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等人要上课,餐馆办理工商营业执照的事就交给了张晓玉。

直到星期五,她总算把这些事全部搞定。

拿着新鲜的证件,许翔心潮澎湃,自己的第一个创业算是有了开端。

谢松木望着上面的名字是自己,问道:“那我们是不是把钱凑一下,然后该装修就装修,该买东西就买东西,这些事都要花一定的时间,不能错过了。”

张晓玉道:“是的,早点整出来早点开业,受益的就是我们自己,不能错过了机会。”

许翔点头道:“那我们就按晓玉姐算出来的钱,商量一下凑钱的事,再把股份分了,协议签定,就去把定金付了,选个良辰吉日动工。”

张晓玉早有准备,拿出笔记本,介绍道:“我初步估算了一下我们前期需要的投入,简单的装修和厨房用具,加上预备费,要准备三万块钱,然后就是招人,按许翔的意思,我们前期招三个人就够了,一个人的工资是六百左右,加上买菜这些,再预算两千块钱,总的就是三万二千块钱。”

谢松木一边听,一边心算,接话道:“简单的来说我们一个人要投一万块左右,那么我建议股权就按每人30%来分,谁多出五千块钱,谁就占另外10%的股,因为两千块钱可能还是少了一点,多加三千比较稳妥。”

张晓玉没有意见,看向许翔。

如果桥城论坛的股份卖成功,按许翔和李青松的商议,会有两万块钱的入帐,这事倒简单了。

许翔道:“那这五千块钱就由我来出吧,这个事情算是我主导的,该承担的风险就由我来。”

手握30%的股份,谢松木虽然觉得少了一些,但五千块钱也不是少数,也不反对,同意道:“那就这么定吧,我们就把协议签了,钱统一交在晓玉姐这里,涉及具体开支再来走帐。”

“我这边没得问题。”张晓玉有丰富的财务经验,这点事就是毛毛雨。

谢松木道:“那明天一起交钱?”

许翔还没有收到钱,明天自然拿不出来,淡定道:“有就先交上,我在下个星期之内搞定。”

张晓玉道:“我和于吉这面没问题,明天我就去招工人,刚好有熟悉的。”

谢松木道:“顺便找人看看哪天的期辰好,要不要我问问我老家的一个表叔,他在这方面还是很准的。”

张晓玉道:“可以,都问问,看看最近哪天日子最好,如果能看成一天,那就说明大师厉害。”

谢松木道:“那我们把三个人的生辰八字都写一下,这样选出来的时间对我们三个都好,肯定财源滚滚。”

许翔摇了摇头,不认可封建迷信思想这一套,但入乡随俗,还是写了自己的信息。

有些东西不在于信与不信,而是和你一起做事的人,他们相信,只要不影响公司的发展,迁就一下也有利于团结。

事情谈完,许翔和谢松木回学校。

谢松木见许翔主动认领了五千块,总的要投入一万五,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不知他从哪里搞这么多钱,担忧道:“你要是没有那么多钱,我觉得可以后面从工资里面抵,虽然说起来那么多钱,但估计两万块钱也够开支了,能拖的我们可以先拖着,等餐馆营业之后再付。”

他的意思就是装修工人的工资、菜钱等等可以先欠着,等有收益之后再支出。

许翔哂然一笑道:“办法总是人想的,钱肯定是要出的,我不能空手套白狼不是。”

谢松木松了一口气,又劝阻道:“不要去借高利贷哦,那个东西就是一个无底洞。”

“我晓得。”许翔经历过套路贷的年代,哪会钻到这些坑里面,顺口道:“其实一个东西是不是骗局很好判断,比方有人说你投资一万块,就会获得30%甚至是50%以上的回报,那么这东西明显超出正常人的认识,一定是骗人的,因为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那我就真的是贷款去做,也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骗子都是这样的啊,许以重利,我在外面的时候就常听人说一句话,就是你想要他的利息,他还想要你的本金,只是好多人都晓得这个道理,实际遇到的时候确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是个例外,明明知道是假的事情,都要去相信,最后骗得血本无亏,又去报警什么的。”

“如果警察找不到骗子,他们还会骂警察不作为。”

谢松木马上想起一个案例,哈哈笑道:“我想起有一个例子就是一个老人,要去银行给骗子打钱,银行工作人员劝他说这是被骗了,他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当场就对工作人员破口大骂,硬说这钱是自己的,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硬是把钱打给了骗子,最后事实证明被骗了,马上精神就萎了,反过来又怪银行不作为。”

许翔停住脚步,看着街道上步履蹒跚的老人,他们佝偻着身子,睁大眼睛看着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这个他们曾经为之倾尽一生,不停奋斗的世界。

许翔没有觉得谢松木话里的老人智商有问题,反而是很心痛。

他们年轻的时候一定付出过很多,否则又怎么会积累起财富,只不过他们现在老了,心灵还是一如即往的赤诚,不相信网络另一端的人是骗子。

我们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这些可怜之人真的做错了吗?

前世的自己落得坠河而亡,一定是一个可怜之人吧!

确实有可恨之处。

许翔黯然一笑,是的,很可恨。

“人生一世,不是谁都是圣人啊!”

许翔摇了摇头,有些话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

谢松木当然同意人都不是圣人,但他还是认为这些人被骗就是因为贪欲,只要不贪便宜,又怎么会被骗子抓住机会。

“反正我觉得,只要一个人行得正,坐得端,不去贪小便宜,他就不会被骗。”

许翔叹息道:“那么我给你举一个例子,你来说说他们为什么会被骗,因为我不觉得他们是在贪便宜。”

“你说吧。”

“你在大城市呆过,知道那里的生活节奏是怎么样的,我这个例子里面有一群大学生,他们刚毕业,找了一份工作,需要租房,正好这个时候,有专门从事租房的公司,想造福于民,就高价从房东手里拿了住房,转而低价租给大学生。”

“这是骗子。”谢松木觉得这事超出了他的认知,哪个做生意的人会这么好心,高价进入,低价出售,傻子都不会这么干,只可能是骗子。

“这些学生贪便宜,肯定着骗。”

“……”许翔沉默了一会,又道:“那如果有人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卖给你蔬菜,你付了钱也拿到了好品质的菜,这种商家又算什么?”

“也是骗子。”谢松木道:“我记得初中的课上有一段就讲资本主义,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这些商家以低价让你买菜,就像你去钓鱼,穿的饵越大,想钓的鱼就越大。我们的老祖先早就看穿了这一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免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贵的东西。”

“即使你不上当,我相信也会有其他上当的人为你的行为买单。所以,我从来不去薅羊毛,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