两个月都搞不下来,我快就是一天,慢最多两三天,但前提就是我要的资料你们要准备齐了,我也拟了一个单子,你们照着提交给我就行。”

张晓玉起身将资料拿了过来。

刘长青道:“晓玉是我们公司未来的财务,就由她来宣讲一下要些什么资料,然后我们今天就一条一条的解决,差的会议过后再补。”

张晓玉道:“第一项就是公司名称预告核准通知书。”

令狐建华道:“这个你们不用管,你们就说一下要办公司的名称,要想一次办成就想个略复杂点的,不要太大众化,到时候我直接去给你们整就行了。”

张晓玉道:“那我们就商量一下,取个什么名称,许总先提议吧。”

许翔早有计划,介绍道:“这个问题我之前想了一下,桥城市天一生水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天一生水取自河图洛书,涉及周易文化,我觉得很有内涵,也欢迎大家提建议。”

李青松没有什么想法,既然许翔觉得这个名字好,他就不反对,举手道:“这个名字可以,我没有意见,如果能注册,那就是这个名字。”

魏莹道:“我也同意。”

令狐建华见他们还很统一意见,可是注册公司名称的时候不是你觉得好就能注册,可能其他人也觉得不错,已经被人注册了,那就耽误时间,插话道:“我插一句,这个名字能统一当然是好事,但也不能只是一个,最少你们要想三个名字,如果这个选不到,还有其他的备选方案。”

刘长青道:“即然如此,那我也提议一个,桥城市四海归一科技有限公司。”

张晓玉点头,把名字记下。

五个股东,最后一个名字就来到了于吉这里。

于吉想了想,提议道:“那我就来个凑数的,桥城市吉翔青莹科技有限公司。”

王中金赞扬道:“这个名字好,你们几个股东的名字都取了一个字在里面。”

刘长青道:“令狐兄,我和于兄弟的提议都是备选,以许兄弟的为主。”

令狐建华道:“你们直接写在章程里,今天午他们不上班,不然我直接让他们查一下就知道注册没有,如果不行,我再给你们拿回来。”

刘长青道:“好,名字定了,我们开始第二项。”

第二项就是讨论章程。

会议一项接一项,能签定的全部签定,不能的就是公司设立登记书之类的。

会议结束,刘长青再次拜托令狐建华一定要把这事放在心上。

即是公司开会,就不能不吃饭,众人选在大湘房亦是这个目的,结束会议直接转到包房吃饭。

推杯换盏之间,许翔对刘长青有了更多的了解。

刘长青是桥城土生土长的人,父亲是村长,赶上了桥城扩建的东风,从中占了许多便宜,认识了不少朋友,也做成了许多事。

但刘长青认为,任何事情都不会像他名字一样长青,必须不断的投资,才能让钱生钱,才能扩大自己的实力。

虽然沾了权力的光,但他也不认为权力能永久管用,反而时常谏言自己的父亲,让他谨记“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训示。

刘长青喜欢交朋友,也吃过朋友的亏,于是他不断总结经验,不断学习。

刘长青拍着胸脯道:“许兄弟,你是不是以为我就是个暴发户,我告诉你,我是懂法的,咱们知法守法用法,才能紧跟时代的节奏,你以为我投资你这个项目的时代没有深入的了解?我告诉你,当时我就发信息给王大律师了,让他帮我参谋。”

一圈下来,许翔头晕眼花,这人的记忆可以留下来,酒量却没有,觉得自己很清醒,舌头却不听指挥,嘴里含着石头一般,说不清楚话,但却明白了刘长青为何那么果断要投资自己了。

挣扎了半响,许翔竖起大拇指点了一个赞,囫囵地道:“刘哥……你看、看好我,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我、我接下来,还有项目。”

“有项目好,有项目我继续投你。”刘长青端起酒杯道:“咱哥俩再走一个。”

“干。”

这一场酒喝的天昏地暗,许翔不知道啥时候结束的,连自己怎么离开的大湘房都不知道。

第二天醒来已在酒店,拿起手机一看,已是十点过,口干舌燥,忙找水喝。

许翔拨打李青松的电话,问道:“你在哪?”

“在家睡觉呢。”

“我怎么来的酒店?”

“刘哥送你去的吧?我昨天喝多了,啥都不知道……”

“谁的电话?”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女生。

“我还睡一会,头还是晕的,你也多休息一下。”李青松迅速挂了电话。

电话里的女人是李青松他妈?许翔心中生疑,又觉不对,昨天那么晚,他不可能有车回老家,而且那个声音似乎就是魏莹。

这小子确实是有奸情!

可年龄差距也忒大了,魏莹又是离过婚的,两人在一起能有好结果?

许翔叹了一口气,直接把瓶子里的水喝光,又拨了刘长青的电话。

酒店确实是刘长青安排的,他让许翔把房卡还给前台就可以,帐他已经处理好的。

许翔提出去书香门第看看办公场地,好设计装修方案。

刘长青道:“你直接来我家里吧,一起商量,对了,你还没有吃中午饭吧,过来一起。”

“吃饭就不用了吧,我……”

“和我见外了不是,让你来你就来,直接打个车,建设路新华书店,到了我下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