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唱一首歌,十年,可有几个人认真思考过歌后的意义?

魏莹没有想过,或许十年之后,她和李青松将形同陌人,但现在有一个维系他们关系的纽带,所以她想抓住,不想错过,以免以后遗憾。

而李青松每天都尽可能让自己舒服的过好,读书的时候还畅想过以后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但生活的环境,他真的没有考虑过。

这属于虚无缥缈的话题,没有讨论的价值。

魏莹摇了摇头道:“没有想过,或许和现在差不多吧。”

李青松直接道:“你这属于哲学的范畴,我建议你和万大春讨论一下,他喜欢聊这个。”

“我不是要聊哲学。”许翔道:“比方说十年之前,手机对于我们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但我们现在用上了,你们可以想一下,十年后我们的手机是什么样子的?”

魏莹觉得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指着论坛道:“这个话题不错,我觉得可以发在论坛上,让大家都参与讨论。”

“有道理,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脑洞,我去论坛发个贴。”李青松接道。

许翔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想到可以在论坛上看到,便道:“你主题发出来了,就把答案给出来,打个样,我们好跟着来。”

可当李青松在百度搜索答案的时候,许翔就知道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了。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他根本就不是穿越者。

世上哪有那么多穿越者,每一个获得成功的人,都是付出了许多努力之后才获得的。

不劳而获的事不可能发生,如果有,那也只是一个陷阱。

是梦?

还是陷阱?

许翔无法思考自己的人生,不管是什么,他都必须好好的活,不负每一分钟,只有如此,才能对得起这人世间。

三人玩着论坛,时间飞快流逝,转眼就到了网吧交接班的时间。

张晓玉来到网吧等于吉,五人直扑烧烤摊。

桥城有许多美食街,各条街都有自已的老客户,这些老客户都有自己的口味选择。

每一家店着都有数张桌子。

他们来得不算早,各家摊位都坐了不少人。

于吉指着薛姐烧烤道:“我们就选这家吧,我觉得他家的还满合口味的。”

魏莹赞同道:“我也特别喜欢来他家,他的的那个鸡爪真是太棒了,味道实属桥城一绝,完全找不到第二家味道这样的。”

张晓玉道:“烤茄子、烤鱼也是我们的必点项目。”

魏莹深表同意,竖着大拇指道:“今天大家放开吃,我请客。”

李青松是学生,没什么钱,魏莹是知道的,不让李青松买单,就更没理由让许翔来了,毕竟这顿饭是李青松提议的。

张晓玉指着自己的老公道:“买单的事,不用我们来操心,我们负责美丽,男人负责开支,所以我们还是讨论一下点什么吧。”

吃货见面,话题马上拉开,各自说着自己的建议。

许翔包中没钱,这一顿烧烤少说得上百元,自然不抢这个风头。

李青松倒不客气,马上勾着自己要吃的东西。

于吉道:“都可以喝啤酒吧,薛姐,我们这桌先来一提雪花。”

几人坐定,等着上菜。

女人聊着美食,男人自然要说事业。

于吉率先开口道:“许兄弟,听说你们论坛要分股份,是怎么计划的,如果缺少资金,我和晓玉也可以算一股。”

人多,不一定是好事。

但于吉手握皓月网吧的牌,如果让他加入,在宣传上多少占点便宜,如果不让他加入,反而影响感情。

许翔已决定要把大权握在手上,那么分化其他几人的股权也是正应做的事。

“当然欢迎,有你们的加入,那我们就是如虎添翼。”

李青松道:“人多力量大,团结就是力量。”

于吉道:“我最近也了解了一下网站相关方面的知识,地方论坛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

许翔道:“这个是肯定的,桥城在这方面还比较薄弱,但未来肯定也会有其他人的加入,竞争比较大,所以我们必须先快速占领市场,只要取得一定的优势,就能守住市场份额。”

李青松马上想起白天许翔说的话,任皓月有可能要自己搞论坛,那么于吉作为任皓月的人,他加入论坛,想分一份股份,有没有其他意思呢?

这话许翔肯定不能问,那么就要自己开口。

李青松随意道:“我听说任总也有这方面的意思,不知道向许总透露没有?”

“叫许总多生份,我虚长几岁,就叫我吉哥。”

于吉先更正了李青松的称呼,然后才道:“目前任总并没有给我透露这方面的信息,我想他应该不会整,毕竟他的全部精力都在房地产上,现在分出了一些精力搞网吧兼并,应该不会涉足互联网。”

“凡事都有万一嘛,任总财大气粗,不整则已,一整肯定是一鸣惊人,到时候资金投入,火力全开,我们能不能抗得住另说,如果万一,我说的是如果万一,他要吉哥你加入他的团队,把我们的会员拉过去,你怎么办?”

于吉认真听完李青松的疑问,也觉得这事并非万不可能,任总那天在办公室拒绝了许翔,似乎也透露了一个信号。

赚钱的事,还没有人整的事,谁都有可能涉足。

而且桥城论坛并没有资本在后面推动,就能如得有声有色的,任皓月就真的不动心?

于吉镇定地道:“如果我已经是桥城论坛管理团队的一员,那我肯定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皓月网吧这边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管理者,说白了就是一个打工的,没有任何股份,说不定哪天就被炒了,也不是没可能,对不对?”

许翔觉得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任何一款产品,只要以用户为主,那就能留住用户,并不是别人想挖就能挖的,而且在这方面,他已有一系列的推广计划和上世积累的运营经验,并不怕任何人竞争,反而两人如果继续讨论这个问题,有可能伤了大家的和气。

一如有一对夫妇因为丈夫买了一注双色球,畅想中了一等奖该怎么花钱,夫妻两人就此讨论,结果分配不均,大打出手。

淡然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吉哥,所以才愿意合作,而且我们已经走在了前面,已经积极了那么多的用户,也不怕任总和我们竞争。”

李青松还是有些气馁,质疑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没有谁会怕谁,但是我想了一下,这个问题确实我们要做准备,否则任总的网站建起来,然后到处打广告,到时候没有人知道我们的论坛,反而都是为他拉客户,我们很可能被搞死。”

许翔反驳道:“你说的我晓得,任总有钱,又有网吧,可以通过让利的方法快速吸纳会员,但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为什么你喜欢玩论坛,那是因为论坛有独特的内容,值得你去追求,我们的论坛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多有价值的内容,而且我加了防盗代码,如果有人复制我们的内容,那么就会把我们论坛的网址复制过去,所以我们的内容是别人盗不走的。”

李青松摇头道:“我们可以搞活动让会员主动发贴,任总完全可以做到,你知道企鹅公司最擅长的是什么吧,别人会什么,他就直接抄什么,用资金砸推广,然后让原创者死在半道。”

于吉知道资本的厉害,任皓月现在实施的网吧兼并战略正在使用这一招,闻言也不由叹了一口气,他实在不知道任皓月会不会做论坛。

两个女人本来兴趣昂然,突然见男人们沉默了,马上停下美食讨论,聆听他们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