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投资的人都知道一句话:高风险高回报,低风险低回报,没风险没回报。许翔前世做过很多项目,有成功,有失败,但无论成功与失败,都印证了这句话。

两人来到大厅,许翔问道:“你有什么担忧都说出来吧。”

李青松看着大厅里谈笑风生的客人,找了一根空椅坐下,捂着头道:“这两人一看就是那种很精明的人,不会有便宜给我们占啊!”

“这算是放贷吧,想当于给我们一个本钱,做得好,咱们就有赚,做的不好,轻则还钱,重则赔本,只要运营的话语权在我们手里,我就有信心把这事做好,你信我不?”

“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说实话,我真没谱,要不咱们就不要这钱,就当是做着玩,哪天不想做了,也没有什么损失。”李青松打起退堂鼓。

许翔沉默了。

很多时候我们抱怨那些成功人士是运气好,有贵人相助,自己没能成功只不过是怀才不遇,如果有一个机会,一定也能大展身手,就像风口上的猪,乘风直上青云。

可这机会真的来了,将其拒之门外,虽然人生路走得平稳,却失去了改变命运的机会,走得再稳又有何意义?

李青松反复盘算,都觉得来者不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两人摆明就是计算好的。

他和许翔不过是青头学生,又怎么能与这种社会上的老油条相提并论,或许被人卖了都还在帮他数钱而不自知。

“你说真有这样的好事,会轮到我们头上,我在电脑店打工一个月才几百块,这啪一下就是几万块,整亏了,把自己卖了都还不起。”

必须找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李青松,许翔想了一下,问道:“你和魏莹有联系吗?刘总答应她的五万给了没有,你问一下。”

“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根本不了解,万一。”李青松突然觉得许翔的语气不正常,略作解释又压低声音道:“我说万一,他们勾结在一起,设了一个套让我们钻,那怎么办?”

此地无银三百两?

许翔无心在他们的关系上纠结,问道:“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觉得商场如战场,对方千方百计的设计,就为了打压你?可你想想你有什么值得他们设套的,真要有什么,直接派两人来弄你不更简单直接。”

李青松对自我的认识那是相当清楚,但人一但做了什么事,心中就有些亏欠,故作轻松道:“我一穷二白,当然没什么好骗的,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许翔摇了摇头道:“你抓紧打电话吧,人还在里面等着的。”

李青松拨了电话,率先开口道:“魏姐,我想问你一下问题……就是刘总借你那五万块钱签什么协议了吗?”

“没有是吧。”

“就写了一个收据,哦,我知道了。”

“没什么事,就是我们这,他让签一个协议,所以我问问你是不是也签了。”

“没事没事,你不用给他打电话。”

“协议内容就是如果论坛经营两年,没有收益就要退他五万块,如果两年内关闭了,那就要给他七万五。”

“嗨,你对我有信心,我对自己是一点信心没有。”

“行,我知道了,我再考虑一下。”

“一会再聊,拜拜。”

“咋说的?”许翔见他挂了电话,马上问道。

李青松正色道:“没签什么协议,就收了一个收据。”

“听你的意思,我看他们也不像勾结在一起的,其实想一下,也属正常,这个论坛我们是主导,最大的责任当然得由我们来背,否则我们今天收了钱,明天论坛就不开了,他去找谁?”

“那你是拿定主意要把这件事做下去?”

“当然,我早就说过,这事会成为我们未来的事业,至少可以保证我们毕业的时候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且我可以说,这事做成功了,毕业的时候你就能买房。”

“有这种玄乎?”

“这不是玄,而是我的信心,我相信自己,我也相信你,你看,刘总他们这样的大老板都看好,我们为什么要看轻自己,对自己不信任?”

“那就听你的,干,博一把。”

没钱的日子确实让人难熬,对金钱的向往,马上让李青松下定决心。

两人回到房间,直接把结果告诉了刘长青。

杜沉舟哈哈笑道:“老刘,这赌你算是打输了。”

刘长青虽然输了赌注,但眼前的两个年轻人敢签这个字,就表示对这个项目有极大的信心,未来一定能给他带来更多的收益,又何计眼前的输赢。

拍手笑道:“多大一回事,今天喝茅台,两瓶。”

许翔没想到他们还在自己出去的时候打了一个赌,将字签好之后递给刘长青。

刘长青见两人都签了,便将自己的名字签上,又拿出印泥,先自己盖好,又让许、李二人按上手印。

事情办好,服务员正好开始上菜。

刘长青道:“给老何讲一声,我们这间包房要两瓶茅台。”

刘长青是大湘房的老客,服务员马上应允。

过得一会,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进来,手中拿的正是两瓶茅台。

“老刘,你不厚道啊,喝茅台居然不叫我。”

“老何,让你拿茅台,就是让你过来一起吃。”

“快过来坐着一起,顺便认识两个新朋友。”

各自作了介绍,许翔觉得这是一个宣传论坛的机会,即然都是熟人,那就不能错失机会。

“何总你好,你这餐厅生意可好,我想在这里贴几张我们论坛的宣传海报可行?”

“没问题啊,互联网的事我不懂,但贴个海报的地方我这还是有的。”何成武看他们年轻不大,就开始创业做网站,点赞道:“少年强则国强,这是一代新人换我们这些老人啊,应该支持。”

做生意,特别是开餐馆,讲的就是多交朋友,才能保证生意兴旺,如此举手之劳,卖个面子又有何妨?

许翔将酒打开,往分酒器里注入,高兴道:“一会怎么也要敬您三杯,感谢你对我们这些后生的提携。”

“什么后生先生的,也别叫什么老板,都是自己兄弟,以后就叫我何哥,我这馆子位置好找,往后常来。”

酒入杯中,刘长青作为牵线人,主动端杯道:“从今以后,咱们就从朋友升级为兄弟,我今天就当回老大哥,提一杯,祝我们的情义就像这酒绵长永久,回味无穷。”

“干。”

“感谢刘大哥。”

“绵长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