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哪所学校,任何一间宿舍里都有那么一个或几个核心人物,自开学以来,谢松木本是稳坐钓鱼台,乃说一不二的老大哥,最近这个规则却被打破。

谢松木都跟在许翔后面混饭吃了!

这是整个218除杨正海以外所有人的共识。

所以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看着餐馆的合同签订,马上又要举行开工仪式,陈岩都忍住看书的欲望,要跟着一起去看热闹!

韦停欢更是马屁连连,奉承道:“两个大老板,一定要多多关照,带着兄弟们一起发财,让大家都赚大钱,吃大餐,再找个漂亮的马子。”

谢松木十分受用,嘴上骂道:“胎毛未脱的小屁娃,脑壳在想些什么。”

“一会开工仪式结束了,谢总是不是要安排兄弟们抄馆?”韦停欢早就习惯了这种玩笑话,厚着脸皮给自己谋福利。

“我请客,你买单。”谢松木除了搞不定杨正海,其他同学还没有哪个能占他的便宜。

万大春来到许翔身边,看着正在沉思的主角,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小说的创作离不开生活里的素材,我可以作为记者采访一下你们创业的过程不,以后你们成功了,我的小说也完成了,一举两得。”

“那你要多练习一下文笔,最起码要做到把你初中时发生的事写出来,能让陈岩看入迷。”许翔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给万木春布置任务:“一个完整的故事必须有开始、经过和结尾,你的初中是完整的人生片段,而我们这个才开始,要想写出来并不容易,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吧?”

万木春醉心于哲学,哪会不懂这里面的道理,但是他并不想写初中的故事,除了读书就是懵懂青春期小孩子的爱情,他觉得即使写出来也没有意义。

他的作品即便是达不到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高度,也要名动一时、启发心智,予人思考空间,有学习参考的价值,才不负著书立说的伟大工程。

这也是他不喜读寻常小说的原因,无脑的爱情、盲目的厮杀,阅读时固然让人热血沸腾,可爽感之后除了一地鸡毛,又能让人获得什么?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那么写书的人就应该赋予一本书灵魂,让读者获得升华,有所感悟,有所获得,在人生之路上走的更高更远。

“初中生的世界太幼稚了,不值得写。”

许翔愣住了,如果是重生之前,他可能会同意这种观点,但现在,每一天都值得认真度过,莫说初中生,便是小学生都是值得赞颂的,凡优秀品质就应该记录传颂。

“你是学过哲学的,你这个观点也太片面武断了吧?”

万大春难得听到有人和他讨论哲学,还是如此认真端正的态度,马上来了精神,问道:“你觉得不幼稚?那为什么我们不停留在中学阶段,而要不断学习,不断成长?你又听谁说初中生是成熟的象征?”

他可以问出很多问题,但每一个都需要时间答复,他控制数量只问了三个,只要许翔答出,他就会有更多的问题。

这方面他有丰富的经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几个同龄人能辩论赢他。

许翔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人,他很饿,去一个煎饼摊吃饼,一直吃到第十个才饱了,可是他很生气,问老板为什么要坑他,为什么不直接把第十个饼拿出来,非要多卖九个给他,你说他的逻辑对吗?”

“他这个肯定不对。”万大春想都不想直接给出答案:“质变引起量变,没有前面九个的积累,只有第十个又怎么能吃饱?”

谢松木被他俩的讨论吸引,马上发现了万大春的漏洞,开杠道:“我还就有办法,前面九个我做小点,第十个做大点,比方说我给你吃馒头,九个旺仔小馒头也不如我做的大馒头大,你吃再多也吃不饱吧。”

万木春一时无言以对,因为这个东西确实有大小之分,但他相信许翔的例子里,这些饼绝对是一样大的。

“你要是这样说,那就没意思了,哲学讨论不是搞脑筋急转弯,必须要有条件,他又不是傻子,买饼肯定是一样大的,否则他怎么可能问出老板为何多卖九个给他的话?”

“他就是傻子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韦停欢觉得这个话题简单,也参与进来。

谢松木深表同意:“不是傻子问不出这样的问题。”

万木春将两人推开道:“你们懂不懂哲学,不懂就别插话。”

谢松木坦然道:“我们不懂,你将来听哈。”

被这么一搅和,万木春丧失了不少兴致,突见许翔无事人一样,胜负心再起,笑道:“我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到你了。”

许翔道:“你既然明白质变引起量变的道理,那你就不应该把人生切割,没有幼稚怎么衬托成熟,没有幼稚人又如何成长?人的一生如果要越过千万人而攀登到最高峰,那他就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不让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虚度。初中时代,正是长身体和智力开发的黄金阶段,如果得遇名师贵人指导,又要少走多少冤枉路?你说你的目标是著书立说为民服务,那就更不应该轻视这一阶段,经济学上有个术语叫劣币驱逐良币,现在市场上针对中学生的书大多数都是糟粕,如果作家都抱着你这样的心态而忽视这一群体,那他们又能接触到什么好书?未来又如何成长?”

韦停欢听得热血澎湃,率先鼓掌叫好。

谢松木见万大春吃瘪,心中也觉快意,调侃道:“看看,这才是作家应有的水平,你没事还是少吹牛皮,多看看书,也不要搞什么剧本了,节约时间就是珍惜生命。”

万木春以前从来没想过成为一名作家,也就是来到职校,闲暇时间太多,歪打正着之下才有了这个想法,此时认真聆听了许翔的话语,突然觉得要自己写点高深的东西,确实差点水平。

可是把目标群体定位于初中生,也不是那么容易下笔,寓教于娱说起容易做起难。

过的半响,他又虚心求教道:“你说我应该怎么下笔呢?”

许翔道:“仔细回忆你身边的人,想一下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事,将这些事串联在一起,融合爱情、同学情、学习于一体,如果你对他们的父母有了解,还可以把家庭写进去,当然你也可以发挥作家的想象力,设计一下,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比如你可以猜测一下我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咚咚。”伴随着两下敲门声,宿舍门被推开,进来的正是许翔的老乡郑文松,手里拿了一封信,大声道:“许翔,你的信,刚才我路过值班室,顺便进去看了一下,刚好有你的,就给你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