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吉直接道歉道:“兄弟,对不起,论坛的事没有帮你搞成,但你可以印点海报,我给你贴在网吧。”

事情没成,许翔心中难免失落。

但这事的话语权掌握在任皓月手中,成与不成,不是于吉能作主,又有何错之有?

不能因为一事没达到愿景,就埋怨自己的队友。

许翔宽慰道:“说哪里话,电脑上宣传只是一个途径,有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论坛虽然没有达成,但我们可以一起做餐馆,租房的事我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你让嫂子计算一下前期的投入,至少要多少,然后我们几个一个投点钱,把股份定了,就去工商局注册公司。”

许翔不想纠结于失意的事,心向朝阳,把话题转到了餐馆之上。

“行,晚上我就让她统计,然后把办公司的资料准备好,国庆结束我们一起去注册。”

“OK。”

作为未成年,许翔没有资格独立注册公司,但可以与人合伙。

论坛要长久经营,该有的手续也不能少,下次去的时候就叫上李青松。

划分股权的事必须好好考虑,如何分配才能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回到宿舍,许翔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谢松木见他出去接电话,回来就心事重重,关心道:“哪个的电话,怎么搞得变了一个人一样。”

许翔道:“于总的,他说嫂子今天晚上理一下总的投资要多少,然后看摊下来每个人要交多少钱,我在想哪里去整钱。”

谈到钱,这就是一个敏感的问题。

谢松木迟钝了一下,旋即应该如此的样子道:“管它钱多钱少,是多少就是多少,该借就借一点,前期做了这么多准备,心血不能白费了。”

这两天他也反复思考了几次,觉得这事可行性很强。

有销路,自己的厨艺也不用多说,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要能占到三成股份,他就满足了,当然如果投入的钱不是很多,能达到四成左右,那就更完美。

毕竟又要投钱,又要出力,而且属于主力,多拿一点也是应该的。

两人闲聊一会,许翔又写了一会计划,看时间到了六点,提议出门吃饭。

假期学校食堂没开,三人就到外面的餐馆,各自点了一个便宜的炒菜。

谢松木道:“其实我对这个事情有信心,还有一个原因,就算网吧客人点的少,我们还可以向学校的学生提供送餐服务,比如那些下课就往网吧跑的?”

陈岩笑道:“吃食堂那是因为便宜,再加上学校的补助也是打在学生卡里的,你不拿去吃饭,你想花都没地方。”

谢松木敲桌子道:“所以这就是垄断的弊端,他晓得你必须在他在那消费,就随便整一哈糊弄人,简直就像猪食一样,味道不行不说,一点油水没得,这段时间把我整得够受,所以我隔两天就要出来吃个宵夜,不然简直走路都要昏倒。”

有几个学校食堂是整得好的,本身价格就低,承包人还想赚钱,就必须在食材上打主意了。

任何一件事,和商业沾上边,就不再纯粹。

理想主义是没有生存空间的。

这个问题,许翔也必须考虑,前期做活动、推口碑,拉流量,价格可以低,但只能通过打折的途径,菜品的定价一定能太低。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所以点餐制度一定要制定周全,最好在论坛开一个版块,通告每天的餐品及相关活动,会员使用优惠券的问题也可以直接在论坛上操作……

这个事必须好好理一下,移动互联网虽然还未来,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经营思路是可以借鉴的,只要销售点和购买点都有电脑,这就不是问题。

那么下一步计划的跑跑公司,也可以在论坛上操作,凡是认证会员,达到一定用户等级的会员,就可以使用跑跑跑腿服务,代买需要的物品或者是同城送货。

许翔原来的计划是将网吧作为双核心之一,与论坛相结合,一个线上,一个线下,形成双剑合壁,即然行不通,那就以论坛为单核心,辅助相应的线下手段,反推论坛加速发展。

而论坛的繁荣,就像催化剂,必然让线下事业更为红火。

论坛可以合作的对象很多,比如房地产,比如二手交易……

前路很光明,步子一定要走稳。

吃完饭,许翔拉着谢松木去谈合同的事。

谢松木真不想去,埋怨道:“我最烦和婆娘打交道,简直难扯。”

许翔哪能放过他,必须让他知道这事有多难处理,不是在宿舍躺着就能完成的,只有付出得越多,放手的时候才越不容易,一如谈恋爱,付出少的那个人最容易说分手,而往往是付出多的一人伤心欲绝。

“我们是一个团队,签合同这种事就不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否则显得不民主。”

“我是绝对信任你,不然也不会跟着你干。”

“你信任我,我很感动,那更应该陪我一起前去了。”

两人拉拉扯扯,走了五分钟,到了韦明军家。

门口站了一个小姑娘,冷着脸,一脸漠然。

谢松木见了美女,马上来了精神劲,主动问好道:“美女,你妈在家吗?”

小姑娘冷冷道:“是你们要租他家房子?”

“对,约好的下午看合同。”谢松木没有发现小姑娘态度不对。

许翔听出弦外之音,难道这姑娘和他家有纷争,可不能有什么意外,否则店建起来,能不能正常营业还两说。

刚要问话,小姑娘却转身就走了。

正在这时,韦明军的老婆潘大花出来了,盛情邀请两人进屋。

“两位老板,你们总算来了,吃饭了没?快进屋。”

许翔指着离去的姑娘道:“那小姑娘是谁啊?”

谢松木汗颜道:“我还以为是你女儿,闹了一个笑话。”

潘大花吐了一口口水,骂道:“不要脸的东西,白白住了我家房子那么久,现在要她搬走,她还不愿意,非要死乞白赖地说看到租房客再走。”

“你的意思是她之前住在那房子里?”许翔看着小姑娘进了烂尾房。

潘大花道:“对,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屋。”

许翔觉得这事必须调查清楚,不能听信潘大花的一面之辞,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让人白住自己的房子,其中定有问题。

“老谢,你先进屋看看合同,我去拿个东西。”

谢松木心中也有担忧,猜测许翔一定是去打听情况,便道了一声好,推着潘大花进屋道:“那潘大姐先把合同给我看一下。”

“来都来了,先进屋吃饭。”

“我们吃了来的,别耽搁时间了,先看你们修改的合同。”

许翔点了点头,假意往回走,准备绕路去烂尾楼打探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