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皓月。

许翔听过名字,从未见到过其人。

今天见到了。

一个很寻常的中年大肚男,脸上有种淡淡的倦意,像迷途的小孩在城市繁复的街道上找不到回家的路。

“说吧,讲讲你们的优势,我听于吉说你们成立没多久,发展势头却很好。”

合作就是找出自己的长处,弥补对方的短处。

许翔胸有成竹,微笑道:“任总,可以借用一下你的电脑吗?”

任皓月直接起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

“感谢。”许翔礼貌地道了谢,走到任总的位置操作电脑。

任皓月道:“你坐着讲吧。”

许翔不再客气,坐在黑色皮椅上,直接打开了桥城论坛,介绍道:“我先介绍一下我们的论坛,桥城论坛是由我策划主导的,前期作了近一年的准备工作,从开坛到现才也有一个多星期,注册会员近三万……”

“这些你不用讲,我刚才已经看过了。”任皓月直接打断道:“你就说说你们的优势,皓月网吧和你合作能获得什么好处?”

“即然任总对论坛已有充分的了解,那我就不再废话,优势主要有三点,我不知道于总给你汇报过没有?”

于吉接过话头道:“你给我说的那三点,我都向任总汇报了的。”

难道是不想合作,故意找茬?

许翔心生不妙。

不管如何,任皓月即然问了,给自己这个机会,那如何都要讲讲优缺点。

“我作一个简单的比喻吧,就像一台电脑,是由硬件和软件组成的,皓月网吧就像一台非常棒的电脑,但要吸引用户来玩它,就需要丰富的软件给予加持,老话说术业有专攻,电脑厂家不会去研发软件,但他们会开放自己的平台,去吸纳各种软件厂商的加入,使得自己的电脑更有卖点。”

"大浪淘沙,现在全世界有两个PC,一个是Windows,一个macOS,一个开放,一个封闭,都有各自的优点,但从用户数量上来讲,Windows的市场份额更大。所以,任总如果想兼并整个桥城的网吧市场,需要软件的加持,正好这是我所擅长的,所以这次我带来了两个武器,一是桥城论坛,二是网吧特供餐馆,从精神上和物质给予我们网吧的用户双重食粮,让他们享受到更好的服务,从而成为网吧忠实的用户。"

于吉补充道:“任总,我插一句,桥城论坛许总他们已经做起来了,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我们在论坛上加一个版块,即可以吸引用户,也可以减少我们的开支。”

任皓月点了点头,随口道:“互联网我不了解,做论坛投入不少吧,能回本吗?”

许翔将网页关闭,揣摩了一下任皓月话里的意思。

"有赚钱的,也有不赚钱的,凡事都是未知的,总要做过之后才知道,就好比这次合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但我还是带着诚意来了。"

任皓月不动声色:“其他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话说多了都是水,我相信任总已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合适就合作,不合适就当交个朋友。”

许翔不是傻子,如果这他都还不懂,那还做什么事!

不想做,那就用不着多说,终有一天时间会告诉选择者答案。

“互联网这一块我们确实不懂,但实体这一块我想我的经验比你多一点,这个事情还是要慎重一些,至于餐馆,小于有兴趣的话,你们可以在一起做。”

这是拒绝了!

许翔点了点头,面不改色道:“打扰了,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任皓月握住许翔的手,安慰道:“你的想法很好,但我们是一个大的企业,有自己的考量,你说的品牌建设,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建议,未来我们也会考虑网站的建设,到时候还要请你指点。”

“没有问题。”许翔客气道。

任皓月对于吉道:“小于,你送一下许总,我还有点事和你商量。”

于吉将许翔送到门口,拍了拍肩膀道:“晚点联系。”

任皓月话里话外就透露了两点,要么是真的不想整,要么是自己想整。

许翔略感失望,但没了网吧的弹窗合作就真不能做了?

不,还有一道路。

直接印点小票广告,凡有网吧客人点外卖,都附上一份,就说桥城论坛和餐馆有合作,可以用论坛积分兑换优惠卷。

一元两元也是钱,只要广告词搞得好,不怕没有人上勾。

回到宿舍,谢松木在听陈岩讲小说故事。

“合同搞定了?”

“我已经拿给他们了,让他们仔细看一下,晚点我再去确认结果,不出意外这两天就可以签下来。”

“那我们得把租金准备好,我想了一下,即然是合伙做事,多少还是要投点钱。”

“我的建议也是每个人都投一点钱,投了钱才是事实上的老板,做事必然更加用心,才有利于企业的长远发展,说真的,你只是投点技术,万一哪天不干了,我们还要另找厨师。”许翔哈哈一笑:“我相信你会想明白的,所以一直没有强迫你。”

谢松木敲了敲床柱,叹气道:“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到我了。”

“我这叫有福同享,要不要我们赌一千块钱,一年之后,如果你月入一千以上,你就输一千块钱给我,如果我们这事失败了,我输一千块给你。”许翔继续注入信心。

“你见过我打牌?”

谢松木开启了人生导师的模式。

“我从来不参与任何的赌-博活动,我不想人家的钱,人家也别想我的钱,只有靠自己的双手赚来的,用着才安心,我的师父曾经告诉我,为什么有的人位高权重却贪污腐败导致落马,就是因为德不配位,而有些一夜暴富的人,转眼又烟消云散,跌入低谷,就是财不配位,哪怕你中了五百万,你都守不住,因为这钱不是你凭能力赚来的,你的实力不能支配这么多钱,所以反而是一种负担……”

陈岩本是说故事的主角,这会转而听谢松木讲道理,觉得自己也算阅尽无数人生,不以为然道:“我觉得你说的不对,中了五百万怎么守不住,我不拿去做生意,存在银行吃利息可以不?要用的时候就取点出来,平时还是照常工作上班。”

“我给你讲这些。”

谢松木觉得陈岩还是太过于幼稚,别说五百万,可能五千块都没有见过,根本不晓得这个世界有多少诱惑。

真要有了钱,不去买车买房?

有了房子,各种装饰是不是来一套?

然后婆娘一看家里有钱,起码搞点金银手饰衣服皮包来装饰自己……

纵使再有几个五百万都不经糟蹋。

不过这些离他还太远,谢松木决定换个角度来开导年轻人。

“金融专家告诉我们,钱存银行是最愚蠢的方法,只有穷人才会把钱存银行吃利息,而真正赚了钱的人,都是想方设法从银行贷款来做生意,以赚取更多的钱,你看那些大老板,哪个不是欠着银行的钱,欠得越多就说明这个人越成功。”

许翔开始谋划餐馆和论坛合作的营销活动,一边又听着谢松木的念叨。

突然电话响起,是于吉打来的。

许翔来到走廊角落,接通了电话。

“吉哥,你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