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结束,学校正常开课。

何军豪见到许翔,第一面就透露了李青松的秘密,说自己设计的表白神器特别成功。

而李青松定制的字样居然是:魏莹。

许翔不由陷入了深思,李青松什么口味?

才19啊!

魏莹虽然看着年轻,有极有魅力,但少则也是三十的人了吧!

难怪她对论坛如此热情,看情况至少一半功劳得归在李青松身上。

何军豪打断了许翔的沉思,发问道:“我这几天在家又改进了一下,绝对包你满意,你之前不是说要搞个活动推广,你看什么时候有空?”

许翔看着远处正和班长女同学聊得火热的谢松木道:“等我把剧本写好。”

何军豪按耐不住道:“那你得快点,我真是等不急了。”

许翔提出了难度:“你那个能实现五颜六色的效果了?”

何军豪拍着胸脯打保票道:“七种颜色,绝对绚烂,亮瞎你的眼睛。”

“那可以,我先给你一个文案,你去攻克技术难题,等你搞好我的剧本应该也出来了,到时候我们找两个演员,一定把这事搞成。”

“没得问题。”

许翔看过很多狗血剧情的桥段,决定设计一个深情款款的挥泪表白。

所以灯光的效果,首先要有名字,有生日,有认识多少天的数字显示,音乐就配《偏偏喜欢你》。

许翔拿给文案,给何军豪讲了要点。

李青松见两人围在一起,悄悄走到身后,见两人在设计新的模板,并没有聊什么敏感话题,方开口道:“接到新的业务了?”

“不是。”何军豪道:“这是剧本中的素材需要,算是道具吧。”

“阿郎。”李青松看着主角的名字,不由笑道:“你真是人才,女主是不是叫阿妾。”

“暂时没有想好,女主还没找到合适的角色。”许翔要的是热点,不想计划早早透露,以免破坏了计划。

“有男主角没得嘛,要不要我来演?”李青松自荐道。

“可以啊。”许翔欣然答应。

李青松突然又觉得不合适,毕竟这个剧本是要放到网上的,到时候看到的人多了,对自己影响不好,毕竟网上的人只知其一,很容易断章取义。

他对网络的了解较深,特别是有些东西到了网上,被网络大神一番剪切,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意思,他不想成为又一个“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

“开个玩笑,我对表演还是缺少天赋,你另寻高明。”

何军豪觉得李青松还是很厉害的,鼓掌道:“我觉得你的表演水准很好,只是可能没有合适的女主角,要不要给你搞个海选。”

李青松叹息道:“我真羡慕你,有这么多闲时间。”

何军豪呵呵道:“那你就说,我发明的这个管用不,那天我可是亲眼看到那个美女笑得花姿乱颤的,是不是得吃了?”

“小伙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还是不要乱说话。”李青松马上发出警告。

许翔装作不知道道:“是不是哦,什么时候的事,讲来听听。”

何军豪被李青松威胁,不敢说话,心中却在想自己刚才已经说过这事的,马上反应过来,这事肯定不能乱说,许翔是故意装作不知。

“没得哪样事,就是上次我们去试了一下这个的效果。”

李青松道:“你这东西还算可以,但要赚钱,还得加把劲。”

何军豪点头道:“你只管提建议,我负责解决。”

许翔借着语文课的时间,胡扯了一个剧本,课后找到谢松木,让他看看,提提建议。

谢松木没随便一看,觉得还行,又好像不行,想说点什么建议终究没有说出来。

“可以。”

“我的想法是让你当男主角,去表白,但是你不能笑场。”许翔开始下套。

“这算什么事,我马上展示给你看。”谢松木清了清嗓子,开始念白。

“亲爱的珊珊,你好,今天是你的生日……”

“深情一点。”许翔觉得他的情绪还不到位。

其他同学听到亲爱的,马上肾上腺素暴发,四五个人围了过来。

“老谢,这是要给谁表白啊?”

“大胖,第二春来了?”

“嘘~~”有人吹起了口哨。

这只是一个剧本演练,谢松木不觉得有什么,大大方方地道:“我这是排练节目,为元旦晚会作准备,有没得哪个愿意和我对戏?最好是来个女生。”

万大春举手道:“我来,满足一下老谢的幻想。”

“去去去。”谢松木嫌弃道:“我点名的是女生。”

“你有没有演员的自我修养,你就把我当成是女生,这样你才会不笑场,不怯场。”

许翔正没有理由说服谢松木对着一个男生表白,突然觉得万大春这理由不错,只有这样,自己才能给他随便安排一个人作为对手戏。

“万大春说得在理,老谢,我告诉你,你必须练到对任何一个人都能深情款款的说出这段对白,这个表演才算成功。”

谢松木道:“尽扯犊子,我又不是考中央戏剧学院,要搞这么复杂。”

许翔道:“即然要搞我们就搞好,最起码是对观众的一种尊重,如果整得好,我们还可以拍点喜剧,以后放到网上也可以赚钱,后舍男生你晓得吧,网络红人,现在人家就像明星一样,坐着数钱。”

谈到钱,谢松木来了精神。

“行,我就按你的要求来练习。”

谢松木和万木春两人看了台词,马上开始对戏,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短短的几句话,两下就说完了,谢松木道:“这和男生演起来,还是不得劲。”

做戏做真,许翔对女生同学道:“有谁愿意和老谢搭戏的没?”

潘重芳看了一会,觉得很好玩,主动站出来道:“我来。”

看到身材高大,一身肥肉的潘重芳,谢松木马上怂了,把台词递给潘重芳道:“你先熟悉一台,我在揣摩一下台词,改天再对,老万把我闪了一回,我得缓缓。”

就几句台词,潘重芳又怎么会记不住,知道谢松木不想和自己对戏,拉住万木春道:“老万,我们俩来一场。”

“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同学马上鼓掌起哄。

万木春喜欢探讨人生存在的意义,早已不着眼于皮相,刚好没过足瘾,同意道:“那你演阿郎,我继续珊珊这个角色,因为我刚刚进入角色,正要进入佳境。”

许翔见他如此投入,倒有一些遗憾,如果不是他矮小了一些,不能给人视觉上的冲击。

两人深深款款的表演,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很快在欢乐的氛围中结束。

万木春把稿子还给许翔,提建议道:“我觉得台词太少了点,还必须更加丰富一些,要不要我帮你改改?”

“可以,但是三观要正,不然在节目审核的时候过不了。”

有人替自己做事,何乐不为?

更难得的是这可以把全班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拧成一股绳,成为一个真正团结的集体。

“可惜的是没有摄像机,不然把这个过程记录下来,一定很有意思。”万木春又提出了一个诉求:“要不你去找一个,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制作成视频放在网上,以后是一种回忆,也能把欢笑带给更多人。”

这真是求仁得仁!

万木春像知道自己的想法一样,一直给许翔送助攻。

许翔点头道:“我想办法,这事一定没有问题。”

万木春郑重地向众人宣布道:“以后我就是这部戏的编剧,有谁想要角色的主动提出来,我一定给大家写得生动精彩。”

“算我一个。”潘重芳第一个举手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