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来到租房的地方,丘德祥正在卖收来的破烂,孙女丘海雪在一旁帮着看秤。

“爷爷,我来帮你。”许翔大步上前,替过丘德祥身上的扁担。

“这使不得。”丘德祥坚持不让。

“没事的,我来吧。”

老人坚持不过,只得让在一旁,又去将房间里的杂物搬出来。

无论废纸废铁,各有价格。

收货的贩子一一算了钱。

这时潘大花不知从何处冒了过来,笑眯眯地打招呼道:“小雪他爷,这生意好着哩。”

丘德祥点了点头道:“找个稀饭钱。”

潘大花的目标自然不是他,转而向许翔打招道:“许老板,你来了哈,这日子都过去这么久了,咱们合同也签了,你们准备啥时候动工呢?”

许翔淡然一笑道:“快了。”

“这冬天就要来了,可得抓紧了。”

“谢谢潘姐的关心。”

“按理呢,我不该追你,可是我们现在手头也紧,我想问一下,咱们这个租金什么时候能结呢?”

“明天吧。”

“哎哟,那可真是雪中送炭,真是太好了,这一下就解我的燃眉之急了。”

“应该的嘛,主要是上次钱掉了,不然早就给你结了。”

“我也是相信你的,只是这两天开销确实大,手里没钱,要不也不会问你要。”

客套一回,潘大花得了准话,立下承诺道:“那明天我在这里等你哈,不见不散。”

“要得。”

许翔送走了潘大花,回头看到丘德祥站在自己身后,手里捏着刚收到的钱。

丘德祥把钱往许翔手里递过来道:“你钱掉了,你咋不说呢,把这拿上。”

许翔将钱零散的钞票推回去道:“开玩笑呢,你留着用。”

丘海雪细声道:“钱不多,但我爷爷是好心,你就收下吧。”

许翔扶着老人往屋里走道:“我就是逗她玩,钱没有掉,我今天过来就想说一下,明天装修工人会过来看现场,估计就是这几天就要动工了,到时候我让他们先收拾一间屋出来爷爷住。”

丘德祥道:“没事,你让他们随时来,能用得着老汉的地方就只管招呼。”

许翔看着宽阔的房间,计算着如何分隔才能让功能区分最为合理。

丘德祥问道:“是不是面积小了,实在不行,我就搬出去,另找一个地方。”

许翔摇头道:“不用搬出去,这面积足够了,我在想怎么隔才能最好用,小雪,要不要给你隔一间卧室?”

“我不用,我就住在学校宿舍就行。”丘海雪低着头。

许翔只是随口一问,他已经拿定了主意,有了初步的布局想法,随即开始用脚丈量尺寸,等回去之后就把草图画出来。

丘德祥道:“开餐馆要的地方必须大,太小了也容不下几个客人,我就能有个铺床的地方就行了。”

许翔把数据记在手机里,正色道:“爷爷,我向你提个要求呗。”

“你说。”

“以后你就在我们的餐馆帮忙,别去捡破烂了。”

“我这笨手笨脚的能做什么?”

“谁说你笨手笨脚了,你比好多年轻人都灵活,主要工作就两样,帮着洗洗菜,帮着照看一下这里东西,不要让贼偷走了。”

“这我没问题。”丘德祥觉得帮忙照看完全没问题,可就做这两样事,那就是举手之劳,迟疑道:“就是我得找个营生,给小雪赚点学费……”

“你放心,你在我这儿上班,我会给你发工资的,一定让小雪过好。”

丘德祥似乎嗅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味道,马上高兴地道:“好好,我一定做好工作。”

许翔回到宿舍,马上开始设计房间布局。

雏形刚出来,谢松木就从外面回来。

“这是在设计我们的厨房?”

“对,晓玉姐已经找到了工人,明天过来看,我设计一个草图,明天好作个交底,你让你表叔看的日子定下来没有?”

“定了,他说明天就好日子,那明天正好我们买点香烛钱纸把开工仪式办了。过了明天又要等一会才有好日子,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

“那好,你去把这些东西准备好,我继续完善一下方案。”

许翔继续完善细节,又补了两张水电的简易图,谢松才提着东西回来。

“整好了?我来给你参谋参谋。”

“欢迎提建议,我给你做个简单的介绍。”许翔指着图纸,开始介绍。

“原来那个厕所比较简陋,我准备重新搞一个化粪池,把废水直接接到里面,厕所就在化粪池旁边。”

“以厕所为分隔,左边我的计划是给丘爷和小雪做个卧室,外面这间就是烤火屋,冬天天冷,一来可以烧热水;二来可以烤火取暖。”

“正中的大厅我的计划是用来备餐,炒好的菜就在这里分装,洗菜切菜也在这里。所以楼梯间里面这间就是厨房,外面这间就是储物间,用来放米、油各种食材。”

“然后这两张是我布的水电的简图,具体的材料,等工头来了让他再算一下。”

谢松木仔细看着图纸,觉得分的还是比较细,对于一个小餐馆,完全足够了。

可这么一个地方,特意搞了两间卧室,怎么看都不寻常,开玩笑道:“你喜欢上小雪了?”

“可不能胡说。”有一说一,小雪是个好女孩,长的也清秀,但许翔一门心思创业,并无儿女情长的念头,如果这话让小雪听到了,有损两人平时的相处,当下严厉地道:“小雪是个好女孩,你不能乱开玩笑,她父母不在,本来就命苦,心思定然敏感,如果让她听到了,以后不好相处。”

“我老谢这双眼睛,还看不出她是个好女孩,就是因为好,你才要珍惜,敢爱敢恨才是男子汉大丈夫,如果她人不行,别说让你追求她,你这间卧室我都不能让给她。”

“嘿,我发现你这个嘴还停不下来了。”

谢松木猥琐一笑:“我就是和你客气一下,我可严正告诉你,如果你不喜欢她,我可要下手了。”

“你也不行,现在正是她成长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

许翔自从得知小雪成绩优异,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来职校,就有了一个小心思,她希望小雪以后能成为一名研究生,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这样的好女孩,不应该背上原生家庭带来的枷锁,应该展翅飞翔,走的更高更远。

谢松木奸计得逞,哈哈大笑道:“哈哈,我略施小计就诈出来你的本来面目,你还不承认……”

“我可警告你,不要乱说,不然这生意黄了,损失你自己承担。”

“晓得了,你不主动公开,我不会乱说的。”谢松木在社会打磨多年,早就没有少年心性,又哪会日出乱说。

许翔捂着头,自己好像没有对哪个女孩付出过真情,前世今生,所有的精力都在钱眼里,或许可以改变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