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松在家呆了两天就回到了桥城,一来是电脑店要上班,二来是不想呆在家里。

他家在桥城边上,班车只要二十分钟就能达到。

直接距离虽然很近,生活环境却有高下之别,习惯了城里的节奏,他不喜欢郊区的乏味。

节假日,大多数人都出去玩,电脑店没有什么生意。

李青松打开QQ,看到许翔正在上网。

“在哪点上网?”

“银河店。”

“……”

“我的至尊会员卡给我办好没有?”

“要办卡你要拿身份证过来啊。”

“等我,马上过来。”

李青松关了电脑,和同事打过招呼,直奔皓月网吧。

从电脑店到皓月网吧有两公里左右的路,坐公交车要五角钱,李青松没有吝啬,直接上了车。

“青松,好巧哦,在这儿遇到你。”

李青松刚投完币,就听到有人喊自己,很是耳熟,四下扫视,一个熟悉的靓影进入眼线。

“小莹。”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李青松也不由感叹缘份的巧妙,正好旁边有空位,立刻坐到了女人身旁。

“你不是说你回家了吗?”

“今天刚上来。”

“回来了也不给我电话,你不晓得我这几天好无聊。”

“有个朋友在皓月网吧等我,说有关系,要给我弄一张至尊会员卡,让我赶过去,不能让别人等着不是。”

“那我和你一起去,一会晚上一起吃宵夜。”

“要不给你也办一张?”

“我不要,我家里又不是没电脑,你要上网也可去我那儿啊,反正电脑也在那里空着的,你可以帮我清理一下垃圾,不然总是卡死。”

“只要你愿意,我当然可以,但是你晓得的,网吧上网讲究的就是一个氛围,不然我在电脑店也可以玩,保必还跑这么远。”

“那你也给我办一张,带我一起玩游戏。”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到了网吧。

有电话,李青松也不省话费,直接拨通许翔的电话,说自己到了。

许翔正在包房上网,于吉坐在一旁,两人各做自己的事,嘴上聊着餐馆的进展。

李青松推门而入,看到于吉也在,自来熟地打招呼道:“于总,你好,你在玩奇迹世界,这游戏挺不错,我有几个朋友也在玩。”

“你好。”于吉淡然回应。

许翔回头看到和李青松一起进来的女人,约么二十四五的样子,瓜子脸,确有几分姿色,只不知这两人是什么关系?

“这是?”

“我叫魏莹,你好。”

女人主动回话。

李青松忙向她介绍道:“这是皓月网吧的于总,这是我同学许翔,这是我朋友魏莹,开服装店,你们要买衣服可以找她。”

魏莹盈盈一笑:“多多照顾生意,你们是青松的朋友,一律八折优惠。”

许翔的朋友来了,于吉决定暂时离开,给他们一点空间,起身道:“感谢,你们先聊着,我去前台看一下。”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即然都在一起合作做事,许翔也不打算拖着承诺李青松的事。

“对了,吉哥,青松想在这里办张至尊会员卡,不晓得方便不?”

“没得问题,身份证带了吧,给我,一会我把卡给你送过来。”

许翔的这个问题不得不说很突兀,但当着几人的面,他不能拒绝,也不应该拒绝,毕竟网吧是他说了算,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美女要不要办一张?这个权力只止一次,以后没有了哦。”

许翔有很多朋友,不能每个人来了都给一张至尊会员卡,那网吧还如何盈利?

所以他开了一道口,也顺手将这道口缝上。

魏莹很少来网吧上网,虽然向李青松说了以后要和他一起来网吧上网,也仅仅是说说而已,婉言谢绝道:“多谢,不过我不怎么来网吧上网。”

还有不喜欢来网吧上网的人,那必须发展发展,于吉指着网吧环境道:“现在的网吧和以前的不一样,你看我们这里的环境,有无烟区,有包房,而且至尊会员卡上网也便宜,逢生日等活动我们还有充多少送多少的活动。”

“主要是平时要打理店里的事,很少有时间出来上网。”

于吉见对方确实不愿意,也不再强求,拿着李青松的卡离开。

李青松待于吉走远,淡然道:“刚才于总在,我也不好说得,这个会员卡办一张在那里,也不要喂饭,想上网的时候又便宜,其实是可以办一张的。”

魏莹抿嘴一笑:“这就是商家的促消套路,像我这样平时不进网吧的人,只要不办他这个卡,他就不能套走我包里的钱,可是一但我办了,就觉得有便宜不占自己就是王八蛋,随时想着来上网,你觉得他亏了吗?他并不吃亏,反而是我的钱包越来越亏。”

反正都要到网吧上网,能便宜一点当然是最好的,不过魏莹的说法似乎也没问题,李青松无奈摊手,改变话题问许翔道:“和网吧的合作已经谈好了?”

许翔摇头道:“没有,任总不愿意,估计是想自己搞一个吧。”

李青松心中震惊,于吉轻松答应送自己一张至尊会员卡,他还以为这事已经成了,没想到却是黄了,奇道:“不是吧,任总也要搞一个论坛,和我们竞争?”

“只是一种猜测,暂时还不好说。”

“那我们得抓紧把论坛做起来。”

“我想了一些对策,晚点和你说,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我们必须注册一个公司,把相关的手续办下来,这样以后我们才能和其他商家合作,才能正大光明的抓收入。”

“你们在创业?”魏莹来了兴趣,问道:“是做的什么项目,需要我帮忙吗?”

李青松看着电脑上的网页,正是桥城论坛,指着介绍道:“我们一起做了一个本地网站。”

“我能坐下看看吗?”

“当然。”许翔把位置让给了魏莹。

李青松道:“小莹,你有办公司方面的经验或者人脉没有,给我们介绍一下。”

“有啊,有代办公司,很方便的。”

“代办公司收费也不便宜吧。”

“五百左右吧。”

“我X,这么贵。”李青松瞪大眼睛。

许翔道:“办公司都是有流程的,只要我们把资料准备好,也不复杂,主要的问题是要找一个办公场地,哪怕是假的,都要有个租房协议。”

李青松突然想起许翔还有一个餐馆的项目,问道:“你们的餐馆是搞在哪里的?”

“餐馆的房子就在学校后面,有点烂,那个是注册的是谢松木的名字,主要是卖外卖,不直接对客户开放,差一点没有关系,但这个不一样,以后我们要和其他商家谈合作,必须要有一个宽阔一点的空间,我初步的想法是租一个套房,或者是找一个刚建完的商铺。”

“那要多少钱?”

万事开头难,难就难在手里没钱。

“最佳选择就是找一个没有租出去的商铺,能给我们免租一年的那种,扛过第一年,后面的就好说了。”

“就算人家免租一年,也不可能白给你。”

“所以我说这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