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翔打气道:“你们相信我不,相信我,咱们就一起做,我可以保证,不管任总投入多少钱,都不会做成。”

李青松突然觉得许翔仍是一个一厢情愿,对这个世界充满憧憬的小孩子。

这是相信就能解决的问题吗?

地震发生之前,所有人都相信自己的房子是紧固的,可地震来临,无数房子倒塌,无数人家破人亡……

这不是相信能解决的,如果仅凭相信二字就可以解决问题,那么那些被企鹅抄死的公司又怎么会倒闭?

没有什么经得起资本的冲击。

没有!

“话说起来简单,事做起来很难。”

“我晓得,正是因为他难,所以我们才要迎难而上,不然我们又怎么获得成功的机会?就因为前人把路堵死了,我们就不去开辟新的道路?”

许翔反问道。

当然许翔有把握战胜任皓月,靠的并不是简单的相信二字,他有更深层的了解。

但其中的原由他不想说出来,因为这涉及到了商业机密,也是任皓月的一个短板,暂时不能说出来,否则任皓月将其堵上,那就真的没有可能成功了。

或许有一天,桥城论坛一统桥城的互联网世界,他就可以说出来了。

所以,市场上那些成功学的经验,都是落后的,至少落后十年,否则那些名人不会将其讲出来。

互联网是一个蓝海,成功可以复制,但粘贴的地方需要创业者去深度发掘。

李青松的人生已走入困境,他很想寻求突破,即然有这个机会,那为何不驳?

李青松仔细思考着,觉得许翔的话没有错。

打开啤酒,给几人各倒了一杯,大声道:“一起干一杯,我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博一博,单车变摩托,一起干!”

“一起干。”

有人说干,有人说干,不管说的是什么,五个人碰杯一起饮下了酒。

薛酒端着烤好的食物过来,看到几人喝起来了,笑道:“你们整得火性,我的菜都没来,你们就喝上了。”

“菜香,酒更香。”

许翔道:“我相信一句话,事在人为,今天我们即然坐在一起决定干这件事,那就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决心,未来我会制定一系列的措施,只要大家坚定的执行,我相信即便有再多的竞争,我们都可以杀出一条血路,走到成功的终点。”

“对头。”李青松道:“哪个论坛的成功都不是容易的。”

于吉道:“一起努力,我在这里给大家一个承诺,只要我们公司注册下来,任总都没有告诉我他要搞论坛,以后我就不会站在他那面,哪怕他把我开除。”

张晓玉见自己的老公还没有喝酒就醉了,笑道:“这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魏莹问道:“你看过他们的论坛吗,觉得怎么样?”

张晓玉道:“论坛我只是粗略的了解了一下。”

“这以后是你老公的事业,你应该花点心思在上面,他们三个都是男人,男人的思维方式和我们女人不一样,我们可以站在不一样的角度,给他们提一点建议。”魏莹觉得论坛很有意思,她愿意花心思在上面,为论坛注入一份女性的魅力,以吸引更多的女性用户。

张晓玉以前没深入了解,那是因为老公没有股份,如果有了股份,那肯定要多了解,未来生活能成什么样,就看老公这笔投资能达到什么样的规模。

“谢谢魏姐的提议,我一定会的。”

许翔总觉得论坛缺点什么,听到魏莹这么一讲,马上知道自己缺的什么了。

缺的就是女性的灵魂。

论坛的核心是分享与交流,也是生活的基础,如同一个家,没有女性怎么都是不完整的。

现在这一块算是补齐了。

有了女性的思维,在生活气息上一定更富竞争力,定能吸引更多女性用户,进一步带动论坛的发展。

“三人行,必有我师,魏姐,你刚才这番话也让我觉得醍醐贯顶,消除了我从开坛以来的一个困惑,我总是觉得差点什么,又找不到差的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差的是什么?”魏莹好奇地道。

许翔回道:“差的就是灵魂,而你们就是论坛的灵魂,妇女能要面半边天,现在我们是把论坛的天补全了,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不管任总拿出什么样的方法,都不能打赢我们。”

魏莹白了一眼李青松,信心十足地道:“我也相信,有些东西靠的是真情真性,是不金钱能买到的,可有的人就是不懂,觉得钱能买到一切。”

李青松刷刷地吃着烤串,摇头道:“我只是让大家未雨绸缪,孙子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你们有什么担忧,也可能提出来啊。”

于吉道:“只要同心协力,一定能成功,我们再干一杯。”

“耶!”

李青松放下杯子道:“马上就要注册公司了,股权你准备怎么分呢?”

许翔已有分寸,回道:“这个问题我的想法很简单,作为创始人,我的股权必须占支配地位,55%,这是我的底线,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论坛是在我的控制下发展的,那么剩下的45%,可以分成三份,你们各占15%,当然,你们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提出来。”

15%,什么都没有投入,李青松觉得有点少,但又有什么理由让自己的股份多一点呢?

而且当着众人,他也不能挑出来,点头道:“我觉得可以,15%的股份也不少,如果有一天我们能做到企鹅那么大,个个都是亿万富翁。”

于吉望了一眼未婚妻,也同意道:“我没意见。”

魏莹道:“我只要10%,还有5%给青松吧,毕竟这是你们俩个的心血,我少占一点,没有关系。”

这感情不一般啊。

许翔马上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李青松和魏莹肯定有什么联系,要不是魏莹年纪比李青松大,他都怀疑这是恋人关系了。

李青松马上拒绝道:“你的就是你的,到时候你还要出办公场地,不能少了。”

包包没钱,却要多占股份,到时候投钱的时候,岂不是要卖身?

李青松觉得这才是一个美丽的陷阱。

许翔道:“别送给他,把他美的。”

“呵呵。”李青松又吃了一支烤串。

于吉道:“公司的办公场地都找好了吗?”

魏莹解释道:“我有一个朋友,他家的商铺是房开赔的,目前还是空着的,就是华府·书香门第那里,位置相对来说较偏,比较不好出租,但我觉得我们拿过来用正合适,还可以让他先免一年房租。”

张晓玉笑道:“那挺好的,餐馆都可以开在偏远的地方,我们这个论坛也更没问题了。”

魏莹道:“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最终还要许总拍板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