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

按计划许翔、谢松木、张晓玉三人去线下市场询价。

七点起床后,许翔带着谢松木先到学校周边寻找合适的房子用来做厨房。

转了两圈,也没能找到合适的。

不是要价太高,就是对方不愿意把房子给两人用来搞厨房,说油烟太大。

谢松木恼怒道:“我们要安油烟机的,又不像你家这样,熏得满屋黑。”

“我就愿意满屋黑,也不租给你们……”

许翔见状不好,忙拉着谢松木离开。

谢松木一边埋怨,一边气馁道:“穷也是有原因的,你知道吧,上门的生意都不知道做,唉,没想到这个地方房子这么不好租,要不我们就租在网吧旁边,我下课就骑摩托车过去。”

“那不行。”

许翔当下就反对,然后说出了自己的一点私心。

“我之所以想在学校旁边办个餐馆,赚钱是其一,还有一点就是咱们学校很多学生出去兼职都是发传单之类的,这种活固然能挣钱,但学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你还真想我当师父收徒弟?”

“对,我有一个长远的规划,一直没说出来,前期咱们只是请几个学生帮厨,一但做大了,就可以向学校申请建议办个厨师专业,你也可以当老师,以后在桥城买房,不比回老家强?”

“你就梦吧。”

虽然觉得很不实际,但能在大城市买房,谢松木颇为心动,又有了精神劲。

“我只求咱们这生意能做成,争取毕业的时候屁股后面摸出来把把都是钱,然后回家修栋小二层,娶个媳妇。”

两人瞎逛,出来来到村角落,却是一座建了一层的烂尾楼,硕大的空间被零乱的木板、铁皮隔着。

许翔往里一看,只有一些废纸板和杂物。

谢松木道:“这还行,就是不知道水电好不好接通。”

“找到房主自然就解决了,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

“找旁边的人问问罢。”

正好十几米外的一户人家门前有个老头。

谢翔上前礼貌地问道:“大叔,我想问问那个房子是哪家的?”

老头眯着眼,上下打量两个后生。

“你们是轻工学校的学生?”

“对。”谢松木神烦别人查户口似的问他,直接道:“是你家的吗?我们租来用用。”

“不是我家的,我不干那缺德事。”

许翔没发现哪缺德了,看来这房主和这老头有仇啊,得换一家问问。

谢松木更是如梗在喉,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从来没发现这地方的人都是如此的不好相处。

“那你告诉我这房子是哪个缺德的?”

“斜对门那家。”老头伸手一指,嘲笑道:“当初以为轻工学院的扩建是往这边走,起早摸黑想建几层房子,多赔点钱,没想到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消息不准确,白花了几万块钱。”

许翔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种抢在占地之前违建的事太多了,确实有点缺德,可真金白银的好处没有谁经得起诱惑。

“谢谢了。”

两人来到老头所指的那户人家,敲门喊道:“有人在家吗?”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开门。

“你们找谁啊?”

谢松木遥指远处的烂尾楼道:“是你家的吗?”

“对,怎么了,你们是拆迁办的?”

“我这么年轻帅气,你就没看出来我是隔壁学校的学生?”

谢松木觉得自己长得也没那么成熟啊,哪儿就像社会人了!

“哦。”妇女略显遗憾,拉长着脸道:“有什么事?”

“租你的房子,开个价吧。”

“那破房子你们拿来做什么?”

“干正经事,你就说多少钱,谈得拢咱们就谈,谈不拢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找。”

即然是个喜欢占便宜的人,谢松木也不祈求这事能成。

“你们出个价。”

空了多少年的房子,水电啥都没有也有人要,不管多少,妇女都不愿意放弃这到口的肉。

谢松木没有着急回答,反问许翔道:“你觉得这个烂房子好多合适?”

“一年一千,先签一年,到期前一个月内续签。”

虽然破烂,也没有任何装潢,但面积在那摆着的,许翔不想占其便宜。

毕竟生意做起来,很多人都会心红,如果房东觉得自己利益受损,肯定会来闹事。

一年一签,可以省掉很多麻烦。

妇女有点不敢相信,就这破房子还能值一千!

不过即然对方能出一千,那就意味着要做大事,旋即坐地起价。

“我这面积可大了,你们是不是没进去看,我去打开你们看看。”

一个房子能有多大,看外轮廓就知道。

但他们只用一个厨房的空间,纵然再加一点地方堆放食材,又能要多大的地?

许翔摇头道:“不用看,我们知道你这地方大,可是什么都没有,你想涨价,也等明年。”

妇女一想,也有道理,只要租了自己的地方,肯定要投入装修和设备,到了明年自己再涨价,不怕你不租。

“那行吧,我去拟个合同。”

许翔拦住她道:“明天我们会拿合同过来的,你和村委会沟通一下,把水和电通了。”

即然把此事当作事业做,那肯定要认真。

签合同还要把公司办下来之后再定,不急于一时。

妇女想了想,提了一个要求:“那你们能交点定金吧,总不能我通了水电,你们人不来,我找谁说理?”

谢松木假装摸了一下身上,推托道:“今天出门忘记带钱了,明天过来一起拿来。”

“那等合同签了,我再给你们整。”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

“行。”许翔打断了谢松木的抱怨。

注册公司,跑手续都要时间,不急于一时。

“我们还有点其他事,明天再来。”

“你们放心,只要签了合同,肯定把水电给你安好。”妇女担心他们是要货比三家,急忙给出承诺。

“明天见。”许翔回头挥手。

走得一段距离,谢松木劝告道:“其实我觉得这个地方也不咋样,我建议要不我们再看看,啥都没有一年一千也贵了点。”

“没有不正好,咱们想怎么隔就怎么隔。”

“那就让他把墙砌好我们再租。”

“这事我来处理,我会在合同里把细节写清楚的。”

“要不再看看其他家?”

“没必要,我们还是去街上和于总他们汇合,去看看厨卫用具这些怎么卖的,先把货看好,装修的时候直接就拉过来一次性安好……”