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书香门第。

桥城最新开发的一个楼盘,房开公司是桥城城建集团,距现在的桥城市中心较远。

据说这是未来桥城发展的大方向,未来的城市中心。

许翔站在这陌生的土地,眼里却是无尽的高楼。

他知道,这里未来就是桥城的中心,因为这一片的房子都是矮小民居,拆迁较为容易,在书香门第之后,越来越多的房开选择在这里发展,许多新公司得已成长。

而任皓月的目光却错判,继续走原来的拆房建房,死守现在的市中心一带,导致资金链断裂,诺大帝国,短短两年就瓦解,还成了欠债不还的老赖。

从本质上来讲,任皓月是一个好人。

但好人,不一定有好命。

一失足,必然坠入深渊,无法翻身。

许翔本想借论坛合作,更深一步参与到任皓月的事业中,以避免这场灾祸,毕竟房子无法按期交房,坑的是购房者。

但历史的洪流,有时候不是人力能改变的。

有的人的失败,也不是因为某一事件,而是自身的性格造就。

“就这里,非常好的地方。”

“只要能免一年房租,我就双手双脚赞同。”李青松觉得此处交通不便,但能白嫖一年,走再多的路也是值得的。

两位核心人物都不反对,其他人更没有话说。

魏莹拉着自己的朋友道:“刘哥,你觉得租金多少合适呢?”

“第一年白让大家用,但物管费、水费、电费由你们自己负责,第二年我们就按市场价,具体多少我现在也不好说,等半年我再和大家详细协商,估计那个时候这个地方应该有一部分门面能租出去,我就知道参考价了。”

刘哥名刘长青是一位胖子,说话慢吞吞的,缓缓道:“毕竟现在这个地方也比较偏僻,不能和市里相提并论,说高了你们不划算,说低了我也不划算。”

许翔觉得能免一年,那自己就占了很大的便宜,也能让论坛更快成长,感谢道:“多谢刘哥的信任,那我们就草签一个协议,租金等过半年之后,再作细论。”

刘长青哈哈一笑:“爽快,我就喜欢快人快语,但我们甘南有句老话,话不好说在前头,背篼不好背在后头,即然你们白用了我的商铺半年,到时候就一定要签约续租,否则就赔偿我一万块钱,我们要在协议里写清楚。”

魏莹脸色不爽,哪有这样的人。

这几位都是自己带来的,他如此一说,就是不给自己面子。

“刘哥,你这是什么话,把我魏莹看成什么人了,我带来的朋友你都不信。”

“魏姐,不是我不信你,主要是大家都第一回打交道,这个市场是风云变幻,万一到时候大家觉得这个地方的租金高了,不租我的损失找哪个说?”

“你这空着的嘛,有什么损失。”

“话不是这样说的,桥城就这么大一个圈子,大家都知道我租给你们是白送一年,其他人来租,也要我白送一年,那加上你们的半年,我是不是亏了半年的租金?”

许翔见他们争论起来,忙劝说道:“没问题,我觉得这个合同是可以的,大家都是生意人,有什么问题就提前提出来,谈得拢就谈,谈不拢也不伤和气。我觉得刘哥还是很爽话,有我们甘南人的气质,该是什么就是什么,不在背后捅刀子。”

刘长青得了夸奖,心中舒坦许多,伸手握住许翔的手道:“一见如故,你就说创业缺不缺钱,要不借点给你,或者让我入一股,互联网是新鲜东西,我们桥城发展还很落后,但这绝对是一个大趋势。”

许翔装着失落道:“早认识刘哥,我绝对要让你入一股,只不过现在我们都已经分定完了,实在没得办法。”

魏莹插话道:“刘哥,你想要入一股,我可以卖给你,5%一口价,五万块。”

她就随口一说,借以调侃刘长青,以示自己有股份。

刘长青却马上当真了,当下指着众人道:“你们给我当个见证,这是魏姐自己说的,她要把她的转5%给我,五万块,一会我就打钱。”

“啊!”魏莹大吃一惊。

喊这么高,他居然都要,怕不是发烧了?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说的是五万块。”

“我说的也是五万块,你是不是要反悔?”

这是要将自己的军,魏莹呵呵一笑道:“我不反悔,我就怕你反悔,那我就等着你打钱,注册公司的时候我就把我的股份给你。”

刘长青望向其他人道:“5%对我来说也有点少,你们还有想卖的没有?”

五万块对于吉来说说多也多,说少也少,可对方作为一个大老板,都如此看重,自己就这么卖了,以后论坛赚钱了还不后悔?

于吉摇了摇头道:“我们俩口子的也没多少。”

李青松却心动了,他正缺钱用,就这空头的5%股份,马上就能换五万块,为什么不卖?

“即然刘哥如此看好,那我也忍痛割爱,让5%给刘哥。”

刘长青继续问道:“许兄弟,你的股份肯定最多,要不让点给哥哥?”

许翔道:“非常感谢刘哥对论坛的看好,作为创始人,我也很看好,恕小弟不能割爱。”

刘长青哈哈笑道:“你不让,更证明我的眼光,那就这么决定了,我要10%的股份,等我去拟一个协议,咱们签了就转钱。”

商铺的事定下,各人就回各家。

李青松找了一个借口说明天要上课,和许翔一起回学校,在路上,李青松有些后悔,问道:“你说我的这个决定是不是做错了?”

“没有,我觉得你做得很好,说实话我也想卖,但我不能卖。”许翔道:“正好我也缺钱,你把钱给2万给我,然后我在股份上让2%给你,当然只是在分红的时候启用,注册公司的时候我还是55%,这样我才能牢牢的把公司握在自己手上。”

“等明天他把钱打过来吧,也不晓得是不是真的。”李青松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事很有意思,如此轻松就赚了三万块,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

许翔道:“是不是真的,咱们也不用太过于操心,他转咱们就收着,他不转,咱们也不去强求,顺其自然,我相信以后我们赚的更多。”

李青松呵呵一笑:“要不餐馆也让我入一股,论坛都让了股份给于吉。”

许翔摇头拒绝道:“如果你真想入一股,那就入我的下一个项目吧,跑跑公司。”

“跑跑公司到处都是啊,又何必搞?”

“餐馆送餐也需要跑跑啊,举手之劳的事,交给别人做还不如自己干,以后如果有更多的事业,用起也方便。”

“那我得抱紧许总的大腿,不管做哪样,都要带着我。”

两人边说边笑,大步走在返校的路上,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少年总是容易满足的,只要取得一点成功,就如沙漠里盛开了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