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自己的起点就错了,所以最终出现失败的结局也不是例外?

听了谢松木的话,许翔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资本如果行善,也会被人质疑,原因是资本的本质是逐利?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会怀疑资本主导的慈善,认为慈善是在洗钱……

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

许翔不断反思着自己的过去。

必须构建一种可行的商业模式,才能竖立持久的口碑。

这一世,就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吧!

不求扬名天下,只求无愧于认识自己的人。

现实社会很残酷,理想社会很缥缈,理想和现实之间一定有一道桥梁,只不过它建设得很缓慢,因为参与的人很少。

许翔不知何入进入的梦乡,清晨被电话铃声吵醒。

是李青松打来的,他说刘长青已经拟好协议,要他和许翔一起过去,把协议签了之后就可以转钱了。

“我也要去?”

这钱也不打到我的卡上,为什么要我去?

李青松回道:“对,因为你的股份最大,他说的即然他投了这个钱,就要保证他的利益不受损失,在公司章程之外,他还要和卖给他股份的两个人和股权最多的一个签一个协议。”

“行,约在哪里,我一会过来找你。”

“大湘房,十字街旁边的一家餐馆,十一点半到吧,谈完就在那里吃饭。”

挂了电话许翔一看时间还早,昨天休息不好,便调了一个半小时的闹钟,准备睡个回笼觉。

万大春拿着写好的剧本,走到床前:“醒了?看一下,我写的这个剧本怎么样?”

许翔实在太困,指着陈岩道:“小说专家在那里,你先给他看看,看你这个故事吸引人不,我再睡一会,昨天失眠了。”

万大春虽心有不甘,也理解人都是有起床气的,改把剧本拿给陈岩鉴赏。

陈岩放下小说,接过剧本,认真研读。

韦停欢穿着裤叉直接爬到陈岩床上,念叨道:“好的东西要大家分享,我也来欣赏一下。”

谢松木安排道:“你们两个一个演一个,念给我听听。”

陈岩哪有心思管他,一目十行。

韦停欢速度没他快,感叹道:“岩哥,你不要看这么快,等等我。”

万木春见他们都有浓厚的兴趣,觉得这件事做得特别有意义,骄傲地介绍道:“我这个剧本比较构思比较庞大,可以拍成一个连续剧,现在出场的人物已经有十一个,其中有三对情侣,保证狗粮洒到够,让大家沐浴在爱情的温暖世界里。”

“你还整多点嘛。”谢松木觉得事情已经偏离了原来的方向,阻止道:“我们这个是针对元旦晚会拍练的节目,你搞这么多人,到时候舞台站得下不,是不是全校师生就看这个节目就算了?”

万木春辩解道:“当然不是这意思,我这个剧本是为了拍连续剧写的,如果搬到舞台上,我们就改成电影,意思就是浓缩一下,把精华挑出来,绝对震撼全场。”

谢松木还是不同意,继续否定道:“你不要给我整什么电影电视剧,这顶多就算一个小品,时间控制在十分钟左右,太长了就是王二娘的裹脚--又长又臭,把人看得昏昏欲睡的,你觉得有什么意思?”

万木春呵呵一笑:“你懂不懂,任何一个伟大的创作都是要积累大量的素材,我这就是一个积累素材的过程,把我觉得不错的和你们觉得觉得不错的收集在一起,然后大家在挑出最精华的部分,这就叫厚积薄发。”

“那你们俩个看完了吧?”谢松木坐起身,望着正收起稿子的两人,问道:“你们来评价一下这个作品到底怎么样?”

陈岩看惯了精彩小说,一般的作品入不了眼,直接否定道:“我觉得不行,还要多打磨一下。”

韦停欢眯着眼睛,老实地道:“我还没看清楚。”

陈岩翻书太快,令他根本没有看明白写了什么,也无从评价。

谢松木对这两个答案很满意,得意地道:“看到没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写这么多有什么用,没有任何效果,作为一个过来人,我给你一个建议,在网上抄点搞笑的段子,然后融合在一起。”

万木春辛苦的付出,就这么被否决,心中不快,坚持已见道:“我只相信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你们都要懂得怎么搞创作,那遍地都是作家了。”

谢松木叹气道:“你就是咬卵匠。”

陈岩难得看到有身边人搞创作,诚恳地道:“其实写小说我也研究过,三要素就是人物、环境、剧情,环境指的就是这件事发生的背景及人物所受制的困境之类的,在这三要素中,环境是第一位,只有提前告辞读者,才能让当下发生的事合理合情的推进……”

“等一下,你说的这个很好,我拿笔记一下。”万木春从枕头下找出中性笔。

谢松木调侃道:“好好听听师父的教导,别写一些流水帐,故事情节,矛盾冲突,样样都要精彩,这样才有人看。”

陈岩来了精神,待万木春准备好,马上继续讲解自己的心得道:“无论小说还是小品创作,首先就要让读者清楚主角所处的环境,才能迅速的代入,打个比方,一本仙侠小说,如果你出来就是长篇大论讲设定,没有人喜欢看,你直接对主角进行描写,写他穿着白色长袍,正在御剑飞行,发现下方有妖魔作祟,立即进入降妖除魔的战斗,再来一翻精彩打斗,一下环境、人物、剧情都有了,就可以让读者迅速代入。”

“所以第二个要素就是人物特点要鲜明,你要赋予他们一个特点,进行着重描写,比如你是故事的主角,你的特点就是喜欢写作,你回忆一下自己的特点,穿着打扮,说话做事的风格等等这一切,你如果不知道怎么去设定,你可以通过观察,然后仿写。”

“第三点就是剧情,要点就是矛盾冲突,没有矛盾冲突的小说也是不会有人看的,就拿刚才来说,你主张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老谢主张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就是矛盾冲突。”

“写小说的前提是多看书,我建议你多看点小说,反正我这里有多的,你没事也可以看看,你要觉得写得不好,你可以批判性地看,这样即能学习长处,也能提高自己。”

“好。”万木春鼓掌同意:“这就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以后我就和你一起看小说,一定创作出精彩的作品,把你们都写进小说里。”

谢松木笑道:“把哥写帅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