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算我一股,我给你们提供办公场地。”魏莹放下鼠标,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道:“我觉得你们这个论坛还蛮好玩的,各方面的东西都有,也挺适合我。”

有人提供场地,简直就像天上掉陷饼。

但也有人觉得像掉了一个陷阱。

李青松迟疑道:“没听你说你喜欢玩论坛啊?”

“呵呵。”魏莹道:“那是我以前没遇到啊,兴趣总是培养出来的不是?”

即然魏莹是做服装生意的,那就有一定的市场营销经验和人脉,和李青松也是朋友,在一起合伙做事又有什么关系?

虽然李青松表现出一丢丢不愿意。

许翔还是不想错过这个融资的机会,点头道:“如果魏姐喜欢,我觉得可以。”

李青松道:“那我们商量一下股权怎么分配?”

魏莹道:“不急,明天我带你们去看商铺,看完再作定论。”

许翔道:“商铺我建议不作固定资产入股,可以签一个租赁协议,按市场价付租金,只不过要往后推一下,这样即不损失魏姐的收益,也可以帮公司免一定的税。”

魏莹心中一惊,看许翔的年纪比李青松还小许多,可了解的东西还蛮多。

李青松见她不说话,问道:“你有意见没有?”

魏莹摇头道:“我没有意见,我真的没想到,你们俩个还在读书就有这么多的想法,我都不知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在做什么。”

许翔道:“每个人的人生都不相同,我读书的时候,老师常告诉我笨鸟先飞,所以趁着年轻空闲时间多,就多琢磨了一些。”

李青松向魏莹道:“在这方面我必须承认,小许同志还是发育得比我快,除了和我一起做的论坛,他还和于总一起做了餐馆。”

魏莹守着服务店,收益有限,也想多涉足一些领域,却苦于没有经验,作为一个女性,又差了些许精力,见有两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积压在内心的活力瞬间被激发。

“以后有这样的好事,记得叫上我。”

知性大方的女人总有无穷魅力,许翔点头道:“一定的,以后市场营销这一块还望魏姐多多帮忙。”

李青松像被卡住了喉咙,找不到话说。

正在这时,于吉拿着他的身份证和刚办的会员卡进来了。

“卡给你办好了,但是里面没有钱,你要上网的时候再充。”

“麻烦于总了,要不晚上一起吃宵夜,刚好我们四个一桌。”

“改天吧,今天还有点别的事情。”除了许翔,另外两人都不认识,于吉觉得自己不适合。

知道于吉和许翔还有其他合作,魏莹也不拿他当外人,邀请道:“于总,赏个脸,宵夜一起,以后你和小许总一起做餐饮,我们在一起做论坛,也算一家人。”

是的,都是合作伙伴。

这是一个加强彼此认识的机会,也利好未来的合作。

许翔作为枢纽,不能当空气,跟着邀请道:“把嫂子叫上一起,晚上我们小聚一下,预祝我们的事业马到功成。”

三个人都发出了邀请,于吉不再推辞,欣然应允。

李青松本来是客气一下,没想到这事居然成了,拿着卡道:“那我去充点钱,就在这里上一会网,等于总下班,我们就一起去。”

于吉指着自己的电脑道:“魏姐,你就玩我的电脑吧,我出去忙一会。”

“谢谢。”魏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我的游戏你让它挂着就行,不要给我关了。”

于吉发出最后的叮嘱,和李青松一起离开。

“这个论坛是自己注册帐号,还是你们发号?”魏莹打开了桥城论坛。

许翔回道:“自己注册,然后在新人实习版块回复几个贴子就可以正常使用论坛。”

对于一个没有玩过论坛的新人,这是必要的指点。

在许翔的帮助下,魏莹注册了自己的帐号。

许翔笑道:“你可以在交友版块发几张自己的照片,也可以在广告专版打打服装店的广告,喜欢哪个版块就在哪里发言,但是不能违反版块规定哦。”

“好的,我会认真学习版规的。”

魏莹自顾自玩着,突然问道:“青松在论坛的ID是什么?”

“乍得。”

“乍得,哈哈,怎么取这个名字。”

魏莹看着水区版块的版主就叫乍得,马上点开了会员相册,很快找到了乍得的自拍贴。

“这个不要脸的,照片还要付费浏览。”

“还有这么多人购买!”

这大约是知识付费的原型,论坛里可以分享付费观看的东西,即保证会员的付出能获得收益,也能促进论坛金币的流通。

许翔从自己的这一边打开了李青松的贴子供魏莹观看。

“看我这里吧,我之前买了的,也觉得太亏了。”

照片只有两张,一张是打篮球的样子,一张是宿舍自拍的上身果照。

魏莹咦了一声,唾弃道:“也太不要脸了,还发个光膀子。”

李青松刚好回来,见状喝道:“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居然直接拿给她看,那花钱购买还有什么意义?”

“又不是没有……”魏莹突然意识到失语,改口道:“谁稀罕看。”

李青松沉默着脸,坐到一旁开电脑,斜着眼偷看许翔,却见他陷入了沉思,又白了一眼魏莹。

许翔并没有听到魏莹说什么,他的思绪被李青松的话拉住。

年轻人,不讲武德是一句2020年的流行语。

此时从李青松口中脱口而出,怎能让他不震撼。

莫非李青松也是一个穿越者,所以他才能把事业做得那么大!

如果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重生者,那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是不是都有可能是重生者,重生者林立的竞争世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科学极度发达?

许翔想象不出,摇了摇头,微微叹气。

“神神叨叨的搞哪样?”李青松发现事情不对,好像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魏莹也愣住了,不可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许翔就……他和李青松两个人不会是gay吧?

魏莹转头看着李青松。

“你盯我做什么?”李青松心头发毛,喊道:“许翔,你在想哪样?”

“我大意了啊,没有闪。”

“年轻人,耗子尾汁。”

许翔连说了两句马大师经典名言,观察着李青松的反应。

都是发愣。

许翔又道:“我说小伙子你不讲。”

他等着李青松接“武德”二字。

李青松这回有了反应,直接走过来,摸住许翔的额头道:“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魏莹偷偷一笑,又抿嘴转头看着两人,心中觉得特别滑稽。

“我没事。”许翔推开李青松,尬演道:“你们就说我这搞笑不吧。”

“呵呵呵呵。”李青松面无表情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淡定道:“太搞笑了。”

“哈哈哈哈。”魏莹反而被他的行为逗笑了。

或许李青松就像马大师一样,随口说了一句话,他并不是穿越者。

许翔自我安慰了一番,还是觉得不靠谱,想再验证一下,郑重对两人道:“你们说说两过十年,我们生活的环境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