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哥,感谢。”

许翔接过信一看,正是从家里寄来的,想来父母已经收到自己的信,写了回信,此时人多,许翔不便打开,但收在口袋里。

郑文松道:“举手之劳,不用感谢,我老远就听到你们在吹牛,热闹得很,在摆些什么嘛?”

许翔介绍道:“这是我同学万大春,他想写小说,正在帮他出谋划策。”

“人才。”郑文松上下打量万大春,竖起大拇指道:“我还是第一回见到写小说的,以后成了大作家不要忘记兄弟们,如果需要素材,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二。”

万大春闻言心中喜悦,仿佛自己已经是一名作家了,展颜一笑:“那我肯定要不耻下问,多多交流,松哥是在哪间宿舍呢?”

郑文松指着楼上道:“我在417,欢迎常来,就不打扰你们了。”

许翔道:“没得事,多坐一会。”

万大春道:“一起再聊会。”

郑文松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道:“还有点事情,改天再来。”

万大春送走郑文松,感叹道:“三合市果然是人杰地灵,看看人家这气度就和我们不一样,改天一定要多向他请教请教。”

许翔道:“贪多嚼不烂,素材重精不重多,你一定要想好要写的主题是什么,然后围绕这个中心去展开,才能言之有物,才能写出精彩的故事,让读者沉溺于其中。”

谢松木还是觉得这事说着容易做着难,打击道:“不是吹牛皮,我可以和你们打个赌,这个小说,万大春肯定写不出来,如果不信,我们就以一年为期,如果万大春这个小说写出来了,我请全寝室的人吃饭,如果没写出来,万大春来安排。”

韦停欢鼓掌道:“好,我同意,我来作个见证。”

不管谁输谁赢,赌徒以外的人都是白捡一顿饭,陈岩也来了兴致,欣然同意。

万大春不信自己搞不成,这事无论怎么说主动权都是在自己手中的,只要稍微努点力,就一定能搞成,为何不赌?

万上击掌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谢松木道:“一言为定,在座的都作个见证。”

“好。”

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但这事如果能成,218宿舍就又多了一位人才,少了一位浪费光阴的过客。

进入21世纪之后,职校的教学质量可谓江河日下,不似上个世纪,任何一个中专走出来的学生都可以独挡一面。

如果218的学生能起到一个模范带头作用,对桥城轻工学校而言,绝对是一针强心针,即能打开学校的知名度,也能提高学生的自强精神。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而榜样的树立是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努力和坚持。

郑翔拿出手机,见时间差不多了,提议道:“一会中午我请大家吃饭,这会都和我去那边帮着收拾收拾,估计他们也快到了。”

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许翔接过电话道:“晓玉姐,你们到了吗?”

张晓玉带着两个工人和许翔等人在学校门口会和,然后一起去餐馆。

潘大花早已等在门口,见到一行人,马上迎了过来,大声道:“许老板,你真是信守承诺,这么早就来了。”

“潘大姐你好。”郑翔点了点头,转身向张晓玉道:“这就是房东老板,我答应他的今天把租金给他。”

张晓玉接到许翔的信息,早已准备好现金,从包里数了一千块,递过去道:“潘大姐,真是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才给你。”

潘大花眼里哪还有其他事物,接过钱一张一张的数,又对着阳光仔细检查,胡乱说道:“不久不久,祝你们生意红红火火,财源广进。”

许翔对谢松木道:“老谢,你让潘大姐给我们写一个收据。”

谢松木等着潘大花清点钞票,催促道:“潘大姐,点好了,就麻烦你写一个收据给我们,我们好做帐。”

潘大花道:“没得问题,你跟我进来。”

许翔带着众人到了房间里,拿出准备好的草图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改造的基本情况,已经装修的要点。”

包工头做过很多工程,一看就懂,一点就明,马上明白了许翔的意思。

许翔重点指着两间臣室道:“这两间房间是给我们员工休息的,一定要注意保温和防潮。”

包工头道:“这个肯定的,我们会先出一个施工方案,整好了我就传给张姐,你们过目无误了,我们再签施工合同,另外这个房子有点漏水,屋面必须要重新做一下。”

张晓玉道:“我们上楼去看看吧。”

一行人来到楼上,只见杂乱地放着一些砖头,污泥树叶各种堆积物杂夹其间,令人无处下脚。

包工头道:“凭我的经验,他这个就是简单的处理了一道水泥砂浆,必须重新整,不然以后漏雨你们厨房都用不好。”

许翔道:“屋面就按二级防水来做,等以后条件好了,我们在上面搭个彩钢棚。”

包工头道:“最好是搭个彩钢棚,防漏效果更好。”

事情交待完毕,张晓玉补充道:“到时候麻烦给我们做一个概算,看一下要多少钱,我们这层关系,你一定不要整贵了。”

“放心吧,咱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一定给你们最优惠的价格,我们的合作是包工包料还是只包工?”

“许总,你的意思呢?”张晓玉征询意见道。

许翔道:“即然是晓玉姐的朋友,我是完全相信的,就按包工包料的合作方式,但我也要说一点,相互信任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希望我们都能对得起这份信任。”

包工头拿出香烟,散发道:“你放心,我这个人能在桥城干这么多年,靠的就是朋友的支持,赚的也就是一点辛苦钱,该我的我拿,不该我的我绝不会拿一分,质量上你们也可以完全放心。”

谢松木接过香烟,点头道:“只要整得好,我们还有装修的事,许总还有一家网络公司,在华府·书香门第,房子已经租好的,就等公司办下来就开工,那个就比这个大得多,几百平方,而且档次也不一样。”

张晓玉笑道:“这事我已经给卢总提过了,我说的只要这件事做好了,还有更大的。”

包工头这才相信张晓玉不是虚言客套,他是做皓月网吧装修项目的时候认识的张晓玉,本以为这个餐馆是于吉的产业,实在没想到,许翔才是这些人中的主心骨,也难怪说话的气势不同,都是不能以年纪来判断一个人。

肃然起敬道:“许总,话说多了是水,你就看效果,我心头有数,保证这个整来物美价廉,你就等着看结果,但凡有不满意的地方,除了工人工资和材料成本,我一分钱的利润不要。”

“爽快,正好今天是我们看好的日子,我们就先把开工仪式办了。”许翔相信只要这位卢总是聪明人就不会干捡芝麻丢西瓜的事,也不再多谈,只等看实际效果,直接宣布今天为开工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